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86期 110年6月20日出版

南無自己、南無工

◎宣公上人一九七一年三月二十四日開示於三藩市金山寺

轉癡成智

我們修道要天天修行,月月修行,年年修行,時時刻刻都是修行。修行,不是說就坐那兒打坐就是修行,也不是說跪那個地方念經誦咒就是修行了。隨時隨地都要迴光返照,反求諸己,問問自己:「今天我有沒有生貪心?今天我有沒有生出一種瞋恨心?今天我有沒有打過愚癡的妄想?」如果有貪心生出來,趕快要覺悟,把貪心去了;要有瞋心生出來,也趕快要覺悟,把瞋心趕快化了;有愚癡的妄想,也趕快要叫這個愚癡的妄想變成真正的智慧,不要跟著貪心、瞋心、癡心去跑。

修道,我們在作工的時候、行住坐臥的時候都可以修道,時時刻刻迴光返照,令智慧一天比一天增加,令愚癡的心一天比一天減少。愚癡能變成智慧,瞋心能變成慈悲,貪心能叫它變成布施。你貪嗎?我就行布施。你好生瞋恨心嗎?我就叫這瞋恨心變成慈悲心。能這樣子,這才是修行!不是有境界來了,就被這個境界轉了,就把這個「我」抬出來了,就把這個須彌山現出來了,這貢高我慢是要不得的。

自己發心,就有感應

我們在作工的時候,一邊作工要一邊念佛,或者念南無觀世音菩薩,或者念南無阿彌陀佛,或者念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不要念南無師父,不要像那個 stupid(笨蛋)似的,一見著師父了,就念南無師父。這個你南無師父,師父又南無徒弟,那麼來回南無也就把時間都空過了。你莫如南無菩薩、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好一點。你不要聽見我以前講,有一個人念南無度輪法師,他的病好了,不要聽那個。你若要聽那個,神話就多了。

為甚麼果地念南無師父?他大約聽我講過香港以前有一個學生,他在六、七歲就得了心臟病,心臟擴大,去看醫生,醫生一看說:「你這個病不得了,不容易好。想要病好,你要不讀書、不走路,天天躺在床上睡覺,最低限度,最少最少要睡五年。在床上的時候,從床頭不可走到床尾去。」就從床頭不能走到床腳那個地方去,五年都要這個樣子。

這位小孩子要聽醫生的吩咐,就在家媞恅情C但是一天、三天、五天這麼睡可以,要天天這麼睡,他就覺得睡不著了。那麼睡不著就要打妄想。打甚麼妄想呢?說我要是會飛可不錯。想要飛,走路都不能走呢,他就打妄想要飛。

有一天他看到一本書,這一本書上頭就有一位僧人的相片,他問這位出家人是誰呢?有人告訴他說這是一位禪師,名字叫度輪。那麼一般的佛教徒,他的親戚甚麼的都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個小孩子也很奇怪,他不念南無阿彌陀佛,就天天在床上結上雙跏趺坐,合起掌來對著這本書這麼念。不是念書,他念這位出家人,就念「南無度輪法師、南無度輪法師」。他天天都這麼念,大約一方面只是好像玩似的,他沒有甚麼事情幹,打妄想要飛,那麼念念這位法師或者就會飛也不一定。於是乎就天天這麼念,念了大約有七十多天,奇怪的事情就出來了。

甚麼奇怪的事情?他對著這本書念,念來念去就看到書上這個人走出來了,給他摩頂,又對他講話,他從此心臟病也不吃藥就好了。他心臟病好了,又去看醫生,醫生說:「你現在這個病都好了。」他知道念這位出家人有一點少少的感應,於是乎就走到我西樂園。

我西樂園那兒有三百多磴的石階,他最初不是到西樂園,是到志蓮淨苑,我在志蓮淨苑講《地藏經》,那麼他就去了,我一看這個小孩子是很熟的。他見著我之後,就發心皈依三寶,以後他常常作翻譯,很聰明的小孩。你問這個小孩子叫甚麼名字啊?就叫小孩子。你不要問他叫甚麼名字,他也不想認識人,你們也沒有機會認識他,將來要有機會的時候再說。

這個小孩子由皈依之後,他開大智慧了,開甚麼大智慧呢?沒有病以前讀書很笨的,皈依之後他就繼續讀書,無論讀甚麼書,他過目就不忘。在三年期間他讀書,跳了五班(跳五級),往上跳,跳了五班,譬如讀第一年他就跳到第二年,讀第二年的時候他又跳到第四年去,第四年又跳到第五年、第六年,接著往上跳,跳了五次。

因為甚麼他跳班呢?旁人所讀的書他也可以記得,比他讀得高的學生在那兒讀書,他一聽也就會了,所以這樣子他就往上跳班。那麼在人家去玩的時候,他在學校奡N打坐,跑到山上石頭上去打坐,或者跑到廁所堨h打坐;就好像羅睺羅尊者在廁所也一樣入定,廁所那個地方很臭的,但是他可以在那地方入了定,所以這種境界就是不可思議的境界。

各位善知識,不要聽見我講這個故事,你們也就都念南無師父,你也念南無師父、他也念南無師父,把這個師父也就念得沒有感應了。因為太多了,不知道是幫助哪一個好,所以也就沒有這種境界現出來。你們要知道,這位小孩子這樣念沒有人教他,也沒有聽過這個故事,所以他自己發心就有這種感應。你們聽著的再念呢,他念七十天,或者你們要念七年,或者會有一點成就,不然的時候那不會有感應的。

