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85期 110年5月20日出版

將萬佛城供獻給全佛教

◎節自宣公上人開示•一九七八年九月十日&九月十一日於新加坡居士林


一定要大公無私,不自私自利,要有偉大的犧牲,
那才是真正的佛教徒的本色。

為甚麼說佛教要抱著犧牲的精神,先要由我來開始,先要由我身上作起,我見到了就要作到,所以我在美國建立萬佛城。萬佛城在四十年以前,美國政府用了八千萬美金造了那個地方,我現在把它買下來作為佛教的用途。我作佛教的用途,不是單單啊,作為我私人的用途。我現在把它用兩個手,奉獻給全世界所有的佛教徒。這所有的佛教徒就包括,無論大乘、小乘,是南傳、北傳,是東傳、西傳,上傳、下傳都包括在內,這是這個出家人;那麼在家人呢,優婆塞、優婆夷也都包括在內。只要你是佛教的一份子,你對於萬佛城也就是一份子。萬佛城就是佛教,佛教就是萬佛城。萬佛城就是佛教的一個基地,是將來所有佛教世界的一個集中地,但是不是避難所,也可以說是避難所。要是其他的地方,地球或者甚麼地方都毀壞了,萬佛城絕對不會毀壞的,因為那兒是萬佛所聚集的地方。所以將來不論哪一位發心,願意到萬佛城去修行的,都歡迎。並且萬佛城是世界所有的國家、所有的人類、所有的民族,都是有份的,不論是佛教徒,甚至於他不是佛教徒,也有一份的。

為甚麼呢?這是全人類的。我上一次或者給你們講過,我認為佛教,我給它改個名詞,叫「人教」;因為人人都可以成佛,所以叫「人教」。我又給它改名字,叫「眾生教」,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所以叫「眾生教」。我又給它改個名字叫「心教」,佛教就叫心教。甚麼叫「心教」呢?這個「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既然一切唯心造,那麼叫心教又何嘗不可呢?所以佛教、人教、眾生教、心教,這四而一,一而四。所以,是凡一切眾生對萬佛城都有份的,萬佛城是所有世界人類,和一切眾生的安樂國,也是一個一切眾生的娑婆世界的極樂世界。

我所講的話,你們各位一定不相信……那麼你不相信,這是一定的。為甚麼呢?你就想不到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傻瓜,想不到世界還有能將自己的東西沒有條件,把它布施、供養給其他的人,這是令你不相信的事情……。可是,我告訴你們,我不單把萬佛城,供養給全世界的佛教徒;我也把我自己這個臭皮囊,供養給全世界的佛教徒。我願意用我這個臭皮囊,作這個世界通到各國、各星球,每一粒微塵媄銂滌邪禲A給你們每一個人,很容易就走到每一個地方去。

我願意啊,古來人有說:「旱為霖雨,暑為風。」旱的時候就作一個雨,叫這個天不旱了;暑,天氣熱了的時候呢,就要自己化陣清風,令人人得清涼。我雖然沒有這麼大的力量,但是我作一條馬路總可以的,作一條柏油路,這是我想一定能作得到的。那麼我這一條柏油路,要所有的人類在這一條路上走,我願意行這一種的工夫。等到我將來死的時候,我也不要有一個甚麼紀念堂,也不要有一個甚麼紀念的東西存在。我把我的骨頭和肉,肉是沒有血的,就有血也是很少的,把它磨成粉,摻上一點糖,餵我所有的同類螞蟻,螞蟻就是我的同類、同路人,令他們吃了,將來也發菩提心,給人人作一條很平坦的康莊大道。我講這個道理你們更不相信了,是不是啊?但是我也一定要講,等將來你們知道,到那時候證實我不是打妄語。

……萬佛城準備開世界佛教聯合的會議,邀請世界各國佛教的領袖,去參加這個會議,共同啊怎樣管理萬佛城。我的宗旨,是將來我們佛教所有的出家人,都不應該有財產,不單我要把萬佛城布施給佛教,那麼所有有錢的出家人,都應該把他們的產業,拿出來供養給整個的佛教,那麼由佛教共同來管理。佛教所有的財產,不應該有私人的財產,因為甚麼呢?你一有私人的財產,這個人就作怪了,不是作這個怪,就作那個怪。你一有私人財產不能修行,所以這是我的主張,我不管這個有錢的出家人願意不願意,我要這樣提倡。那麼,將來誰會受淘汰,那是將來才知道。因為時代的輪子,一天比一天進步,我們古老的舊思想,是不可以存在的。所以一定要大公無私,不自私自利,要有偉大的犧牲,那才是真正的佛教徒的本色。希望你們各位,不要忽略了我今天對你們所說的話。

