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93期 111年3月20日出版

樂是苦因

◎宣公上人開示/出自《水鏡回天錄》

娑婆世界是萬苦交煎,萬惡充滿的。所謂苦者,有三苦八苦、無量諸苦,言之不盡,語焉難窮。三苦者何?即苦苦、壞苦、及行苦也。八苦者,即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也。最樂莫如著華服,然而新衣著體,猶如桎梏加身,塵染湯沾,動生懊惱,你說是樂是苦?最樂莫如食善味,然而珍饈百味,日食衹是三餐,多則百病叢生,嘔瀉隨之,你說是樂是苦?最樂莫如住華屋,然而大廈千間,夜眠不過八尺,經營管理,費盡心機,你說是樂是苦?

【白話解】

樂是苦因,這個題目,就叫「樂是苦因」。我們所遭所遇覺得是快樂,其實是很苦的。你要是不明白,就染苦為樂;你要明白了,就知道這個樂,將來是苦,或者現在就是苦。所以才說「娑婆世界」:就是我們這個堪忍的世界,這個世界怎麼叫堪忍呢?怎麼叫娑婆世界呢?這「娑婆」是梵語,翻譯過來就是「堪忍」,說眾生堪能忍受這種的苦。說這麼苦,你怎麼還可以忍受呢?但是不能忍受,眾生在這兒就忍受了,這叫堪能忍受。

這個世界「是萬苦交煎」的,不是一種苦,很多種苦就互相交煎。這種苦連著那種苦,那種苦連著這種苦,好像用鍋子煎東西似的那麼苦。交煎,也很交徹,真妄交徹,那個意思是差不多的。「萬惡充滿的」:這萬種的惡,是表示一個總起來說,其實不只一萬種,就是很多種惡充滿這個世界。

「所謂苦者」:所說的這些苦有多少?「有三苦」、有「八苦」、又有「無量諸苦」,沒有數量那麼多的苦。「言之不盡」:要是詳細說,說不完。「語焉難窮」:你怎麼樣講,也講不完這個苦。三苦者,所謂前面說這個三苦,甚麼叫三苦呢?「三苦者何?即苦苦」:就是所說的那個苦苦,苦上更苦。本來這個人窮,沒有衣服穿,有個破房子,在那兒可以住。但是,或者颳颶風,把這個房子給颳壞了,沒有地方住了,這是「苦苦」。或者著火,被火給燒了,這也是「苦苦」。或者下雨,把這個房子被雨水給沖爛了,這也是「苦苦」。所謂「屋漏更遭連夜雨」,這個屋子本來漏,又整晚間的下雨,這也叫「苦苦」。

「壞苦」:壞苦是富貴的人本來很好的,但是也或者被火燒,或者被水淹,或者被風颳,有種種意外的事情發生,這富貴壞了。「及行苦也」:行苦就是也沒有貧窮的困苦,也不窮,也沒有富貴的壞苦。但是由少而壯,由壯而老,由老而死,念念遷流,念念不停,沒有甚麼可快樂的,所以這是一個「行苦」。

「八苦者,即生苦」:這八種苦,第一就是「生苦」,我們在生的時候不知道這種痛苦。其實人在出生的時候,就好像活牛剝皮似的。又可以說是生龜脫殼,就好像那個龜啊,把殼給脫去了。生的時候,一生出來就哭,哭啊,那就是說:「苦啊!苦啊!苦啊!」小孩子一生的時候,他就知道苦。生出來以後,過了幾天,他就不知道苦了,就以為是快樂,所以小孩子也會笑,以為還不錯的,現在不苦了。可是不苦,過了一個時候,又老了,由少而壯,由壯而老,到老的時候,又是苦了。「老苦」:人老的時候,吃東西也吃不動,

行路也邁不動步了,一切一切都不方便了,這是苦,老的苦。「病苦」:人要有病,也是一種苦,吃甚麼東西也都不香了。最大的莫如「死苦」,到死的時候更苦,這是四種苦。釋迦牟尼佛就因為這四種苦,所以他就出家修行。

