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404期 112年5月20日出版

王華

◎宣公上人一九八八年四月八日開示於金山聖寺│出自《水鏡回天錄》

明代浙江餘姚人,性篤孝,勤讀書,青年為私塾館師。館主無嗣,為傳宗接代,某夜,暗遣妾至王室,手執紙條曰:「此主人意也。」條書「欲求人間種」。王於條書「恐驚天上神」。王節操堅貞,深明儒理,志效柳下惠,坐懷不亂,故拒不納。次日辭去。後館主請道士求子,道士伏地久不起。驚問:「何故?」曰:「適至天庭,路逢迎狀元榜,故遲歸。」問:「狀元何人?」曰:「聞神云:『欲求人間種,恐驚天上神。』是也。」王果然狀元及第,陰騭所致,官至吏部尚書。其母百齡卒,王雖七十,猶寢苫蔬食,遵守古制,其子陽明,倡致良能,即存天理,去人欲,創「知行合一」學說。

贊曰

萬惡淫首 死路莫走
狀元王華 皆因不苟
有子陽明 知行操守
希聖學賢 天長地久

又說偈曰

貧賤不移志節高 坐懷不亂是英豪
王華陰德鬼神敬 守仁智慧更卓超
拒絕所求三及第 積功累行一品朝
世人楷模君知否 光明磊落上天橋

【白話解】

我們人要知道甚麼是作人的一個根本,若把根本得到了,紮下根去,所謂「根深葉茂」。根不深,葉就不茂;本若不堅固,枝葉也不會榮的。我們考查古來這一些個聖賢,這些個偉人、大英雄、大聖大賢,他們的根基都紮得很堅固的,那個基礎建立得也很堅固;所謂「基礎堅固」,就是要有德行。

因為這個,古人才說:「作善降祥,作不善降殃。」你若是時時刻刻存著一種助人的思想,幫助其他人,令其他人能走到正路上,這就是你栽培德行的一個基礎;你若是盡自私自利,只想著自己,不替旁人著想,這個就無形中有惡。你就是作善事,若專為自己栽培名譽、地位、得到權力,你就作再好的事,這媕Y也有一種惡因在媕Y。這所謂「善中惡」,也就是所謂的假善人,所謂「老虎帶念珠,假稱善人」。為甚麼呢?你還是為自己,在那兒為滿足你自己的一切的欲望,一切的所求,這所謂善中的惡。善中的惡啊,你就當時得到一種虛假的名譽、地位和權力,都不會永遠的;你用這個投機取巧所得到的,都不會久遠的—「因地不真,果招迂曲」。

我們今天所講的這位是王華,他是明代時候浙江餘姚的人。他生來的性情很篤孝的,所謂「篤孝」,就是老老實實的孝順,在這個盡孝媄銕傺w厚的、很誠實的,沒有虛假、沒有所求的;不是說盡孝,想要人對他有一種好感,自己得到一個孝子的名,不是為的這個。因為他不是為的這個,這叫真孝,這叫篤孝,這叫誠孝,這叫純孝。

那麼他又歡喜讀書,就是一絲一刻也不懈怠、不懶惰地讀書,他求知識這種的思想是不間斷的,那麼隨時隨地都在讀書。因為他這樣的讀書,於是乎嘛在年輕的時候就作私塾的這個塾師。所謂「私塾」,就是私人成立的,不是這個官校,也不是很多的學生,大概成立一個私塾,媕Y最多三十、五十這麼多的學生。那麼這個成立私塾,也要有一個有錢的人,他出一個地方,給請一位老師來教學。

我為甚麼知道這個呢?因為我也是在私塾讀的書,所以知道私塾這種的情形。

王華因為自己很勤儉地來讀書,非常殷勤地來讀書,所以他就作這個私塾的一位老師。所謂「教學相長」,他來教學,一方面教旁人,一方面自己又可以增進自己這個智慧。大概他身體也很強壯的,於是乎就被他東家看中。東家,就是他成立私塾的這個有一點錢的人。這個人無嗣,雖然他成立這個私塾,可是他自己沒有兒子。因為沒有兒子,他就要用一種手段,想要偷一個兒子,偷一個兒子給他自己繼續香煙。中國傳統的風氣,都要繼續香煙,怕這個香煙斷了。於是乎嘛他就想一個方法,那麼他自己大約妻妾滿堂,因為妻妾太多了,所以精力也不足了,就要走偏門,像賭錢似的,擲骰子壓寶。大約他這個館主發財也是這麼發的,因為他這麼發的,於是乎他對這條路很熟的,走慣了。

