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90期 110年12月20日出版

一切都沒有問題

◎宣公上人一九七一年三月二日開示於三藩市金山寺

你們願意學佛法就學佛法,不學佛法就不學佛法;
願意修行就修行,不願意修行就不修行,一切一切都沒有問題了。

願意作甚麼工,就作甚麼工

我就不希望三藩市地震,因為我以前有個心願:「無論我走到甚麼地方,我腳踩到的土上,這個地方就應該平安,沒有特別的大災大難。」所以我很相信三藩市現在還是會平安無事的,有大的災難會變成小的,有小的會變成沒有的。今天果祥(音)、果妙(音)他們倆這樣一問我,我知道他們兩個人是害怕,我心堣S生出一種慈悲的心來。果逸說她慈悲心很少,不是妳慈悲心少,就因為妳從來沒有修慈悲的行門,所以慈悲心就小。

我們現在在這兒建立道場,護法善神一定會擁護我們道場,令道場附近都會平安無事的。在打禪七的時候,我們這兒作工也作得很辛苦,那兒打禪七的人也很辛苦,所以都這麼精進,打禪七也是用功,作工的人也是在這兒用功。那麼現在禪七打完了,我們用功的人也沒有那麼緊張用功了,都不是三點鐘起來、晚間十二點安單。所以我們現在作工的人也要鬆一點,早晨起身的時候,最好五點鐘,或者五點半起來就可以了。六點鐘作早課,作一個鐘頭的早課,然後七點鐘天亮了,我們可以開始工作。

誰願意作甚麼工就作甚麼工,但是必須要作重要的、現在應該作的這個工作,不重要的,可以等慢慢地來作。所以我們現在先開始作佛殿的工,佛殿在一個月之內一定要所有的工作都作完了,ceiling(天花板)和油漆、鋪地都要作好了;連佛前的說法臺,一切都應該作的工作應該作完了。果寧在打禪七的時候就對我說,他前一年就發願要翻譯《地藏經》,現在還沒有翻譯完,所以打完了禪七,他也不參加作工,要翻譯《地藏經》。這也是很重要的,並不是說作工就是功,翻譯經就沒有功了,都一樣的工作。

早晚的工課與功課

要是不十分疲倦的人,作早課是最好的。在打板的時候,聽見就快一點起身,不要旁人都上殿了,自己才來,也一樣要爭先恐後的。白天誰歡喜作甚麼工,就作自己歡喜作的工作,但是要作重要的,暫時不重要的工不作。到晚間的時候,我們六點半,有一個練習中文和 lecture(講法)的時間,無論誰願意學中文,或者願意學前一天晚間所講的 lecture,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來研究。

果寧的中文字寫得不太好,但是他懂得還不少,不單中文字寫得不太好,英文字我看他寫得也好像蟲子跑路似的。他是可以教中文的,這些個意思他都很清楚的;但那是在不睡覺的時候,睡覺的時候就不清楚了。你就不要等他睡覺的時候問他事情,沒有睡覺的時候他可以答覆你。那麼誰願意學中文,前一天的 lecture不明白,可以在六點半的時候來研究中文。本來我想可以到七點半,我又想我們 lecture的時候,還是由七點到九點好,那麼有半個鐘頭,有甚麼不明白的問題可以研究的。

我還有一個消息對大家講,我們這回預備講《華嚴經》。今天我收到香港寄來一部《華嚴經》,印得是很不錯的,它有二十八本。我想要講《華嚴經》,在早晨講,六點鐘先作早課再講《華嚴經》講到八點鐘。這時候誰願意來參加就參加,一早起沒有睡醒的就不要參加,決定、決定、決定不勉強誰來聽經。因為從來我的口號是 Everything's OK!(一切都沒有問題!)所以你們誰一早起沒睡醒的,不必趕著來聽經。

那麼怎麼辦呢?有辦法!這辦法最妙,早上講只錄音,不翻譯,等到晚間七點鐘的時候來翻譯。早起我來講,晚間你們來翻譯,願意早起來聽經的也可以,願意晚間來聽的也可以,這是再妙沒有的了。你願意聽中文也可以,願意聽英文也可以,你願意英文、中文一起聽也可以。你單要願意聽中文,不願意聽英文也可以;單願意聽英文、不願意聽中文也可以,所以這個是最好的。

你們誰願意聽就來聽,不願聽就回家睡覺去,我今年就大開方便門。不像以前你們都應該來聽經,作師父的雖然是 Everything's OK,不來聽經的徒弟就好像心埵麻I恐懼似的:「我今天不聽經,師父會不願意?會不會不高興我?」這今天我發表絕對不會不高興。你們願意學佛法就學佛法,不學佛法就不學佛法;願意修行就修行,不願意修行就不修行,一切一切都沒有問題了。

那麼為甚麼要這樣子?歡喜學佛法的人,你就不叫他學,他也要學;不歡喜學佛法的人,你就叫他學,他也不學,並且還搞得很不自然的。一天到晚都很不高興的,在面上「七八家子」都搬到一起去了,一到了這個佛堂媄銦A眉頭就皺起來,本來很年輕的人變成七、八十歲的樣子,你說太難看了。所以今年就是決定、決定、決定是自由參加的,Everything's OK。

果寧本來願意發菩薩心教人中文,但是在 lecture以前這個半點鐘的時間可以,我們要把工作作完了,本來我可以在五點半或者五點的時候教一教中文。現在因為作工,我自己沒有分身法,我願意看看工、作作工,所以就沒有時間來教中文了,由果寧來答覆各位的問題。

這是從七點到九點,我們現在到九點半就休息了。這 lecture完了,誰願意作工的人,可以作沒有聲音的工,不願意作工的人就可以睡覺。為甚麼要作沒有聲音的工呢?你有聲音,旁人要睡覺了,你把他吵得睡不著覺。晚間一定在九點半大家都應該睡覺了,不要晚間有精神了不睡覺,到一早起不來了,早上起身總想著:「我還沒睡夠,我昨天晚間睡得很晚,現在還覺得沒有睡醒。」

早晨早點起來好,晚間早一點睡覺,因為白天作工作得太多、太辛苦了,人的身體不是鐵打的,所以也應該給它一個休息的時間。禪七打完了,所以現在作工也不要晚間作到十點鐘,或者十二點鐘了,不要作了。禪七打完了,我們作工也是「解放」了,這是共產黨的名詞叫「解放」了,我們這作工、坐禪現在也都解放了,就是很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