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95期 111年5月20日出版

祖孫三代感師恩

◎梅妙玲居士二○○一年一月十五日講於香港佛教講堂

我想藉今日的機會,分享一些家母及個人認識師父上人的因緣。

家母是痗Q法師的姨媽〈編按:貴法師和梅妙玲居士是表姊妹〉,母親和姨媽早在中環時,就已經認識上人了。那時上人在「通善壇」開講《地藏菩薩本願經》,她們只要知道上人講經就會去聽。原本姨媽並不是很相信上人,有一次她悄悄的進去通善壇,看到法座上的上人放大光明,有如太陽般的金光。她嚇到了,從那以後,她就對上人深信不疑,每次都去聽講經。後來劉果娟居士,引荐母親和姨媽皈依了上人,上人說家母這一輩子都要吃苦,沒有享福的日子,除非她出家。但母親喜歡和她的姐妹在一起,所以上人給母親取法名叫袁果趁。

我小時候,母親就經常告訴我關於上人的事蹟。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她第一次拜見上人之後,在下山回家途中,突然感覺自己浮沉在一個茫茫大海中,當時她很驚慌。等她站穩腳步,定一定神後,海不見了,自己還在下山途中。事後她向上人提起此事,上人說:「苦海茫茫,回頭是岸。」可惜當時年輕的她,不能領悟上人話中的深意。

譚果己居士可以說是母親大半生的知己,譚居士也是非常敬仰上人的。有一天,她教母親上山拜見上人,但當時母親沒有錢,所以就拒絕了。譚居士就表示願意借她錢,讓她封果儀供養上人,等以後有錢再還。上山後,母親便將果儀供養上人,上人說:「來這堣ㄔ峈G儀,你拿回去。」但母親仍然把果儀放在檯上。後來上人告訴劉果娟:「你回去告訴那個姓袁的女士,下次不要再封果儀給我;因為她沒有錢,她封果儀的錢是借來的。」這件事只有母親和譚居士知道而已,沒想到上人竟然也知道。

過了一段時間,我出世了,自幼體弱。有一次我病重,母親揹著我上西樂園;途中又遇上大雨,我們母女全身淋得都濕透了。當上人見到我們時,就叫母親將我放下,並對母親說:「我早知道你有今日,但你又不回頭,又不覺醒!」當時上人便替我念咒、摩頂加持,之後我的身體就漸漸強壯起來。

小時候我就懂得對著上人的照片,請求上人幫忙。每次考試到了,我也跟上人說:「我明天要考試了。」當母親生病時,我也求上人幫忙。高中畢業後,我去應徵第一份銀行工作時,我也去跟上人說。

上人於一九六二年離開香港,到美國去了。母親問上人:「為甚麼要離開?」上人說:「香港的弟子不乖,很少到廟堥荂A所以要離開。」上人要去美國時,我大約才八歲,那時我跟上人說,每個月都會給他寫一封信,講一些生活的事,上人有時也會請法師回信給我,再由上人簽字。上人在信上說:他知道我很用功,每天拜佛,叫我繼續不要斷。我和上人通信是在一九七五到一九七九年間,也是我剛進銀行工作的時候。

西樂園大約在一九七○年送回給政府,現在都已蓋了大樓。在西樂園的時候,上人收了果良師和果利師兩位出家弟子。小時候都是母親揹我上山,路途遙遠,每次來回就要一天,我們得先坐電車到西灣河,再從西灣河走到西樂園。西樂園本來沒有水,上人找到一個地方,就用拐杖敲一下,說:「這地方有水!」從那以後就有水了。

母親跟我說,有一位女居士想要生小孩,她就求上人。上人給她一個喝洗腳水的考驗,但她不敢喝,也就未能滿願。我的表姊手上常長小肉粒,約有二、三十粒。她問我母親,要如何讓它消掉?母親跟她說:「你去求上人啦!」她沒有去求上人,只是起了這個念頭而已,手上這些東西就都消掉了。

果己的兒子沒辦法站起來,她請我母親陪她去。母親告訴她:「你要請上人摸你的兒子,如果你說請上人『醫』你兒子,那上人是不會作的。」後來拜見上人時,上人問果己:「你為甚麼要我這麼作?」她說:「上人,請您摸他就好了。」之後,她兒子就可以站起來了。

