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97期 111年9月20日出版

龍褲禪師

◎宣公上人一九八七年三月廿七日開示於金山聖寺│出自《水鏡回天錄》

龍褲禪師,不示人姓名,少年家貧,青年為僧。自住山洞,參「念佛是誰?」話頭,晝夜精進。數年後,明心見性,下山行菩薩道,於路旁設棚施茶,解行人之渴。某日,明代皇太后逝世,請福建高僧超荐。眾僧經茶棚時,師隨行荷物。至京入宮門,餘僧皆入,唯師以頭著地倒行而入。帝問何故?曰:「門下有《金剛經》。」掘之,果然有《金剛經》。帝敬信之,設壇超荐,儀式簡略,一桌一椅,供太后魂旛,偕帝登壇,而說偈曰:「我本不來,你偏要愛,一念不生,超升天界。」言畢,太后空中頂禮,升天而去。帝贈龍褲一條,故名「龍褲禪師」。又施寶塔一座,即今泉州承天寺之飛來塔也。

贊曰

假名龍褲 非悟似悟
衣堜珠 自性常住
袖中寶塔 萬里一步
承天古蹟 世人注目

又說偈曰

路旁施茶解渴煩 無端僧眾鬧喧喧
服勞執役挑行李 登山涉水過大川
入門倒行頭朝地 升壇作法手指天
太后頂禮歡喜去 天子感謝拜金仙

【白話解】

這一個禪師,真是可憐得很,連褲子都沒有一條,去和皇帝要一條褲子穿,皇帝金銀財寶多得很,他不要,他要一條褲子。

這個龍褲禪師,本來他不叫「龍褲」,或者叫「龍頭」也不一定,可是因為他和皇帝化一條褲子,很光榮的,所以就以「龍褲」為名。他平時不叫人知道他的姓名,「龍褲」這個名字,我相信也不是他自己要的。因為一般人認為這皇帝給一條褲子,這是很不得了的,在佛教堳雈榮的,和尚連褲子都沒有得穿,皇帝給了一條褲子,所以嘛就叫「龍褲禪師」。

他年少的時候,家堳傰a的,就像台灣那個廣欽老和尚也是福建的,大約也是承天寺的,他們的祖師是這樣的,所以後人多數都是很窮的。這廣欽老和尚家婼a,三歲時家人就把他賣了,賣了以後,他就出家了,在台灣活到九十多歲。

這一個龍褲禪師,他出家之後,就到山洞堨h認真修行。認真修行就是很固執的,世間的一切一切他都不要了。他俗家的姐姐看他出家去住洞,也不下山了,就給他送點供養,送了衣服、飲食、臥具、湯藥。當時大約他就不講話了,所以把這東西送給他,放到洞媄銧N走了。過幾年來到這兒看看,這東西還是在那兒,他連動也沒有動。就這麼樣子,笨得這樣子,人給他東西,他連收起來也不會,大約也沒有保險箱,所以就在那兒放著。大約也是一些不值錢的東西,於是乎也沒有人去搶他。

以後就在那兒修行,他用甚麼功夫呢?就是參禪。這個參禪,怎麼叫「參禪」呢?參禪就是參話頭。這「話頭」就是話語之頭,在這個沒有說話之前,就一念未生的時候,那叫作「話頭」。那麼他這句話頭是怎麼樣說呢?就是「念佛是誰」。那麼人人都會念佛,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那麼念佛,這個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個到底是誰呢?我們找這個,說:「我念佛,我會念『南無阿彌陀佛』,那麼我死了又會不會念了呢?我死了是我念,我怎麼念呢?是我這個臭皮囊念,臭皮囊死的時候用火一燒,它也不會念了,甚麼也都沒有了。」所以念佛,就找這個「念佛是誰」。

