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81期 110年1月20日出版

難怪禪堂各找誰

◎宣公上人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開示於美國金山禪寺

金山寺打禪七是很方便的,各人可以用自己的工夫,又可以打妄想。你的妄想打得越多越好,打得越大越好。就怕你不打妄想,你若不打妄想,那就變成死水不成龍,那個水不流動。你打妄想,就是你說「念佛是誰」,這都是妄想;這個妄想特別厲害,這個妄想是個大妄想,這個妄想是個最壞的妄想,可是最壞的它可以變成最好的,最大的它可以變成最小的。

那麼你到極點了,打妄想打到極點了,看看這個妄想,這個根在甚麼地方,這叫金剛王寶劍。「念佛是誰」,這一個「誰」字通天徹地,盡虛空遍法界都是這個「誰」字,你把「誰」字這個妄想打得越大越好,就怕你提不起來。這個金剛王寶劍就是你那個智慧劍,你這個智慧劍提得起,斬斷一切的煩惱;煩惱斬斷了,那就是菩提。所以在禪堂媕Y,一般的禪堂打妄想不好,我們這兒是打妄想是好的。

那麼不打妄想好不好呢?也好的。你不打妄想就不要作那麼多工了嘛,可以休息了。我記得在香港大嶼山打禪七,這個居士也不認字,告訴他:「你參念佛是誰?」你猜他怎麼樣啊?真是聰明到極點了,他:「噢,念佛是誰?」就自己就念了,念甚麼呢?他說:「八十四歲,八十四歲。」參「念佛是誰」,他要活八十四歲;那麼這樣子究竟他活多大歲數不知道,下回沒有分解的。所以我們這兒用功,有會用功的,也可以種這個金剛的種子,種這個菩提種子。不會用功的,會不會沒有用呢?也是會種這個金剛種子。

以前有一位老修行他自己開悟了;開悟了,他前觀後觀,一看,原來以前他是個甚麼人呢?你們誰也猜不著,噢,他是個賣豆腐的!在往昔他賣豆腐,賣到禪堂堨h打坐。一打坐啊,他把豆腐帳想起來了,於是乎就說了一首偈頌。這首偈頌怎麼說呢?說得雖然不妙,但是也不太粗。一個賣豆腐的人會說偈頌,這若不是開悟了,怎麼會說偈頌呢?他說:

難怪禪堂各找誰,萬劫欠債追不遂,
我今只坐半小時,多年豆腐帳可追。

就說了這一首偈頌,說這個參禪真是妙。他說:「我是個賣豆腐的,到一個禪堂婼璅宏G,那麼這個和尚就去拿錢;到庫房去拿錢,時間很久,我就在禪堂媯扔菕A我看各人都在幹甚麼啊?這些和尚都說『誰?誰?誰?』我一看這都說誰,那麼我也坐著打坐,就是想誰了,『誰?誰欠我豆腐帳?咦,五六年以前那個王麻子買了我十塊豆腐,沒有給我錢呢!又四、五年以前,那個李瘸子買我五塊豆腐也沒有給我錢呢!噢,我怎麼這麼多年也沒有想起來?』

啊,在這個禪堂堹u是好,我如果不是在這兒坐一坐,參參禪,找這個『誰』,那麼這個豆腐帳怎麼能想起來?這真是妙不可言啊!」

於是乎他就作了這麼一首偈頌,說「難怪禪堂各找誰」,這真難怪他們都在這兒找誰?誰?誰?誰?都找這個誰?誰?我現在才知道這個妙訣,他們大約是在無量劫以來的這個欠債,人家短他們的債追不遂。「萬劫欠債追不遂」,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年頭多了,到萬劫那麼久,但是也想不起來是誰欠他們的債了。現在坐在禪堂,就這麼自己南無自己:「咦,是誰?誰短我錢啊?誰短我甚麼東西啊?」他們大約都是找找這個債的。所以他又說了,他現身說法,「我今只坐半小時」,我現在在這兒坐只坐半個鐘頭。「多年豆腐帳可追」,很多年的豆腐帳我現在可去要了,可追討了!啊,你看這個偈頌說得多好!這不是講笑話,這是真的!

那麼他作了這一首偈頌,不是作了一首偈頌就算數了,以後他天天去參禪,參得帳都要完了,他豆腐帳沒有了。沒有了,他想:「咦,在前生誰短我豆腐帳來著啊?再在前生又誰短我豆腐帳來著啊?」他就這麼參,參呢,種下一個金剛種子。所以今生他又到禪堂去,不是追豆腐帳,但是因為以前那個種子種在那兒,所以他又跑到那地方去參禪。一參禪呢,他這個機緣成熟了,就豁然大悟:「噢,原來我是這麼一回事呀!」

