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402期 112年3月20日出版

永恆的師父•永恆的教誨(三)

◎上人早期弟子 Fred Klarer 果護(前琣u法師)

續上期

採訪人:請你分享一個師父教化其他人時,讓你留下深刻印象?

果護:多得很;但是把其他人作為反面教材,我不是很想要講這個。

採訪人:請分享一個正面的、積極的例子吧!

果護:前邊提到我二十年前去加州見師父。記得大概是在柏林根的時候,有一個星期天,師父如常對大眾開示。之後師父坐在一個沙發上,信眾排隊上前請教指點迷津;我站著旁觀。

輪到一對中國夫婦,先生抽煙,太太很擔心丈夫的煙癮,希望先生可以戒煙,就請師父跟她的先生說。師父就好好地跟他講說,你不要抽煙,抽煙對你不好,然後還用簡單的方法教他說,你要怎麼樣戒煙,鼓勵他戒,因為有害健康等等。

師父跟他講戒煙的法呢,就好像是阿難尊者遭大迦葉尊者呵斥〈被摒於結集經典之外〉、而終於證了四果羅漢。這位先生的體驗,其實是非常深奧的;師父給他的教導呢,就等同一位資深的修行人,正在接受高深指點一樣的奧妙。所以,師父在教化所有的眾生的時候,都一視同仁;師父好好地教那位先生怎麼作,鼓勵他:「你可以戒煙的,你一定作得到的!」

接下來輪到一位比丘尼,請教修行上面很深奧的問題;師父也跟她講法,教她怎麼作。所以師父對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給我們的教法永遠都是很適當的,都是觀機逗教。

我現在講一下我自己的經驗,我不想講別人,因為我不清楚別人的經驗,但是我可以跟你分享我自己的另外一個例子。

師父從來沒有很嚴厲地對待我。早期有一次,在書籍的出版上起了一點爭議,討論的時候,我就被牽扯進去,而且是袒護某一方的。後來,我到樓上去,師父也在樓上,搭了衣準備下樓。然後,師父就只是跟我說了一句話,他說:「那不是你!不要迎合其他人的意見!」

我覺得師父那句話就好像一把刀子,直中我心窩,因為他百分百是對的!就是說,這個跟我完全都沒有關係,為甚麼我要牽扯進來,把別人的意見當成自己的意見在講?他講完,從我面前走過,半皺眉怒目地看看我。

師父對每個人的教法都是不同的;對有些人,如果師父可以揍他們一頓的話,只怕師父也作得出來,因為人人根性不同。至於果法──就是我們的那位廚師——師父從來沒有跟他說過任何一句重話,從來沒有!至少我從來沒有聽到過;對他只有稱讚的份。其他人呢,師父一天之內總要把他們狗血淋頭地罵上兩回;這完全視每個人的根性而定,師父總都是觀機逗教的。

所以,跟著師父學,你必須要知道,第一,你對師父要完全、百分之百地相信他。他不會傷害你,就算他拿枝棒子打你,那都是為你好。如果你不能學習、從中了解到,那這樣你就學不到甚麼東西。那時候我就是這樣。

我有看過師父呵斥人,罵得就像接下來要勒死那個人──慢慢地掐死,因為這樣比較痛——這時,師父轉過來看我,居然是滿臉地笑容,好像宇宙中甚麼事情都是很美好的,隨即回頭又繼續痛罵那個人。所以,不是說師父在那個境界堶情A他只是示現那個境界來教化某個人。他轉頭看我──我是另一個人,需要不同的教化。所以他對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他的教法都是很對機的。

師父善用人性中的每一種工具──當下、很對機地教導我們──用完了就放下。撇開他師父的身分不說,光從人的角度來衡量他的見地、睿智、和為人處世,師父是一個很不平凡的人。就算他拿著一本三藩市的電話簿跟你講解,也可以講解得就好像講《華嚴經》一樣,這麼地奧妙。你親眼看到、親身體驗、親自證知,才會知道是這樣子。有機會遇到這麼個開悟的聖人,是非常非常難得的,我們多麼幸運!所以,相信他!盡力而為!就這樣而已。

