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88期 110年10月20日出版

已是蓮邦彼岸人
林賢生居士往生紀實

◎文:釋近威

俗家父親——林賢生居士,於二○二一年七月八日凌晨十二點十五分,念佛中安詳往生。

二○二○年初,當他得知罹患肺腺癌第三期後,很高興的打電話和我說:「近威師,跟妳報告一個好消息,我中了第三號特獎!哈哈哈……」聽見他爽朗的笑聲,我說:「哇塞!已經第三期了還能笑成這樣喔。」他回答說:「當然啊,我等這一天等很久了呢,終於可以往生極樂世界了!真是太好了!」一直以來,他以往生西方為志,決定放棄治療,全心念佛求生淨土。他說:「治療的目的是為了活久一點,我要念佛求生西方,不求長壽。」這段時間來,他身上沒有大病痛,僅日漸消瘦,體力、精神越來越差。

雖然如此,七十多歲的父親仍撐著病體,全程參與法界聖寺於去年底的佛七,和今年初的梁皇寶懺。每天車程往返需三、四小時,實在是種考驗。法師曾勸他直接住在六龜,但父親仍堅持每天來回開車,並拜完全程,如此毅力著實令人佩服。

往生前兩週,雙腿開始浮腫,他知道時日不多,更加精進念佛。雖腿腫如此,尚能每天出門走路運動,亦能爬到自家三樓佛堂念佛,佛力加持真是不可思議!每天去走路時,還帶著經書、念佛機等等,和鄰里們結法緣。路上遇到無論認識、不認識的人,都笑咪咪的合掌跟他們說阿彌陀佛,不管他人願不願意聽,他總是誠心地勸人念佛,直至往生前幾天都是如此。他就是這樣,不放棄任何一個機會和人介紹佛法,廣結善緣,希望大家都能一同回到極樂世界的故鄉。

往生前兩天,腿腫已不能行走,舉手動足都幾乎喘不過氣,仍堅持穿袍搭衣到佛堂念佛。往生前幾小時,忽冷忽熱,全身出汗,已經講不出話了,仍堅持坐在椅子上,面向西方一心靠禱阿彌陀佛,速速接引往生西方,此時家人也開始為父親助念。

父親用盡他生命最後的力氣,念佛直至臨終前五分鐘,因已無法開口說話,以手勢示意家兄要去洗手間,然後想要躺下來。家兄隨著父親去洗手間,不料如廁完畢,準備刷牙時,腿軟傾倒,幸而家兄即時從後面撐住父親腋下,並將他拉回床上,待一躺好後就漸漸斷氣。父親最後身無太大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安詳捨報。

我們助念過八小時後,父親的出家妹妹——堅進法師,與其淨華精舍法師和居士共八位,到場助念滿十二小時。之後淨身入殮,身體柔軟如棉,每一根手指頭都能任意扳動。

父親生前交代:後事一切從簡,不印訃聞、不收花籃、奠儀,不要告別式。不買骨灰塔,只在家堻]一個牌位。往生前不送醫急救、不吃止痛藥。往生後放念佛機助念就好,不用麻煩大家來,有心助念者,可以自己在家念佛迴向。

大部分的人對林居士的勇猛精進非常讚歎,其實除了精進,其一生行誼,點點滴滴有很多值得我們效法之處。在此,以普賢菩薩十大願王和淨業三福,略述父親一生行持,及他對佛法躬行實踐的精神。

父親從三十九歲開始學佛,初在道觀隨眾共修,偶然在結緣架上看見《智慧之源》月刊,因而認識法總並皈依 宣化上人,一九九二年在高雄技擊館受五戒,二○○七年和母親一起到萬佛聖城受菩薩戒。受戒以後,他對每一條戒相認真持守從不怠慢,並於每半個月一定誦戒(受持三皈,具足眾戒,不犯威儀)。

第一「禮敬諸佛」。從事相上來說,他一字一拜,拜完了三大部經,及其他懺法數部。自二○○九年專修淨土法門之後,每天禮拜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各一○八拜。父母是堂上活佛,父親盡心竭力的侍奉祖父母,直至他們壽終正寢。真正的孝順,是孝養父母的佛性,父親引導祖父母學佛,乃至受菩薩戒,祖父母晚年也是一心念佛直到往生(孝養父母)。