十年前,母親患糖尿病,腳上生了狼瘡而潰爛,打針、吃藥都無法醫治,醫生說要把三隻腳趾頭切除;母親就請貴法師將這件事轉達上人。上人說:「她過去生切掉別人的腳,今生一定要還給人家。」開刀後,母親一直昏迷不醒,傷口亦不能癒合。醫生再開了第二次手術,將腳切除後,母親才慢慢的復原了。據當時同房的病人說,母親住院時,每晚都在拜佛,口媞朁懇菑W人的名字。

一九七九年,我第一次去美國萬佛聖城,正逢萬佛聖城開光典禮。上人和我見面的時候,問我女兒好不好?女兒和上人的因緣很近的。上人說:「她屬猴子,會出家,你怕不怕?」我回答說:「我不怕!」上人和在旁邊的兩位法師說:「這小孩十二歲就寫的一手好字。」接著他又問我兒子,兒子是屬雞的,上人說:「屬雞的人是很好鬥的,你要小心看著他!」因為我一直和母親住,兒子常常和外婆吵嘴,所以上人要我回去好好的教他。

一九八○年,我又有孕,預產期是五月。在三月間,我的腳開始發腫,醫生叫我入院,住到生產的時候。在住院的那段時間,我都沒有好轉;四月時,醫生決定替我剖腹生產,生產時都沒有問題。但當晚,我突然抽筋、昏迷,醫生說我得的是嚴重的毒血症,只要能醒過來,就沒問題了。母親在我身旁一直唸著上人的名字、請求上人救我。我在隔離病房,大概昏迷了一個星期,在昏迷時候,覺得自己掉到漩渦內,但有人托著我的手臂、拉著我。清醒後,我問母親:「昨晚我是不是睡了好久呢?」後來才知道,我已經昏迷了一個星期。

事後醫生說,這種病應該不會在產後出現的,只有嬰兒在腹中才會發生的。幸好女兒生下後,沒有任何毛病,只在保溫箱待了幾天。出院幾天後,正好上人返回香港弘法。當上人一踏入佛教講堂,就立刻打電話問候我的情況,並說:「不要怕!妳已經沒事了,多吃齋就好了。」之前上人在東南亞弘法,當時並沒有人告訴上人我住院的事情,沒想到上人竟然也知道。

一九九四年上人生日,我去拜見上人。上人和我閒話家常時,第一句就問我:「先生好不好?」我順口說:「他很好。」上人就說:「他很好?是怎麼好?」其實,當時我先生作生意失敗,正要賣自住的房子。後來他到一家日本分社上班,他的工作是要和日本人應酬的。上人要我回去和先生說:「不要亂七八糟,不要喝太多酒、抽太多煙。」我從未告訴過上人,先生會抽煙。在這之後,他就有高血壓和冠心病。

一九九五年,我和女兒去萬佛城參加上人涅槃法會,女兒也在上人荼毗當日皈依了。女兒的眼睛旁邊長了個瘤,原本很小,忽然愈來愈大,有個醫生叫我回香港的時候,帶她去切除。回到香港後,我想到這事,才發現女兒的瘤已經不見了。我問女兒甚麼時候沒有的?她自己也不知道。

母親生前吃長素,往生前她經常進出醫院。一次,母親入院前告訴我,如果她想要吃葷,叫我不要理她。因為上人曾告訴她,人往生前會作顛倒的事,但她一路走來,都很清楚自己是吃素的。那時候她的眼睛已經不是很好,護士給她吃的東西,她都會先用手摸過。有一次,她摸到是肉,就告訴護士,她是吃素的,於是退回給護士。每次母親要住院前,都會跟上人說:「上人,我是信您的!我要住院了,請您一定要帶我回家!」

在母親往生那天晚上,我先生半夜起床時,聞到家埵部u香」,他是沒有信仰任何宗教的。第二天早上,他告訴我們這件事,我表妹就說,母親平常習慣在清晨三點起來拜佛,所以他才聞到香的味道。

母親往生時,我第一個就打電話給貴法師,也因此證實法師作的夢是真的。她夢到上人正在講法,她為法會準備了很多食物。接著看到有兩個人扶著我母親進入佛堂,還準備好多食物給她吃,吃完後她就躺在床上了。貴法師就問她說:「阿姨,您好不好?」我母親就說:「我很好,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