那麼還有四種苦,就是「愛別離苦」:你最愛惜這個人,他就和你分別開了,這是一種苦。你最愛惜這個東西,也丟了,這也是一個愛別離苦;你最愛住這個房子,被人給燒了,這也是個愛別離苦;你最歡喜穿這一個衣服,被人給偷去了,這也是愛別離苦。總而言之,愛別離苦就是你所執著的、你所放不下的,他離開,這都是愛別離苦;一切的物質,連人都算上。

「怨憎會苦」:這個人你很討厭他,你對他很不滿意的,我要離開你這個人。離開,走了,到另外一個地方,又遇著這樣一個人,偏偏又有這麼樣一個人,來和你在一起,所以這叫怨憎會苦。你怨恨他,你憎惡他,偏偏遇到一起,和他會面。「求不得苦」:你所想要求得到的,總也得不到,所以這也是一種苦。「五陰熾盛苦也」:就是色、受、想、行、識這五陰,好像火似的燒得很厲害,這也是一種苦。不過人人都不覺得這種苦,你若知道是苦了,這種苦比甚麼苦都厲害。

「最樂莫如著華服」:人最快樂的是穿一件新衣服,新的衣服穿到身上,可是麻煩就來了。現在美國這一些個青年人,把新衣服絞壞了它一塊,這是很達觀的,這是很聰明的辦法。但是你還要絞它才壞,這也要作一點工,你用剪子絞壞它,這也是要作工的。那麼因為你穿新衣服,你要作一點工,這是往壞了弄它來講。

那麼要不往壞了弄它,你看這個最有價值的名貴衣服,最貴這個衣服穿上來。「然而新衣著體」:這個新衣服穿到身上。「猶如桎梏加身」:你以前沒有穿過新衣服,頭一次穿上新衣服,覺得往這兒動一下,也怕把這個衣服弄骯髒了,往那兒給碰一碰也怕弄骯髒了,總要小心。走路就好像木頭似的,這麼樣子,甚麼地方也不敢靠了,這真是一個衣服的架子,把這個衣服保護得這麼好。

「塵染湯沾」:你要是偶而譬如去開 party,或者宴會啊,或者吃雞尾酒。到那個地方,一個不小心這個湯掉到身上了,覺得:「唉!我這件衣服值了五千塊錢,現在這被弄骯髒了。」這自己和自己就打起來了。「唉!你怎麼這麼樣不小心。嘿!這簡直地把我衣服都給弄邋遢了。」就自己和自己打起來了,因為自己染的,自己弄骯髒了。要是旁人給弄骯髒了,就和人打起來,真正打起來。「啊!你把我衣服給弄邋遢了,這還得了!」湯沾,尤其肉湯沾上了,你洗也洗不掉,你這件名貴的衣服就完了,湯沾了。「動生懊惱」:這一舉一動都是煩惱,就因為一件新衣服。「你說是樂是苦?」:你說是快樂?是痛苦?

「最樂莫如食善味」:這決定看不破的,因為你想要看破,這個舌頭和嘴巴不答應,你的喉嚨也想:「唉,這個東西好吃,我一定要吃一點!」,所以「最樂莫如食善味」。這個美味啊,你就想不吃都不可以的,這個食欲,這種吃東西的 desire(欲望),哦!就好像從這喉嚨堨穸X一隻手要拿來、拿來、拿來,就這樣子厲害的,所以「最樂莫如食美味」。哦!所以你看,有的說過午不食,等晚間也想要吃。哦!有的好像吃一餐的,更不容易守這個戒律。所以我有一個徒弟,說是:「啊!我都犯完吃東西的戒了!」不錯,這是不容易的。