一切眾生皆是未來佛,父親平時待人處事,都畢恭畢敬的,乃至昆蟲螞蟻都不忍傷害。通常我們覺得身上刺癢的時候,就會隨手一擦,才發現弄死了螞蟻。他為了避免這種錯誤,所以非常小心謹慎。常常在我們聊天時,他會突然過來,背對著我們說:「幫我看看,我的脖子上是不是有螞蟻?」若有,他就會請我們幫忙把螞蟻移到外面(慈心不殺,修十善業)。

第二「稱讚如來」。和父親一起共修過的佛友,都會聽見他在參加法會時大聲唱誦的聲音。他不僅共修時如此,就連在家作功課,都是大聲念誦的。他的聲音非常宏亮,在三樓作功課,我們在一樓,都可以聽見他念誦的聲音。

第三「廣修供養」。父親這一生最樂於作一切的供養,他不遺餘力護持道場,盡力幫助他人了解佛法,並協助他人解決生活上的困難,這是體力供養。他也樂於勸導大家一起行善、吃素、念佛,這是言語供養。說到錢財方面的供養,父親對人非常慷慨,而自己卻很簡樸。不少人因為父親捐款的數目,誤以為我們家很有錢,其實我們不過是個普通家庭。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家庭主婦,經濟並不寬裕。父親的捐款,都是自己省吃儉用一點一滴存下來的。每次布施,都不是只為他自己作,一定會將祖父母及我們一家,共六個人的名字一起用上。當他知道有任何重病、往生的親友,都會自己掏腰包,幫他人寫牌位,或作其他供養。

後來父親又將幾百萬的退休金,全部供養道場,完全不留給家用。有些人知道以後,都說他也不替家媟Q一想。他說:「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馬牛。」父親雖然沒有留財給家堙A可是卻留下無邊的福德。錢財總有一天會花完的,而福德是無盡的,更能夠庇蔭子孫,那才是真正的慈悲。

記得小時候和父親到法界聖寺共修,中午用完齋再繼續下午的法會。回家以前,我們都會去投功德箱。有一次他掏了掏口袋堛瑪,抓出一把鈔票,連算也沒算多少,就直接投到功德箱去。我看至少都有一兩千,心堶惚亃豸ㄠo。當時我想:「我們在廟上不過吃一頓飯,為何需要這麼多錢?」臨走前,法師因為單獨住在廟上,供佛收下來的水果自己吃不完,於是又提了幾包水果給父親帶回家。父親接過水果後,又掏了掏另外一個口袋,又是一把錢投到功德箱。我心埵麻I起煩惱,因為知道家堥瓣ㄣI裕,父母每天都是省吃儉用的,可是看見父親這麼慷慨布施,心媢L不去。在車上我一聲不吭,父親也看得出來我的心事,就語重心長的告訴我:「我們家今生之所以貧窮,就是因為我們上輩子沒有供養三寶作布施;如果我們這一生再不布施,下一生會更貧窮。你要記得!把錢花在甚麼地方都可以捨不得,可是供養三寶絕對不要捨不得,因為我們所布施出去的,將來一定回到自己身上。」

第四「懺悔業障」。當父親知道某一件事作錯了,就會立刻改進。從他小時候就有一個業障一直跟著他,雖然看不見,但卻一直聽到一個很大的敲擊聲在干擾他,如藤條打在桌面上的聲音,無時、無處不在,特別是佛桌。這個聲音大家都可以聽到,音量大到常常把我們嚇一跳,因為如此,他一生勤修懺悔法門。

第五「隨喜功德」。我們平時都是在高雄道場共修,法會結束後,父親總是留下協助整理善後,直到最後才向法師告假離開。他若知其他分支道場有甚麼法會活動,或者他人有善行,都隨喜功德熱心地參與。他特別喜歡參加臨終助念,因為他相信因果,若希望臨終時有人幫我們助念,現在就要常常去幫人家助念。無論任何時候一接到通知,他都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立刻起程,即使在凌晨時刻,他也不辭疲累地去助念。可是在他往生時卻不願意麻煩別人,一直以來,他都發願迴向,能夠在家中佛堂,不需要他人助念的情況下,正念分明,自在往生。