……我告訴你們,宣化從有生以來就很是愚癡的,就是作人家所不願意作的事情。我從出家以後,我就不接受人家供養。為甚麼不接受人的供養呢?我總覺得自己是沒有道德的,沒有修行的,受人供養很慚愧。所以,所有人供養我的果儀,在甚麼地方供養我,我就奉獻給甚麼地方。在哪一個道場住,我就把它放在那個香油箱子媕Y。這麼多年,我私人沒有任何的財產,我私人沒有自己的,就是所有的,人家給我多少,我就給公家多少,在甚麼地方都這樣,沒有私人的積蓄。

那麼這一次我到美國,平常美國這一些個有錢的孩子,有錢的男孩子、女孩子,也都學到我這個愚痴的行為,他們也不要了。所以我們到外邊所有收人的果儀供養,我們私人的,哪一個人也不受的。不單我們出來不受,就在金山寺、萬佛城,我們的出家人,所有的人家供養的果儀,都是歸公家,私人哪,就有多少都不要了,這個我覺得是很值得我安慰的。因為我們大家都不要貪心,我們出家了之後,每一個人也都不想發財,都想作一個窮釋子,不願意作一個富釋子。因為這樣子,所以我要告訴你們,我們所收的果儀都是金山寺、萬佛城給公家的。不論哪一個人,私人都不受這個供養的。……所以,我現在告訴你們這個情形,你們供養我們,這所有的果儀,我們都是給整個世界佛教徒來保管,暫時作一個保險公司,那麼我們個人誰也不要。

好像我們這個三步一拜,他們兩個人,不單不要錢,而且連話也不講,就盚磥講話、止語。甚麼樣子漂亮的女人來對他要講話,他也晃晃頭就往那個地方一指,叫她和那個人講去,他自己不開口的。你看是不是個怪物啊?不是個怪物,本來會說話的,比手畫腳的,這是幹甚麼?就這麼怪。那麼這個痟癒A雖然他拿錢,但是他一個 cent也不貪,有人說,一個 cent當然不值得貪啦,要多了大約就貪了嘛!多少他也不貪,這個就由少至多,他絕對不貪的。不單這個,誰給他們寄信,他們都不看,包括他的爸爸、媽媽、哥哥、兄弟、姊姊、妹妹,誰給他們寫信,他們兩個都不看信,你看看這種精神啊!他們也不打電話。所以我都跟他們學習,這一次出來訪問團,誰給我打電話,我也不聽電話,學他們這個怪堜ヴ薵滿C所以你們要真認識我們這個團就是個怪團,美國的訪問怪團,都是一些個怪物,作怪物比不作怪物好得多了,你們要不信,就試試看。

宣化道涼德薄,才疏學淺,不自量力,來說一些個狂話,聽了是令人不歡喜聽,也不願意聽的話。不過,我想在這個佛法衰微的時候,我們應該負起這個復興佛教的責任。這個責任不是一個人的責任,是我們所有佛教徒的責任。我們佛教在過去所犯的錯誤,我們應該勇於改過,勇於知道有甚麼樣的錯處。據我這一種愚見來看,佛教過去的錯誤,就是因為養成每一個人,都有自私自利的一種習慣,說是菩薩利他在搞頭上,實質上就是自私自利,在那兒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自相矛盾。

因為這種的病態犯得非常嚴重,甚至於比癌症還更加厲害。癌症只是一個人死亡,這種病如果犯了,那麼全佛教甚至於同歸於盡。所以這種病甚於毒蛇、猛獸,甚於洪水,甚於烈火,甚於這一切一切的災難。我們要知道,這個病是從自私自利這兒發生的,不顧全大體,不知道佛教整體的這種作用,也不集聚佛教整體的力量。所以就各自為政,爾為爾,我為我。你造個大廟五十尺高,我看見了,我也要造一個大廟,比你那個高一尺,五十一尺;另外一個又造,就造五十二尺;再來一個造,就造了五十三尺。那麼一路一路增加上去,造了千尺、萬尺的高,那麼高大的廟,大寺院,在那兒空空如也,沒有人在那兒住。你說造這麼大的廟沒有人住,這是在虛空媕Y,把這個虛空的位置,給佔了一個很大的面積,障礙虛空了,這有甚麼用呢?