採訪人:這是最重要的,師父那時也是這樣教我們的,要守規矩,並努力修行,師父會百分之百支持你。

果護:百分之百!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都會犯的錯誤就是:自認為自己知道的比上人多,因為我們懂得的沒他多,無論任何方面。

要再聽一個蠢故事嗎?在十五街的金山禪寺〈按:金山禪寺為金山聖寺的前身〉,剛開始整修的時候,我們幾個弟子先搬過去,我、睋鴃A好像還有果孟、琝B和痡瞻@起吧;不久之後還有琩耤ATim Testu,就是那位高大的、第一位三步一拜的美國比丘,也搬來了。

金山禪寺前身是一家老舊的床墊工廠,所以我們把地板拆了,再鋪上新地板,我們要把原有的建材拆了再翻修。後來,我去了香港,聽說又重新再整修一次,因為我們第一次整修的時候,所作的都沒有按照政府的規定。

這棟磚砌的床墊工廠,至少有一百年的歷史,磚塊跟磚塊中間的砂漿已經開始脫落了,我們需要在上面砌出個牆面來。師父就教我們,只用水泥,混一些水調稀,然後用竹掃把──還不能是新的,得是用過的竹掃把──浸了桶子婼桮}的水泥,用來塗在牆上,就會砌出一片牆來。

睋儕傮|作這些工程,我們就開始了。可是,有人自作聰明──也許是我這個笨蛋,我記不清了──就說,這個水泥太稀了,我們應該要濃一點,一層刷上去會厚一點,這樣牆面好像可以砌得比較好一點。所以我們就多加了一些水泥,然後塗在牆上,就這樣塗完了整面牆。

那一天結束的時候,師父走進來。然後看到我們把牆壁塗成那樣,就跟我們說:「Stupid!(蠢!) 」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師父說〈模仿上人語氣〉「Stupid」的語氣?

採訪人:我在當場……那時我也在……

果護:「Really stupid!〈真蠢!〉」師父說,並說乾了後會脫落。

採訪人:那是下面的牆……

果護:樓下的牆,沒錯!果然,那片牆後來怎麼弄、怎麼弄都弄不好,就會一直剝落。

對於事情該怎麼作,師父有他的見地;他了了明明,如實見諸法,「法爾如是」!

採訪人:師父有很多實際的經驗,他多次親手修建寺廟,對建材各方面的知識很豐富。

果護:沒錯!所以你剛才問的問題,我的答案是:你要相信上人,要盡力而為。就好像現在,我如果有遇到甚麼問題的話,我就會把我的心靜下來,坐下來,觀想上人就在我的旁邊,然後問他要怎麼辦。所以,基本上師父就是教我們真實的法,然後,讓我們看到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甚麼時候都可以很快就明白,事情到底發展成甚麼樣和事實的真相。如果事情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師父就說,沒有關係,那我們就換另一個方法作;師父他不會去擔憂這個沒有作好,他就說,換另外一個方法。你得自己作個決定:你相不相信他?不相信,那這就對你不當機;相信,就是要完全信任他,然後盡力而為!

您問到師父以呵斥的方式來教導人──師父是有教無類的,他對每個人的方式不同,視當事人的需要而定。早期,道場在週日都會大開素筵;我個人不喜歡熱鬧場面,但師父說,素筵是要接引眾生來道場。

您熟悉鴿子的故事吧?在天后廟街的佛教講堂,鴿子就住在門外的小陽臺那堙C師父講法的時候,這些鴿子就走進來,在地上走來走去;師父一講完,鴿子就會離開。如果師父沒有在法座上,鴿子絕不進來。

採訪人:時間已經到了,下一次再繼續我們的談話。阿彌陀佛!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