第六「請轉法輪」。父親自學佛以來,對觀音大悲法門特別好樂,他每天修四十二手眼、誦〈大悲咒〉一○八遍、《地藏經》、〈楞嚴咒〉、拜佛、念佛等等,功課多得不得了,可是他從不因疲倦,而對功課稍有懈怠。特別在擔任高雄分會會長期間,每週二、四有共修法會,下班以後回家洗個澡,就直奔分會共修。回到家已經十點多,還堅持作完自己的功課,常常作到三更半夜,去小睡一下,又起來作當天的功課。我每次問父親:「為甚麼您要這麼累呢?如果沒空可以不去參加共修啊?」父親總是堅定的告訴我:「道場是要有人護持的,參加法會就是在護持道場,如果這個人也沒空去,那個人也有事,那道場誰來護持?」

每逢到外地出差時,他會在旅館佈置簡單的佛堂,完成當天的功課。如果預先知道住宿的地方不方便拜佛,他就會在出差前,在家奡N將之後幾天的拜佛功課全部作完,從不會給自己找任何藉口而不作拜佛功課。總而言之,於公於私他都盡心盡力的作得圓滿,從不懈倦,不論他多忙多累一定會將功課作完,數十年如一日。我們每次問他:「您都不會累嗎?怎麼不休息一下?為甚麼要這麼拼命?功課是自己訂的,有必要將功課訂這麼多嗎?」父親總是回答說:「怎會不累?但我覺得人生很苦,希望這一生就能夠出離生死苦海,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當然,之前提到的這個業障,更是成就父親的逆增上緣。每當他覺得累想去休息,或者今天不作功課了,這個業障就會不斷的督促他,不可以懈怠懶惰。完成當日功課後,若還有剩餘時間,就會接著聽佛法的錄音帶或看佛書,他已將法總所有出版的中文書籍閱讀完,邊讀還邊作筆記。

由此可知,父親將畢生精力專注於護持道場,和自己佛法的修持,從不浪費一分一秒去作無義的事,但他並沒有忽略作丈夫和父親的責任。他平時很少和我們閒聊,因為覺得人生無常,生死事大,要把握有限光陰好好用功。但是當我們需要的時候,他一定會把時間抽出來,幫助我們解決生活上的困難,然後再去完成自己的功課。

第七「請佛住世」,表面的意思是請求佛菩薩、善知識能夠常住在世間。而深一層的意思,也就是讓自己本具的佛性常在心中。父親原本脾氣非常暴躁,我們小時候常常不乖挨打,學佛後,他的脾氣漸漸溫和許多。

第八「常隨佛學」。善導大師說:「佛遣舍者即舍,佛遣行者即行……是名隨順佛教……是名真佛弟子。」他只要聽到一句佛法,就會盡力的去躬實行踐。上人說:「會講的不如會聽的;會聽的不如會作的。」父親就是個會作的人。

記得有幾年,父親在高雄醫學院擔任義工,每星期服務兩小時。他可不是單純去作義工而已,每次都是大包小包去的,手上提了幾個袋子,堶掘佽萓罋部B經書、計數器、大悲咒水等等。遇到有緣的人就跟他們講佛法、勸其念佛,也給病人喝大悲咒水。更勸病人和家屬吃素,不要殺生,和他們講因果道理,雖然能夠聽進去的人很少,但他總是誨人不倦。上人說:「你有大悲心,就是念〈大悲咒〉;你沒有大悲心,就是沒有念〈大悲咒〉。」父親就是一個真持〈大悲咒〉的人,他的心真的很慈悲,心心念念都想要幫助別人,希望沒有聽聞到佛法的人,都能聽聞佛法,已經聽聞佛法的人,都能精進修行(發菩提心,勸進行者)。