所以在前幾年,有人問我是作甚麼的?我就說了,我說我是拆廟的。你們一定贊成我拆廟!你們不要讚歎我拆廟,拆廟是犯了阿鼻地獄的罪啊!所以你們也不知道我說了甚麼,也沒有個下回分解,你們就拍掌,這個未免太早了。為甚麼我說拆廟呢?我拆廟,我是拆那個土地廟、城隍廟、小廟,一個人住的廟,保留大廟。他既然造了有五十尺、六十尺、七十尺、八十尺、九十尺,那麼高的大廟沒人住,我把那個小廟的人,給他移民到那個大廟媕Y去。人人都不要住小廟,都住個大廟,這麼樣大廟就不空了,小廟也沒有了。

那麼小廟為甚麼不好呢?人要住在小廟媕Y,無拘無束、無罣無礙,這個時候自自在在,不是觀自在,是睡自在、吃自在、穿自在。你們信不信?這個睡自在、吃自在、穿自在、行自在、坐自在,行住坐臥都覺得自在了,這一自在怎麼樣子啊?就忘了修行了。忘了修行了,就是想的自在了,那麼不知道甚麼叫修行了。還想著甚麼?想著攀緣。這唯一的目標就是攀緣,我怎樣來拉多幾個護法來護持我呢?我怎樣能有供養呢?這一搞,就把佛教的力量都給分散了。這個居士啊,以為護持一個人的功德大,其實護持一個僧人有了錢,就還了俗了,你說這功德是大不大?說:「有那樣子嗎?」不要明知故問!這個佛教媄銂滲f啊,我們都應該拿出來說一說。那麼這樣一來,把佛教整體的力量分散了,變成各個單位了,力量就小了、弱了,不能集中來發揮它的力量。你們各位想一想,有沒有道理?

所以我說我要拆小廟,保留大廟,不是像那個馮玉祥似的,把那個白馬寺也給拆了,結果就招果報,也死了。……那麼作居士的,以為單單護持一個出家人就有了功德了,其實令你大失所望啊!甚至你一生都變成一個遺憾;甚至於你因為護持一個法師,以後就不信佛教了,這個你說多大的損失?你不知道它的嚴重性,你就糊里糊塗的幫人造了茅棚,以為這有功德。你看看造茅棚,造得這個出家人不修行了,吃自在、穿自在、睡自在,那麼久而久之就變得不自在了,所以我拆廟的道理就在這兒。你們各位細玩其味,想一想這有沒有一點道理?

……我主張將來我們佛教的出家人,自己不要保留財產,不要有財產,也就是「窮釋子,口稱貧,雖是身貧道不貧,貧則身常披縷褐,道則心藏無價珍。」我們出家人一有了錢,我知道妄想就多;妄想就多,這麻煩也就多;麻煩也就多,無明也就來了;無明一來,就造出了很多顛倒,作犯法的事情了,就因為這個錢。要沒有錢,他不會作怪;一有了錢,這個人就是人,他就被這個錢支配糊塗了,無明就遮蓋了,甚麼也不懂了,所以不要有錢。出家人沒有錢,那麼就不會那麼多還俗的,這是我的想法。

所以我覺得天主教,那個制度是很好的,所有的財產,都是歸這個教媄鋮蚨瑊z。那個神父,每一個月在甚麼地方服務,作事情,有一點零錢車馬費給他,不需要太多錢。他們大約也知道,這個錢一多了,也就會有很多麻煩。所以,天主教不要那麼多錢,這一個方法是很好。我們佛教修道的人,要也能這樣子,仿照這種的辦法,那我們佛教,證果的聖人一定又會有很多現出來。為甚麼在這個佛法衰微的時候,很少有證聖果的聖人呢?就因為被這個財色名食睡迷住了。這五欲,給一般在家人講,講來講去,他本身就中這個毒了;中這個毒,就不堪自拔了;不堪自拔啊,乃至到死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所以,這是我們每一個佛教徒,應該痛下決心,應該知道這種的厲害。我們若不修行,出家作甚麼?我們若不了生死,出家作甚麼?我們要是就為了維持生活,那不必出家可以維持,為甚麼要出家?出家,我們要痛念生死,發菩提心啊!不要把光陰都空過了,不要自己欺騙自己,不要自己對不起自己的父母,不要自己出家不修行,對不起自己無始劫以來生生世世的父母。不要自己不修行,就是和光混俗,在這兒合乎流俗。人家這樣子,我也這樣子,人家那樣子,我也那樣子,被境界所轉。這對不起我無始劫的父母祖先,歷劫的六親眷屬,他們也都在那兒等著我們去度他,我們還在這兒若無其事的,一天糊糊塗塗的,除了打麻將,就是喝燒酒,再不就吃迷魂藥,再不就吃這個五毒丸。這五毒丸,財色名食睡,吃了又吃,吃了又吃,是可憐的。想起來這個事情,你說能不令人痛心嗎?我們身為一個佛教徒,不能把佛教扭轉回來,不能令佛教發揚光大,我們是不是慚愧都應該慚愧死了。