大約他的心念很純的,沒有那麼多妄想,所以晝夜不作旁的事情,就參「念佛是誰」,參一個時間,就豁然開悟了。所謂「開悟」,就是明心見性了。明甚麼心?明自本心,見自本性。這個「心」並不是我們這個肉團心,「性」也不是我們自己這個知覺性。我們這個性,是實性的性,就是本來那個自性。本來自性是甚麼性呢?就是「佛性」,所以他就是開悟,破本參了。「破參」就是把「念佛是誰」這一句話明白了,這一明白,天地間的萬事萬物就都豁然明白了,不是就只明白一樣。

那麼明白甚麼呢?明白這樹,它怎麼是直的;這個荊棘,它怎麼樣生刺;那花草樹木,這一切的有情、無情,它的本來的自性是甚麼?為甚麼這個老虎就會吃人?為甚麼這個貓就會抓老鼠,牠不吃人?這個狗就看門口,這個雞就司晨?這些個問題都懂了。人開悟並不是說玄玄妙妙外邊的事情,就把你自性媄銂漕き﹛A你心堿鬲し罊犮握@些個壞妄想,或者不是想要爭啊,就是想要貪啊,再不就是想要求啊,再不就是自私自利啊,再不就打妄語,這些個念頭。甚至於殺人、放火、吸毒這種種的問題,賭錢啊、打獵啊,為甚麼要這樣子呢?這些問題都明白了。

所謂明白了,「自性如虛空,真妄在其中,悟徹本來體,一通一切通」。你一樣明白了,樣樣都明白,這叫「開悟」了。那麼開悟了呢,又要他是見得一個理,「理雖頓悟,事須漸修」,在這事上,還要一點一點的修行,所以就要培外功。培外功,他自己也沒有錢作布施,他又不會講經說法作法施,他也不願意去作無畏施。所以他就由根本上作起,根本他能作到甚麼呢?就是解除人的飢渴、煩渴,人一渴了就發煩了。所以他就在路邊上設一個茶寮,在那地方誰來,渴了,他就給一點水喝,給人茶喝。有人願意捐給他一點錢,給他,他也不數;不給他,他也不要,那麼就這麼也不數、也不要,就在這個地方這麼活著。

等有一年,明朝萬曆的時候,太后崩了,逝世了。太后就給他兒子託夢,說:「我呀,現在死了,還有點痛苦,福建現在有高僧,你應該到福建,去那個地方請高僧來這兒超度我,必須是福建的。」於是乎這皇帝就下一道聖旨,叫福建全省的大德高僧,都到北京去作佛事,超度他母親。那麼這一些大德高僧,真是覺得自己了不起了,啊!皇帝現在請我們去給作佛事。好了,都穿得漂漂亮亮的,整整齊齊的,有鬍子的,把鬍子給剃了,可是沒剃眉毛,你們要明白啊。那麼這樣子,準備需要用的東西,就浩浩蕩蕩的好像一支軍隊似的,就向北京出發。

走到路邊上茶寮這兒,大約有的和尚也就渴了,遇著茶寮,就喝點茶了。龍褲禪師就問:「你們到哪兒去啊?」說:「皇帝老子請我們去超度他母親,所以現在全福建的僧人都要去,到那個地方,皇帝一定會供養很多錢。」他聽了就說:「那我可不可以隨著你們一起去,也弄點錢回來維持生活呢?」這一些和尚一看說:「你怎麼可以去?你也不會念經,也不會超度,也不會作佛事,就曉得吃飯,你去幹甚麼?」他說:「我去,最低限度可以給你們搬搬東西、挑挑行李啊,這都可以的。」這一些個和尚一看,反正我們這埵h一個也不要緊,「你換換乾淨一點的衣服,跟著我們去了!」於是乎,他就給他們搬東西、拎行李,作這些個粗重的工作,就到北京了。

到北京,這個和尚一個一個的都進入宮門了,個個都走進去。這個時候,皇帝早就準備了,說:「你們說有功夫高僧?我倒試驗試驗你們。」於是乎就拿一部《金剛經》埋到這個門下邊。皇帝想:「你們誰要有功夫的,就不會從門中間這個地方走進來了。看你們哪一個人是不從中間走進來的,我就請哪一個人超度我母親。」可是這一些僧人魚貫而行,一個個都從中間,正是他埋《金剛經》的那個地方走進來了。這個皇帝一看,每一個人都從《金剛經》上邊走進來,剩最後一個。