感應道交,就是一念真誠的感應;你要是不真誠,聽說之後你再學,那就只有一半真,那一半是聽來的。「有這麼一個情形,我也這麼樣學」,那就落第二義了。所以在第一義上,你要是能學到,那就是一定有感應的。

那麼說:「我們所有都是學來的。」不錯,都是學來的;你要是不學,就能明白,那就是開悟了,那就是得到一種覺悟。我為甚麼不說這位小孩子的名字呢?這位小孩子當時也得到五眼,因為他這樣聰明,所有這些個無知的人就都妒忌他,妒忌他妒忌得很厲害,甚至於就好像神秀法師想要把六祖大師給殺了,那麼厲害。因為我知道人人都妒忌他,所以到現在我就不願意提他的名字,只有這麼一回事,不要再令你們這一些個美國人也生了妒忌心,那就更不得了。

南無你我他

本來我不願意講這個,今天我講一講。果某在美國這兒是一個特別人才,我也不願意常常來讚歎他,就怕有人想要殺了他(笑聲)。所以六祖大師在舂米房,舂米舂了八個多月,也不敢和五祖大師去講一句話,你看看這種情形,這多嚴重!這果某我也不能常常提他的名字,最好我也就說有這麼一個人好了,不要提他的名字,提他的名字,怕人生了一種妒忌心。

你說:「我們美國人都不妒忌人。」前幾天就有人生妒忌心,你們又忘了?所以,好的怎麼樣都是好的;不好的,你讚歎他,他也還是不好的。好的,你就罵他,說他不好,他也會好;不好的,你說他好,他也還是不好。或者我說某一個人好,這個人心堣S想了:「這是風,『八風吹不動』,這是風來了。」這又是錯了,你不要以為師父來讚歎你這是「風」,這不是風也不是雨,這是法(笑聲)。

師父讚歎,提出哪一個人的名字,這人一定是不錯的,就是最好的;或者也是一個最壞的也不一定。為甚麼呢?無有定法。你不要以為我讚歎這個人就是讚歎,你不要以為我罵這個人就是罵。那個罵,正是讚歎;讚歎,正是罵。所以你要把這個法聽得活動起來,就像機器似的轉過來、轉過去,它有一個陰面,也有一個陽面。你又說:「那師父說好的,或者我們要小心一點。」那是最好的,就怕你不小心。

你們不要南無師父,要南無甚麼呢?南無佛。「南無佛」,這個佛的音,就可以說是南無我、南無我、南無自己。「南無法」,你可以說是南無他、南無他,你南無南無自己、南無南無他。「南無僧」又怎麼講?就是南無你,你我他這三位一體,誰是我?誰是你?誰是他?你南無南無,看看誰是我?看看誰是他?看看誰是你?所以這是三位一體的法。

你們學佛法學了這麼久,還不知道「你、我、他」就是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就是皈依三寶。你要是不南無自己,你單南無佛,佛與你有甚麼關係?你南無佛作甚麼?說:「我恭敬佛。」佛已經成佛了,不需要你恭敬,你恭敬自己不是最好?你不恭敬自己,看自己等於畜生一樣,一點也不作好事,那就沒有用了。所以你要「我要怎麼樣」,這就是南無自己、南無南無自己。我要皈依自己、皈依他、皈依你──你我他,這是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你看,中文講成英文,英文講成中文,怎麼講都可以的,這個道理是一樣的。

南無工

那麼我們現在,也沒有時間南無自己,也沒有時間南無他,也沒有時間南無你,南無甚麼呢?我們現在南無工,南無南無這個作工怎麼樣作。這個新來的人和果奎,天天就南無南無工。

這南無南無工,我前幾天說那五個 ceiling(天花板)都作好了,就剩一個。那麼我就擔心,不是擔心沒有人作,是擔心沒有材料。這個板、木頭不夠了,所以要「七拼八湊」,就各處找破木頭、破板子都集中到一起,來把它作好了。本來木頭還是有、板子還有,但是我又有很多其他的東西要作,想用這個好木頭又捨不得,不用這好木頭又不夠了,所以是擔心這一點。你們聽道理,不是:「為甚麼擔心呢?我們這有人,還有人作工啊!」不是有沒有人作的問題,是材料的問題。

今天果前告訴我,說是我們搶回來這個板子,有的一毫八一尺,有的兩毫一尺。你想一想這是多少尺,值多少錢?所以這好的板子,我想就作禪凳,或者作桌子,或者作廣單來用,這都要好的板子。那麼壞的板子儘量用了它,利用這壞的板子,它就有一點彎彎也不要緊,都可以作的。所以我一看有很多壞的板子,也放到 loft(閣樓)上去。你把壞的板子放在那地方,永遠都不會用的,放在那地方幹甚麼?根本都沒有用的,甚至人也不知道那是壞的。

我們現在放進來的,要放好的,收起來;有一點裂紋、有一點不好的板子,都要在作最後這個 ceiling用了。如果不用它,留下那個沒有旁的可作,作 ceiling這個棚,勉勉強強可以的,因為沒有人常常動彈它,它那個地方也不受力,所以就有一點裂開,這種都可以的。

那麼剩下一條一條的、壞的,只可以燒火;燒火還要用鋸來鋸,也很多工作。所以我們儘量把壞的板子用了。我前幾天說擔心壞的板子不夠,那個好的板子還捨不得用,因為現在木頭很貴。因為這種關係,我們現在所有的壞木頭要都用了,那個 ceiling就差不多了。就剩一點點我再另想法子,或者我捨不得這個好的板子,也得捨出來幾塊,布施出幾塊來。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