可是,想不到遇著一個鐵漢。怎麼叫鐵漢呢?就是沒有這種淫欲心;雖然是個人,但是他思想與眾不同。那麼這個館主要傳宗接代,於是乎就和這些個妻妾來開一個家庭會議,說:「我們要出奇致勝,得想一個絕妙好計,想一個計策來傳宗接代。」那麼怎麼樣呢?想一想就說:「這個塾師是聰明的,我們要借肚子。」現在很多女人借肚子給旁人生孩子;那麼這館主是給旁人借肚子,他要借人家的種,種到自己的地上。借甚麼種呢?借人種,所以他說:「欲求人間種」,派他妾室去和這個塾師來借種。因為大約這個塾師和他這個東翁也都處得很好,館主覺得塾師這個種要借來是很聰明的,於是乎嘛就派妾室到這個塾師的宿舍去了。

到那兒,他就寫個Notes,這是你們美國人專門講Notes,他也寫Notes,Notes就是這個字條,寫個字條。字條上,他開頭先寫著,說:「此為主人的意思。」一個女人到這兒來,怎麼可以和人說這一類的話呢?所以那個字條上就寫,說這是主人的意思,不然到這堥S有法子講這話。那麼這樣子,到這兒來,她以為這個塾師一定要聽主人的話。這個王華一看,字條上寫著:「欲求人間種」,說要借這個人種。那麼王華就寫上一句話,給館主對一題說:「恐驚天上神」。這個「恐驚」,不一定是怕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說,這不是很平常的一件事。因為「肚媄萴恁A神道先知」,你肚子媟Q甚麼,這個神也早就知道了,所以他說「恐驚天上神」。這個「驚」,指這件事情是驚天動地的,那麼把神都驚動了。這個「恐驚」也不是一定怕的意思,就是或者這件事情犯了天條。天條就是天上的法律,天上的法律所不容的、所不允許的。

王華所謂「恐驚天上神」,意思說:「這件事情不妥,我不能這麼作啊!請妳回去,慢慢考慮清楚啊!」所以他就婉拒了,不是很強硬的、不是發脾氣的。他大概也沒有說一定是不行的,可是不納,所以這個妾室就回去了,一定對主人也講了。想不到王華後來把作塾師的職務給辭去了,說:「我要回去了,不能留在這兒教書了。」這個主人一聽,也就知道一定是他想要借人種,這個人捨不得借種,所以就要走了,怕自己再借;因為這個,也沒有法子挽留他,就叫他走了。

可是這個有錢的人,聽說老道也會幫人求兒子,所以他就請道士回到家堙A不借人間種了,這回他請道士給求神了。王華說恐驚天上神哪,這回他直接就得和神去打交道了,要去求神去。求神,為了要得到兒子,聽說這個道士也有點本事,所以就把他請去。這個道士就也很誠懇的、很誠心的,就給他拜神,拜這個太上老君,求天上的神給這個館主一個兒子。可是,道士跪在地下久久不起,就像睡著覺似的,就趴到那個地方。

於是乎這個館主又忍不住了,就覺得是不是出了甚麼問題了,是不是怎麼樣了,就驚問:「何故?」就很著急的問:「哎!你怎麼跪在這兒這麼久,都不起來啊?」這個道士就說了:「方才我到了天上去了,到天庭去了,想給你求個兒子,可是正在路上遇到今科的狀元榜。」

因為人間的事,在天上也都有一個記錄,所謂「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在天上也有那麼一個形象。那是就像甚麼呢?也就像這個電視似的,大概那時候天上就有電視。那麼在天上那個電視,不像我們這個小小的電視,那個電視大家都可以看的,就看人間這個電視,所以就很多人在那兒看,所以他說:「我去看這個狀元。」那麼這個館主就問說:「這狀元是誰呀?你到哪兒看見了?」他說:「這個狀元有一個故事,這故事就有兩句話,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這兩句話,他中了今科狀元。甚麼話呢?這個狀元有一副對聯,就說「欲求人間種,恐驚天上神」,就是這副對聯,他就是今科的狀元了。」館主一聽就明白了:「喔!原來就是在我這兒教學的這個墊師。」

