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98期 111年11月20日出版

尋找我的明師

◎上人美籍老弟子──果進居士 文

一九六八年二月十日,星期六淩晨兩點,第一次穿越橫跨舊金山的海灣吊橋,來到三藩市。這時我剛過完二十一歲生日,我決心離開德州,去尋找已開悟的禪宗大德。要怎麼樣去找這位大德,我一點線索也沒有。滿腦子只知道要「開悟」,我必須去尋找真正開悟的人。

同一天下午去租房,遇到了麥克林夫婦尼克和蘇珊。蘇珊邀請我到她家共進晚餐。那晚在她家媢J到了南希,她也是剛到達三藩市來尋訪明師的,而且也想租房。麥克林夫婦告訴我們,他們認識一位中國禪師,叫度輪方丈。儘管他們還不是度輪方丈的弟子,但都非常敬仰他。

第二天一大早,天灰濛濛有點冷,此時中國城到處沉浸在慶祝新年的喜慶氣氛中,都板街上充滿了深沉的鑼鼓聲,節奏明快的鈸聲,還有喜慶的爆竹聲。我們一夥年輕的美國人來到中國城,我們進入了天后廟街,爬了四層樓梯,來到了佛教講堂。打開樓梯頂端的大門,我們看到了一個戴著羊毛帽的灰色身影。不知怎麼地,我期待著可以見到一位比較年長的師父。很奇妙的是他似乎能全然透視我的靈魂。

在等著在那本紅色客人登記本上簽到的時候,我便和這位方丈聊了起來,直到課誦開始。而此時,我發現方丈身上閃耀著某種令人敬畏的光芒,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吸引力。而我從來也沒有遇到過像他這樣的人,空氣顯得那樣清新潔淨……。
課誦開始了,大家一起念誦〈大悲心陀羅尼咒〉,為的是長養我們的慈悲心。這部咒原是梵文,現在用中文按梵文讀音法念誦。雖然反覆地念誦,我卻沒能跟得上,但方丈很有耐心地幫我找到了地方。

念誦結束後,大家圍坐在一張長方形的白色膠板木桌旁。桌子的一頭坐著方丈,他對我們進行了簡短的開示,有中文,也有英文。一位叫愛麗絲〈果和〉的老居士在一旁盡力翻譯著。其中,方丈談到了新年,以及佛教將開五朵蓮花。我聽不太懂,但依然肯定這是我要來的地方。

午餐後,幾個男眾去中國城閒逛,我和南希則回到了佛教講堂去見方丈大師。南希向方丈講了她所看到的,和她的心理狀態,結果才知道,她已經開了佛眼。她看上去很輕鬆,我想是因為她找到了她要找的師父。後來方丈告訴我,因為她上一世精勤修行的結果,這一世她才開了佛眼。原本要向方丈詢問一些重要的事情,但由於自己如釋重負似的,找到了許久以來在尋找的明師,所以我一個勁地坐在那兒哭。當師父問起為甚麼的時候,我說我感覺好像回到了家。他聽了之後,只說:「好,好!」

近黃昏的時候,我們開始打坐。方丈坐在講臺上,我則背對著供桌。那天快結束的時候,我們都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準備接受三皈依,成為正式的佛教徒。我們非常期望下星期舉行三皈依儀式那天的到來。

很快到了二月十七日星期六,我們每個人領到了一小本紅色的證書,上面有我們新的法名。方丈要我們把今天當成我們新的生日。史蒂夫叫果等,平等的意思;南希叫果欽,尊敬的意思;我叫果進,進入的意思。當我問方丈我的法號是甚麼意思時,方丈說:「進來,進來!跟著道進入我的心堙A進入佛道!」

當時,有人買了素糕和點心來慶祝。史蒂夫和加里上前詢問了方丈我們一直在討論的問題。他們聽說三藩市不久將遭受另一次像一九○六年發生的大地震。意想不到的是,方丈微微一笑,向我們保證說,只要他在三藩市,就不允許有大地震。在我們驚歎的同時,也感到寬慰了許多。

我幾乎每天都去佛教講堂,修習禪定、閱讀,向師父請教。他教我怎樣磕頭,怎樣泡茶,怎樣拿筷子,還有怎樣煮飯。一天,我煮了一鍋黑豆,但粗心地給忘了,沒想到師父幫我的忙,擦乾溢出來的豆汁,照看這鍋黑豆,使它沒被燒掉,師父竟連一句責備的話都沒說。他教我怎樣供花,在禮拜時,雙手要以甚麼樣的角度拈香,以及念誦時怎樣發音。

有一些常來講堂的信眾,如奧尼•格南特〈果地〉──他的佛眼已經打開,他的妻子和兒子也一樣。美德蓮娜•劉〈譚果式〉、裘•米勒、格溫•米勒、山姆•路易士和李先生,還有那些扯開嗓門,用廣東腔大聲喊「師父」的女信眾們。師父對每個人都熱情,並以禮相待,泡茶,而且常常在桌子上擺放一盒糖果。

二月底的時候,一個叫朗尼•鮑爾的女孩來到了佛教講堂,她幾乎每天都來。一直以來,我都有個願望,希望自己能住在這堙C因為每天當師父離開講堂後,晚上這堻ㄦ|顯得空蕩蕩的。

一天,師父問我是否會害怕一個人待在這座寺院,我驚訝地告訴他不會。師父一定看透了我的心思。因為我們常常待在這堛漁伅‵靰齱A所以師父同意讓我們住下來。我們有點像嬉皮士似的,背著簡單的行李來到此,便在那張白色長方形桌子兩旁的地上鋪開睡袋,準備過夜。住在那堛熔臚@天早上,李果乾不得不從我們身上跨過去點香。我琢磨著,今後我們應該早點起來!

〈本文出自金剛菩提海 NO.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