因為他是一個 little one(小廝),誰也看不起他,他走到最後,等著所有的僧人都進來了,他就頭沖下,一個跟斗兒打進去了。就是這麼把手放到地下,腳往前一豎,一個跟斗兒打進去了。皇帝就問他,說:「你怎麼這麼蹦著進來呢?跳著進來了?」他說:「哎呀!因為有《金剛經》在那個地方」。皇帝知道啦!這個《金剛經》是他埋的嘛!於是乎就把這個《金剛經》取出,就請他登壇超度他母親。要不然呢,皇帝為甚麼要和他在一起?

其餘的和尚在那兒也擺起法壇,穿著黃袍,搭著祖衣,在那個地方都是很莊莊嚴嚴的。這個地方呢,他還是穿得破衣囉嗦的,褲子開了十幾個窗口,露著媄銇繞穠漲蛂A他就穿這麼一條褲子。那麼登壇了,天子就和他一起到法壇,他這個法壇並不莊嚴,甚麼也沒有,就是一張椅子、一張桌子,上面供著太后的像,和他招魂的幡。招魂的幡,就是幡一掛,她那個魂就來了。這樣子他往那兒一坐,就念起他的經來了。念起甚麼經呢?他說:「我本不來,你偏要愛,一念不生,超升天界」。本來他「超升天界」,也可以改「一念不生,何等自在」。那麼說完了這話,大家都看見太后——皇帝的母親,就在空中向他遙拜,謝謝他,然後歡歡喜喜的升天去了。

等超度完了,他這個怪樣子就出來了,他眼光光的望著皇帝穿的這條褲子。皇帝說:「哦!你也喜歡我這條褲子?」他說:「是的!我喜歡。」「喜歡,我作幾條送給你。」「我不要,我就要你這一條,你現在就把褲子脫下來布施給我。」你看!叫皇帝脫褲子,這個是很難看的嘛!可是皇帝有信心,就脫下來給他了,因為這樣就叫「龍褲禪師」,因為是龍在那兒穿著的,他即刻給他要去了。

皇帝說:「你還要甚麼?」他又看宮媄鉿陪蚅_塔,他說:「這個寶塔也不錯!」皇帝說:「那沒有問題啊!我叫人去給你在福建修一個塔。」他說:「那我也不要,我不要你再給我修新的,我就想要這個。」皇帝說:「這個你能拿得動,你就拿著了!」皇帝這麼一說,他說:「那好!你布施給我,我就拿著。」他一隻手把這個塔一拿,就放在自己袖筒堣F。本來一個塔很大的,他可以把它「小中現大,大中現小」,放在他袖子堙A然後把腳一跺,就回福建去了。你看就這麼快!所以「萬里一步」,就這樣子。

回去了,這個廟堂一個小和尚說:「你到北京去,帶甚麼玩意兒回來給我們看呢?」他說:「甚麼玩意兒?在這兒呢!」袖子一打開,這個寶塔就飛出來,所以叫「飛來塔」。就這麼樣子,你們說信不信?你們不信,算我沒說;你們若信,那麼這是以前人說的,不是我說的。所以這個龍褲禪師就是這麼來的。

在佛教媕Y啊,有一些事情你沒有法子相信的,可是它還是真的,你有法子相信的,那盡信假的,所以人就真假不辨、真假不分,真的他拿當假的,假的又當真的了,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回事。有的你看那個名譽很高的,實際上甚麼也沒有,有的那麼沒有名譽,在路邊布施茶水,原來他是一個得道的高僧。