王華因為他有這樣陰騭德行的感化,所以果然就中狀元了。中狀元之後,他就繼續往上作官,最後作到這個吏部尚書。作到這個官的時候,他的母親活到一百多歲才死的,或者九十九歲,或者一百零一歲,這都不一定的,總而言之,就當一百歲了。王華那時候七十多歲,雖然他母親死了,可是他還服侍母親像她生前時那麼樣子。方才我們周老師不是講,無論甚麼菜,他母親沒有吃他不吃,甚麼好吃的東西,都先讓他母親來吃。他七十多歲了,仍然睡那個草蓆的上面,或者就在地下鋪一個草蓆那麼睡著,這叫「寢苫」;蔬食,那麼他也吃齋。睡覺的時候,也沒有枕頭,就那麼枕著一塊石頭啊,或者枕著一塊土塊,這土塊,可能是土坯,因為那土塊一枕它就碎了,那土托的坯呢會堅固一點,這個就是表示為了紀念母親,自己雖然是作高官,但一切的享受都不要了,吃也不吃好的,住也不住好的。

他的兒子王陽明,所提倡的是「致良能」這個學說,專門講「致良能」,也是「致良知」。就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良知良能,這個良知良能說起來也就是佛性;佛性就是儒教所說的那個「良知良能」。那麼他講「知行合一」這個學說,他說人為甚麼沒有行呢?就因為他不知道;他要真知道了,一定能行的,他不行,還是沒知道。這個人說:「啊,我也知道了,可是作不到。」他甚麼也不知道,他若真知道了,他知道他的良知良能了,知道他有致良知了,知道他有佛性,知道他本來是佛,為甚麼他就不修行呢?那麼王陽明說的是這個儒學,就是要「學聖希賢」,所以就主張這樣的理論。

他這種學說,以後很多人都來研究的。王華為甚麼能生一個這樣的好兒子呢?就因為他自己不淫亂,能守身如玉,他能以這個玉潔冰清。所謂「玉潔冰清」,並不是女人要玉潔冰清,男人也是要這樣子,也要有節操的。所以關帝公一生身不二色,就是只和他自己的太太有這個男女的問題,和其他的女人都沒有。他保兩位皇嫂時,在那兒秉燭達旦,苦讀《春秋》,因為這樣,所以關公那種忠義,是充滿這個天地的。

贊曰

萬惡淫首,死路莫走:在一萬種惡當中,甚麼是最惡的一個首領呢?甚麼是最重要的呢?就是這個淫欲。為甚麼「淫欲」它這麼重要?因為你有淫欲心,就奪喪你自己的自性;奪喪自性,就是把你自己本有的佛性愈化愈小了,愈化愈愚癡了。你旦旦而伐,天天縱欲,縱欲就往愚癡路上走,往死路上走,往那個畜生路堥哄A往那個地獄堥咫F,往那個餓鬼道上走了。

所謂「君子上達,小人下達」,這就是在下達了。向下達,不是想要往上走;至於這個有節操的人,這都叫君子上達。你這一下達,達來達去的,把這個性化靈殘,你一生不如一生,一生不如一生,一生不如一生。過了一段時期,你本來是一個人類,變成一隻老鼠,或者變成一隻螞蟻,或者變成一隻蚊蟲,在那兒又胎卵濕化。由胎生變成卵生,由卵生變成濕生,由濕生又變成化生,這叫「性化靈殘」。走到最愚癡的那個動物媄銗h了,那個生物媄銗h了。

那時候,自己一點智慧也沒有,一點主宰也沒有,那麼被這個人類和其他大的動物來欺負、來殺害,就因為由這個淫欲而造成這樣的結果、這樣的報應。因為這個,所以才說「萬惡淫為首」,它是一個最惡的,可是這個眾生顛倒相就是這樣子,他轉不過來那個彎,轉不過來那個境,就是背道而馳。所以「萬惡淫為首」;它就是令人愚癡,令人一生不如一生,因為這個,才叫「惡首」。

「死路莫走」,把這個道理講真了,誰縱欲,誰對這個欲念重了,這就是往死路上走了。人所以能活著的原因,就因為有這個精氣神,你把精氣神都抖盡了,都浪費了,都弄完了,那就死了,所以「精盡則亡」。人要是精氣神沒有了,那個人才死的;有精氣神充足,那個人是死而不亡,就是到死的時候,他只不過換換軀竅而已,並沒有真死了,所謂「死而不亡者壽矣」。