所以,宣化一天到晚,覺得自己是佛教媕Y一個罪人,是佛教堛漱@個不堪造就者。所以,我們大家要是明白這個道理的話,就趕快把這種衰敗的現象把它扭轉過來。扭轉過來沒有旁的,就是我們人把這個自私自利的心去了,我們是大公無私、至正不偏,所行所作利人的事情,我們粉身碎骨也要作去;利己的事情,我們就怎麼樣子也不作去。要這樣子,才能把這個佛教的頹風挽救過來,把這種的絕症才能治好了它。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還存自私自利的心,那不單我們一個人甚麼都沒有了,所有的佛教都會滅亡的。所以,我有這一口氣在,我到處都要講我要說的話,我不管人歡喜聽不歡喜聽。這世間的事情就是這樣,對他自己不利了,他總是不高興的,諸佛菩薩難滿眾生的願,就是這樣子的。但是我們要盡滿人願的時候,那人人都會跑到地獄去的,人人都會墮這個無間地獄的。

各位無量劫以來的老朋友啊!趕快要發菩提心,猛省啊!我們在佛教堙A要腳踏實地,認真的,老老實實的修行,要不修行,這麼同乎流俗,合乎汙世,作一個鄉愿,作德中之賊,那是太沒有價值了。我到處都要說人不願意聽的話,那麼你不願意聽,我願意說。我不管你願意聽,不願意聽的,你最多拿把刀把我殺了,你殺了我也要說,我因為已經沒有自己了。我告訴你們,我是為大家來說話的,到處我都要為大家說話,我不為我個人,我絕對不偏私,我要有頭髮那麼多自私自利的心,我將來願意永遠,盡未來際在地獄。你們想一想,我是不是一定那麼糊塗的人?

答覆我這個問題,你覺得我是不是真得很糊塗的?這佛教徒都有責任的,不應該推諉說,這不關我的事,他們大家都這樣子,我們就都混下去算了。反正這就幾十年的光陰,這佛教滅亡,也不是滅亡到我手堙A關我甚麼事?這樣的看法,那我們就對不起佛了。我們身為一個佛教徒,不能令佛教發揚光大,我們叫一個甚麼佛教徒?這簡直是佛的不孝弟子,我們應該生大慚愧的。所以在這個情形之下,我們要用自己本有的智慧來研究,怎麼樣能令佛教改善這種頹風。我一個很愚癡的想法,就是我們佛教徒要沒有自私心,沒有自利的心,不要盡給人家去講,不給自己講;不要盡是叫人家去布施,自己不布施,自己有這個力量不拿出來為佛教,那才是真應該生大慚愧的。

你們想一想,我們所有一切的財產,生了也不能帶來,死了也不能帶去,我們不藉著有用的時候,有力量的時候,來作無量的功德,那你等著甚麼?你死了,那個財產是不是能帶到棺材堨h?是不是能陪著你永遠的?所以你不要學得那麼樣子慳吝,捨得捨得,你要捨才能得,那個捨是捨給人,不是叫人捨給自己。

所以,我從出家以後,我就不敢受人的供養。說:「法師你盡講大話,你看!現在人人都送給你紅包,人人都給你果儀,你要不受供養,那都跑到甚麼地方去了?」我老老實實告訴你們,從我出家之後,我在哪一個廟上住,所有人供養我一切的果儀,我都是也不叫人知道,偷偷的放到香油箱堙A或者放到功德箱堙A這是從我出家以來到現在都這樣子。那麼現在,我在美國所影響的這些個美國出家人,他們也是願意學我這個很愚癡、很笨的行為。所以有的就持銀錢戒,有的是坐單、不倒單;不倒單,他們也不搗蛋,不向我搗蛋,所以他們也吃一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