贊曰

所以嘛,這個「贊」是這樣說的,說

假名龍褲:「龍褲」是個假名字,不但龍褲是假名字,世界人的名字都是假的。譬如那個小孩子一生出來,給他起個名字叫「小狗子」,你一叫他「小狗子」他知道了;你叫他「小白兔」,他就知道他叫「小白兔」,這名字是隨便,你叫他甚麼名字都可以;所以就「假名龍褲」。

非悟似悟:你看他又不是開悟的,可是又好像是開悟的,就是這麼真真假、假假真,令你捉摸不透,令你不認識。

衣堜珠,自性常住: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在衣堜珠,自性常住。我們衣服媕Y那顆明珠,那就是自性。自性是常住不變的,它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無人、無我、無眾生、無壽者的。

袖中寶塔,萬里一步:袖媕Y一個寶塔,走一萬里路,這一步就到了。

承天古蹟,世人注目:承天寺這個古蹟,世人到那地方,喔!這個「飛來塔」如何如何的,世人很注意。你現出來一個花招、耍出來一個花樣,世界人就執著這個了;那他要不現,沒有人知道。那麼他是不是想要出風頭呢?不是,所以啊也就最後露一手,教人知道佛教媕Y是有點真東西,不是盡這麼空談,或者高談闊論、妙趣橫生,盡說一些個不是實在的事情。

又說偈曰

又有八句偈頌說的是

路旁施茶解渴煩:在這個路邊上擺一個小茶寮,在那兒解眾生的渴煩,誰要渴了,就給他一點茶喝。那麼餓了呢,沒有飯吃,他只給他茶。因為他要再送給人吃的東西,他沒有那麼大的本錢。

無端僧眾鬧喧喧:正在那兒施茶呢,忽然間來了一大隊這個僧人,在這兒吵吵鬧鬧,一邊走路,一邊不是念經。「鬧喧喧」,就是在那講話,就說:「到北京這回就能得到利市很多,紅包大約能都攢滿了袋子,把你那一個袋子作大一點…」都是在那兒講這個,都是講得到甚麼利益。那麼他一聽,他們都說有掙錢、有紅包、有果儀,皇帝請念經超度,這一定有錢賺,他也就表現好像眼睛也紅了,也就要去了。說啊:「我也去呀!我也去賺點紅包,免得我這麼苦啊!」這些個和尚:「噯!你不夠資格。」根本就是他一個人夠資格,可是這一些人都說他不夠資格。你看這個太后託夢,就是為了要他去超度的,那麼這一些人就都頂替他,想以假亂真。可是他就求他們了,說:「你們這麼多東西。我去,不能念經,給你們挑挑東西也好啊。你們有甚麼東西我來搬啊,我有力氣啊。」這些個人一看,他反正也不要工錢,我們僱一個人,也要人工的嘛,反正他不要工錢,到那兒我們得到多少紅包、果儀,都還是自己的,與他沒有關係。那麼就這樣子:「好啦,那你去啦!」因為這也有便宜可佔嘛,無形中就有工人用了嘛。

服勞執役挑行李:他給他們挑行李。

登山涉水過大川:「登山涉水」,他們過河,古來船也沒有那麼多,就有,也不太方便,他那個大水的地方,能淌的過,他就拿著他的東西,用擔子挑著的,這麼幫著他們就過去了。

入門倒行頭朝地:他入宮門的時候,人家都頭朝天那麼進去了,那麼威威儀儀的。他到那兒打了個跟斗兒,就進去了。進去了,皇帝問他:「為甚麼?」他就說:「門下有《金剛經》。」

升壇作法手指天:那麼升壇的時候,他手指著天,就說這個偈頌了:「我本不來,你偏要愛,一念不生,超升天界」。這麼一指,太后在那兒,叩頭頂禮,然後就去了,很聽話。

太后頂禮歡喜去:太后歡歡喜喜的就去了,也不愁容苦臉了。

天子感謝拜金仙:天子很感謝這個龍褲禪師,拜這個大覺金仙,拜這個活菩薩,所以就送給他一條舊的龍褲,又送給他一個舊的寶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