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407期 112年8月20日出版

自強外役監獄浴佛──我見我思

◎文:釋痗

二○二三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一點多,彌陀聖寺一行人──三位僧眾、二位居士在雨中來到自強外役監獄。這座位於花蓮縣光復鄉監獄,建築美觀,環境清靜優美,仿如世外桃源。

「外役監獄」是一種較為開放、低度戒護的監獄類型,受刑人可以在低度戒護的情形下,在監獄外面工作。由於臺灣的外役監獄都設於偏僻之處,所以農牧外役監就成為它們的特色。

要進入外役監不容易,對於受刑人來說是很珍貴的機會。通常是在其他監獄表現優良、悔悟高、自律性格高的受刑人,才有機會申請轉監到外役監獄。在這兒受刑人比較自由,不僅可以工作,還可以回家探親。但是如果脫逃,還會再加上一條脫逃罪。

此行,來到自強外役監獄,是為了要帶領受刑人(以下稱同學)浴佛。陳秀嬌居士是這兒的教誨志工,每半個月不辭舟車勞頓來到這兒,用佛法的清涼水洗滌同學們的身心。因為這樣的人脈,彌陀聖寺開始了疫情後的監獄浴佛。

我們隨著陳居士及戒護人員,來到佛堂。雖然已經來過這兒幾次了,還是很難想像監獄有這麼一間莊嚴高聳的佛堂,讓人不得不感動獄方的用心,與當初成立佛堂的人!

黃典獄長很有心,親自來參加浴佛,並勉勵同學藉浴佛清淨身心,早日脫離苦厄。這次來浴佛的同學有八十八位,其中不乏文質彬彬,受過高等教育的同學;放眼過去,還有一群年輕的同學。在近康師、近好師的帶領下,莊嚴的浴佛儀式開始了,同學們耐心的排隊浴佛,在浴佛中向佛陀道出多少期盼、多少希望。兩位特別從台北來導引浴佛的佘居士、楊居士,如慈母般一個一個叮嚀:「今天浴佛,藉著浴佛洗滌身心,得以早日離開這兒,重新生活。」

浴佛後,有個短短的佛學研習,首先近康師談到這是疫情後,當維那最歡喜的一次,為甚麼?疫情期間藉由網路直播的法會,就像唱獨角戲一樣,感受不到大眾的共鳴,而這次有大眾的聲音,特別喜歡。近康師還講了一個小偷的故事,鼓勵同學們回心向善。這位小偷想偷廟堛漯F西,正好佛前燈快滅了,就把燈炷扶正。因而見佛的相好光明,肅然起敬,發心悔改。因此惡業漸滅,福報日增,乃至多生多劫後出家,證得阿羅漢果。

筆者則講浴佛節的由來,略略解釋了浴佛讚偈、沐浴真言。希望同學們藉浴佛的儀式,掃除內心的塵垢,啟發本有的清淨光明,這才是浴佛的真正意義。

雖然自強外役監獄環境優美,但畢竟是不自由的地方,同學們最大的期盼,就是離開這堙A重返社會。是甚麼原因身陷囹圄呢?就因為智慧不夠,一念偏差,作了糊塗事。而佛教就是智慧教,啟發我們本有的智慧,鼓勵同學們聆聽佛陀的教誨,從「心」開始,改造自己。「念」,非常重要!善念、惡念是兩條路,善念往上昇,惡念向地獄。監獄是從人心造成的,先有心獄,才有監獄。

2004.06.03 自由時報
▲ 2004.06.03 自由時報

闡述這些道理後,筆者講了一位戴同學的故事──

二○○四年六月法總僧眾在花蓮看守所舉行了一場皈依儀式,其中有兩名死囚,戴著沉重的腳鐐,在腳鐐碰撞的鏘鏘聲中,舉步維艱,請法師上座,舉行皈依大典,成為法總座下的皈依弟子。

這其中一位戴姓同學二十四歲殺人,被判處無期徒刑,關了十三年後,首次獲准返鄉探親,在返回自強外役監獄途中,又犯了性侵及殺人罪——這是二○○二年。


▲ 受刑人的畫作

畢生幫助受刑人的榮譽教誨師——李志宏居士,是宣公上人的皈依弟子。李居士悉心輔導戴同學,那年,李居士希望我們和戴同學等兩位死囚談談話。第一次看到戴同學,那滿臉的殺氣、暴戾、頑強,讓人看了不寒而慄。爾後,有因緣到花蓮看守所時,李居士總要請我們和戴同學等談談話。一次一次,看著戴同學越來越平靜、詳和,與先前判若兩人。在佛法的熏陶下,認罪悔悟,誦經、打坐、畫佛像,修身養性,表現良好被視為「模範受刑人」。

戴同學寫道──

今天的我,為何會迷信佛學?其實我並不迷信,而是明白了!我得到心所嚮往的寧靜。在這兒,我看到了那盞明燈;在這堙A我受到佛法的熏習。雖然這堿O監所,但此時我活的很自在、坦然。好感謝看守所堛漯攭x致力推廣佛法,讓我能在苦難中,得以接觸到佛學,藉此照亮自己,排除心中的迷惑。

學佛後,佛法的力量真不可思議!竟把內心的不平與怒怨制伏,對佛法產生濃厚的興趣。從前,我根本認為鬼神之說是無稽之談;如今我已皈依三寶,作佛弟子,大概是因緣吧!回想剛進入花所服刑時,滿腹不平的情緒,始終無法平復,那時我心中好恨!但因緣際會,我來到花所,認識佛法,受到佛法的薰陶,平息心中怨氣,改變人生觀。

二○一四年戴同學伏法,槍決後,獄方請我們到刑場灑淨迴向,空無人煙的刑場,留有尚未收拾的血跡。李居士提及一般死囚因為害怕恐懼,必須要拖拉才能走到刑場。而戴同學則表示:「我願認罪伏法。」以平常心走向刑場,平靜的走完最後一程。看來佛法已經入到他的心堣F,才能坦然的面對罪業、面對死亡。

同學們注目凝神的聽戴同學的故事,十年了,這個故事不因時間、空間褪色,多少會引發他們的省思。所以生命中週遭的一切,和我們皆息息相關,成就他人,也就是成就自己;圓滿他人,也就是圓滿自己。往好,就是光光相照,孔孔相通;往壞,就是互相牽累、墮落。

我們帶來了〈大悲咒〉配、念珠、《救世靈丹》(書),發送給同學。同學們踴躍索取,特別是〈大悲咒〉配、念珠幾乎一掃光。這對他們來說都是心靈的寄託,有一種安全感、被保護感。

法會結束後,在廊道碰到黃典獄長,典獄長提及百分之四十的同學都是詐欺案入獄的,也就是詐騙集團,刑期是按多少件詐欺案來計。這麼說來,許多年輕的同學出監時恐怕已兩鬢斑白了。年輕人是社會的資源,是最好貢獻社會的時候,現在卻用欺詐社會資源來維持他們的人生,豈不令人嘆息!因為錯誤的觀念而走錯誤的路,好逸惡勞、貪圖享受,就想不勞而獲,乃至不擇手段強取,害人害己。

以前聽宣公上人講起現代的教育破產了,沒有深切的感受,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不能不敬佩上人的真知灼見。由衷的希望,國家社會從根本教育作起,教育的目的不是為名利,而是要明理,要教導學子正確的倫理道德,不要灌輸一些是是非非,違背陰陽的錯誤觀念,誤導他們、殘害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