二○○一年我從美國寄了一本《淨土早晚功課儀式》給他。因為父親是一位精進行者,不喜歡找便宜、作輕鬆的活兒;對那薄薄的一本書,起初他看不上眼。後來覺得不想辜負我遠自美國的心意,就隨儀軌作了一遍。作完以後告訴我,他真的是法喜充滿,自此以後他終身修持,並立刻去印一千本,到處和人結緣。他就是這樣,一知道甚麼東西好,就迫不及待的要介紹給大家。

第九「恆順眾生」。父親為了幫助親眷吃素,常會主動請客。雖然熱衷於引導他人學佛,但大部分的時候卻碰了很多釘子。親友們會說:「念佛作甚麼?阿彌陀佛會給你甚麼利益嗎?阿彌陀佛會給你飯吃嗎?」父親總會不厭其煩地講一些感應故事,令他人生信心。如果對方的態度惡劣,父親就不會再繼續說下去,恆順一切眾生。但如果有願意聽的人,他也會很歡喜的再進一步為人解說。

最後「普皆迴向」。父親完成每日功課後,在睡前會將所修的一切功德迴向給眾生,希望大家同生極樂國。若有人生病住院、往生等等,他都會為當事人作個別的迴向。他也迴向給不信佛法的親友,讓他們可以發菩提心,勤學佛法。

父親曾兩次預知時至,但都沒有往生成功。他誠心地求佛菩薩讓他知道往生失敗的原因,後來佛菩薩在夢中示現「野火燒不盡卡終生」,他想應該是這幾年在耕種時傷殺了很多眾生。從此以後,他決定不再種菜。一位修淨土法門的法師開示他往生失敗原因,是因為當時他並沒有真正的放下。父親反省以後,也承認他當時的確是沒有真正放下。法師並進一步指導他說,修淨土法門的重點是在信和願,父親一生在行持方面已經很多,現在應該在信願方面去下真正的功夫。

曾幾次在高雄法會時結法緣,談到自己兩次往生失敗。當時法師慈悲提點他:「你因為功德不夠,業障未消,所以不能去。」如今功德圓滿,往生西方,在這一生留下完美的紀錄,我們用最歡喜感恩的心送父親去極樂世界。

父親一生淡泊名利,道心堅定,擇善而固執,對自己要求甚嚴,勇猛精進,不休不息,志求西方淨土。對內敦倫盡分,對外樂善好施,護持正法,默默幫助、感化身邊有緣的人,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將三寶佛事,利人的事,當作自己的本分事,從不邀功。雖然他此生沒有因緣出家,可是他有著超乎常人的意志力和精進力,個人真是自嘆不如。

父親往生後,在助念時或四十九日內,家人陸續在夢中或念佛時,見到西方三聖和蓮池海會菩薩聖眾垂手接引。甚至有人見到一位天人在光中出現,雙手合掌坐在蓮花上,嘴巴開開笑得非常開心,那笑容之燦爛,非此世界一般的快樂可以形容。以上種種跡象,我們可以確定父親已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回顧父親一生的修持,以及他待人處事的態度,許多人都說,他早已是蓮邦彼岸人,身雖在娑婆,心早已去了西方。他永遠把利人之事擺在第一位,可以說是一個沒有自己的人。受益最多的,無非是和他朝夕暮處的家人,個人也是在他的潛移默化中,於二○○二年在萬佛聖城剃度出家。父親這一生的成就,除了他個人宿世的善根福德外,還有一位幕後無名英雄默默的支持著他,那就是母親。母親伴隨父親四十餘年,操持家務,克盡本分,夫唱婦隨,讓父親無後顧之憂的去作佛事,精進用功。

人的一生並不需要活得轟轟烈烈,父親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人,沒有任何高官權位。但他能身體力行佛陀和 上人的教誨,以真信切願,老實的專念彌陀名號,在世間上隨緣作佛事。其身教言教皆能作人之楷模,壽盡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得到究竟解脫。這樣的生命不也活得精彩?

最後,用一首徹悟大師的偈語,來和大家共勉:

要作蓮池自在人,娑婆肯更惹紅塵,
心神早送歸安養,此地空餘鏡堥迭C

這不就是父親一生的寫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