狀元王華,皆因不茍:他有個兒子叫王陽明。「知行操守」,所以他生出這樣的好兒子,提倡「知行合一」;他又忠君愛國,操守又高節。

有子陽明,知行操守:這個人在樹後觀察這是怎麼樣一個機緣。結果呀,那個石頭上就變成戰場了,兩個人在那兒打架。

希聖學賢,天長地久:他這種「知行合一」的學說,他是希聖學賢,最一流的人物,所以「天長地久」。天長地久是甚麼呢?就是他這個德性,他這種令大家很佩服的這種思想、這種理論,所以流傳到現在,一般人還是都很崇拜他──王陽明的學說。

又說偈曰

貧賤不移志節高:本來孟子說過:「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凡是在世界上擔當聖賢道統的這個人,都要有這種精神。孟子又說過:「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也。」在富貴的時候,他也不那麼貪愛縱欲的,很有克制自己的工夫。方才門居士提到顏淵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這不是顏淵說的,我現在給更正一下:這個是〈顏淵問仁〉堛滿C子曰:「克己復禮為仁。」顏淵又說了:「請問其目。」我願意問他這有甚麼樣的一個條目?就有甚麼樣的一個方法?所需要的是甚麼?孔子就答覆他,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孔子答覆顏淵這個問題,就是「問仁」的這個問題。所以嘛,這也就是「貧賤不能移」,就是在貧賤的時候,也要守住這個仁;「不移」,就是不離開這個仁。這個仁呢,就是一個合法合理,合這個節操,都要與理不違背,雖然貧賤,也不能改變自己的這種的節操。所以「貧賤不移志節高」,他這個志願和操守都非常高超。

坐懷不亂是英豪:你真能學柳下惠這樣子——「坐懷不亂」,就是面對這個最容易、最方便這種境界,也不能把自己的行為改變了。這樣就是真正有一種浩然正氣,真正有天地間的這種正氣的一個人,可以擔當古聖先賢這種任務;這是英豪,是一個大英雄、大豪傑,才能這樣子。

王華陰德鬼神敬:王華他的陰德「鬼神敬」,所謂「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他因為不作萬惡為首這種淫亂的事情,所以他就有陰德了,這種德行是鬼神都恭敬的、鬼神都崇拜的,因為他有一股浩然正氣。

守仁智慧更卓超:王守仁他提倡這個「知行合一」——「即知即行,即行即知」,他這個知行是一個的。你真知道了,一定真能行;你知道而不行,那是你沒有真知道。所以,你真知了就真能行,你單單說你知道了,可是作不到,那是你沒有知道,沒有完全了解這個自性的功能。所以「王華陰德鬼神敬,守仁智慧更卓超」,卓然和人不同,能以提倡、創出「知行合一」這種理論。

拒絕所求三及第:王華為甚麼他有陰德?就因為他拒絕私塾館的主人向他所要求的事情。館主要「欲求人間種」,他就說「恐驚天上神」,就是恐怕把神都驚動了。這個恐驚,他不是怕的意思,就是好像令天神都不安了。因為這件事情不是天神所管的,不過他作出這種事情來,天神也替他不安的,心堣]都覺得不自在了,所以說「恐驚天上神」。

積功累行一品朝:因為他能積功累行,修德行仁,所以他的兒子叫王守仁;守仁,就是守住這個仁。這個「仁」字就是個甚麼呢?就是個種子,就是要他不借種給旁人,要守住這個仁;能守住這個仁,這就是聖賢的行為。所以他研究、提倡「知行合一」,這都是守住仁了。因為守住仁,他無愧乎作這個一品的大官,在朝廷媕Y也是敢說話、敢作事,也是不屈不撓的這樣的一個好官。

世人楷模君知否:王華和他兒子陽明先生,都是世界人的一個好榜樣、一個好的模範、一個好的模型、一個好的鏡子。「君知否」,你認識不認識啊?知道不知道啊?你有沒有想一想,你自己是要作一個甚麼樣的人啊?有沒有給自己照照鏡子啊?你聽到這一首偈頌,你對王守仁有甚麼看法呢?對王華又有甚麼看法呢?你自己願不願意效法呢?你自己是願意在他後邊呢?還是跑到他前邊去呢?

光明磊落上天橋:你要能正大光明,光明磊落,那麼「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這就是上天的一個橋樑。你在天上也是一個出類拔萃的人,也是一個為天上一切神靈都尊重的人。

你們各位想得怎麼樣?我們出家人、在家人不要以為:「喔,我出家了,超過他了。」你沒有作超過他的事情,你就出家也是不如他;你要作超過他的事情,你就在家也是超過他。所以這個媕Y不可以存一個「我相」,說:「我比他高了。」這個自大念個「臭」字,自滿一定又有所虧損了,所謂「滿招損,謙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