「然而珍饈百味」:這話又轉回來,你雖然歡喜吃嘛,可是你要知道,你要知道甚麼呢?最好吃的那個珍饈百味啊,這個「饈」,就是也當一個「美好」的意思,去吃的東西最美好了,最好吃了。百味,一百種那麼好吃的東西,比那個糖都好吃,比蜜糖都甜。「日食祇是三餐」:雖然那麼好吃啊,你每一天只是吃三餐就可以了,不能吃多了。好像中國那個皇帝,這簡直太過了。他吃飯,「食前方丈」,這麼方丈的地方,都是飯菜,擺這麼多。這方丈就是有五尺的地方,這麼大的四方一丈的地方。食前方丈,你怎麼吃得了那麼多?你只可以吃你眼前那些個東西,他擺那麼多在那兒看。「吃一、看二、眼觀三」,吃一樣啊,看那兩樣,又看三樣,你說這個簡直的,這是不對的,所以現在皇帝的制度沒有了,這是很好了。「日食祇是三餐」,就吃三餐,這就是最好的了。「多則百病叢生」:你若吃多了,說我吃四餐、五餐,或者我吃八餐。好像上海那個某某法師一天吃八餐,吃得肥的,哦!那可真胖的,胖得很厲害。但是有甚麼用呢?沒有甚麼大意思,百病叢生。他吃八餐哪,很會吃的。怎麼會吃呢?吃八餐,他不吃多,每一次只吃這麼一碗,他有一定的。一早就要吃八寶粥,用這八樣最好的東西、最貴的東西來煲粥,熬粥。每一個半鐘他要吃一餐,一天他要吃八餐,但是吃得很少,所以他會吃。他吃得很肥,到死的時候都很肥的,很胖很胖的,但他沒有甚麼病生,他因為會吃,你也可以學這個法師。你要不會吃,怎麼樣?就會生病了,生甚麼病呢?

「嘔瀉隨之」:你覺得這個東西好,貪心生出來,吃多一點,本來你應該吃一碗,結果吃兩碗,或者吃三碗,說這個東西太好了,我吃多一點。喔!吃多一點,這個肚子就不答應了,這個肚子就找你的麻煩了,說:這不行的,要搬家了,趕快搬家。哦!從口奡N吐出,這叫「嘔」。口埵R不出來了,就到廁所去,親近廁所去了,和廁所去 marry(結婚),所以就「瀉隨之」,跟著就來了。瀉肚,就是到廁所左一次,右一次,一分鐘可以去十次,哈哈哈哈!你看,一為無量啊,懂嗎?這叫「一為無量」,那麼去十次。「你說是樂是苦?」:你想一想。說是:「啊!這個我太不信了,一分鐘怎麼可以到廁所去十次那麼多?」你要知道現在是火箭時代。

「最樂莫如住華屋」:前邊那兩段講穿衣服、吃飯,現在講住的。人呢,最歡喜的要住一個好的房子,漂亮的房子。華屋就是最漂亮的一個房子。「然而大廈千間,夜眠不過八尺」:然而雖然願意住漂亮的房子,你就有「大廈千間」,有一千間這麼多的房子。你不能把這一千間的房子,你自己都睡了,你有一千間,就睡一千間,不會的。「夜眠不過八尺」,就是只睡八尺那麼多的地方。

「經營管理」:你這一千間大廈,又要經之營之,管理它,你要想法子怎麼樣保護它。「費盡心機」:在這時候費了很多心機,心都費盡了。一天到晚想:「我這個房子壞了,怎麼樣要把它修理好了?那個房子,怎麼樣子處理?怎麼樣作?」一天到晚都想這些個問題,把頭髮都想白了,有的時候也睡不著覺,盡打這些個妄想,把這個心的油也都燒乾了。

「你說是樂是苦?」:你想想看這是樂啊?是苦啊?要沒有這麼多的財產,很輕鬆的,不要打那麼多妄想。所以啊,在表面上看來,是好像是樂似的,你仔細一研究啊,這媄鉿釩雃h麻煩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