你看,我們在座各位究竟誰是怎麼一回事?你自己若開了五眼,也可以看一看,也可以找一找。啊,誰是我的爸爸?誰是我的媽媽?誰是我的骨肉至親?啊,我們現在怎麼鬧得跑到金山寺這在一起,這麼坐坐又跑跑、跑跑又坐坐?噢,原來這個是我以前的爸爸,那個是我以前的媽媽,那是我以前的哥哥,那是我以前的弟弟,這些個宿世的因果帳也都會明白了。所以各位呀,要想找到無量劫到現在,生生世世這個因果循環的關係,你們就好好用功,用功開悟了,知道:「噢,我原來是發願來幫著師父到美國弘揚佛法的!噢,原來如此!噢,是這樣子的!」

所以這個修道,必須要精進、勇猛、不懈怠,往前去修。也就好像你種地一樣,要栽培它、灌溉它,它才能收成,到收成的時候才能收成。如果你就把這個種子種下去,你不給一點水、一點土,不叫它有太陽光,有這種種的因緣來栽培它,它不會生長的。我們修道也是這樣子,坐到禪堂媕Y,這就是下金剛種子。這個金剛種子種上了,你要行布施、又要持戒、又要忍辱、又要精進、又要禪定、又要般若智慧。用這個般若水時時來灌溉它,用這個精進的力時時來栽培它,那麼久而久之,這個金剛種子會生出來。你若是坐一天禪,把這個種子種下來,以後就不管它了,雖然說將來會出來,但是時間不知道多久。

那麼修道的人,你也不要想快。你要想快,好像你種這個田,種到地下了,你等不了了,說:「我所種的莊稼,這個穀啊,為甚麼還不結穀呢?我幫助它長囉!」於是乎就像宋國那個人似的;宋國的人幫助他的苗長,到田媕Y去把每一棵苗拔起來一吋,幫著它長一吋。幫助它長一吋啊,做了一天工,晚上跑回家去,告訴他太太、兒子,說:「今日病矣!」說我今天太辛苦囉!為甚麼我太辛苦了呢?「予助苗長矣!」我幫助我們所種的苗長了!他這個兒子一聽:「咦,我這個爸爸甚麼時候學得這個科學的方法呢?怎麼他會幫助這個苗往上長呢?這真是奇怪,這真是奇蹟,如果有這種科學的方法可以幫助這個苗長,那一年可以種多幾次田了嘛!這個爸爸真是個好爸爸,這個爸爸真是學問不得了了,可以成為一個科學的專家了!」

因為這樣一想,就想看看他爸爸的本領,怎麼幫助苗長的?於是乎,也不等到明天了,晚間就跑到田堨h檢查一下,看一看。看一看,怎麼樣?這個苗不但沒有長,而且都乾了,死到那個地方了!啊,苗則槁矣!「其子驅而往視之,苗則槁矣」,這個苗都乾了,所以回來對他爸爸說:「我以為你有科學的方法令這個苗長,原來這個笨法子啊!這個笨法子是不能用的,你怎麼可以用這個笨法子來幫著苗長呢?」這個爸爸不相信:「怎麼會這樣?我幫著它長了一吋高。明天我去看看,一定你打妄語,你這麼懶,嗯!」第二天這個科學的爸爸跑到田堣@看,「哦,你們怎麼都這個樣子呢!我幫助你們長,你們怎麼都不長呢!」

修道若是想快,絕對是和幫助苗長一樣的,所以說「助長也無功」,你幫助它長那是不行的。所以「毋欲速」,你不要想快,「欲速則不達」,你想要快,那就不能成功。所以修道是今天修、明天修、後天還是修,一年到晚都修道。所謂「朝於斯,夕於斯」,早晨也要修道,晚間也要修道,那麼時間久了,你這個道才能成就的。

有人說:「禪宗是頓法,立地成佛,即刻開悟了。」六祖大師所傳的頓法,頓甚麼?怎麼叫個「頓」?你講來聽聽,說是很快就開悟了。你知道他現在很快開悟了,你怎麼知道他不像那個賣豆腐的,以前到禪堂堨h算豆腐帳來著呢?他以前豆腐帳算清了,所以現在這個宿世的因果債也都算清了,就開悟了。

頓漸雖殊,成功則一,何分南北。
聖凡暫異,根性卻同,莫論東西。

我以前頭一次看《六祖壇經》,就和人辯論過這個問題。那時候大約十七歲的時候。看《六祖壇經》講「頓」和「漸」,說「南頓北漸,南能北秀」,我就說了這麼兩句話,那時候很執著這個文字相,就寫了一幅對聯。這對聯說甚麼呢?「頓漸雖殊,成功則一,何分南北。」

「頓漸雖殊」,頓漸雖然是不同的。「頓」是立即開悟,「漸」是慢慢地開悟,在表面上看來是兩個,是不同的。「成功則一」,成功了的時候是一樣的。頓也是開悟,漸也是開悟;「頓」時間短一點,「漸」時間長一點。可是那個「頓」,不是頓中的頓,他也是由「漸」而「頓」。也就是他在往昔修過,栽培灌溉成熟了,今生這個機緣到了,開悟了。

如果他在往昔不修行的話,他根本一點本錢都沒有,怎麼會作生意呢?怎麼會開悟?所以一般俗人的眼光,不知道前因後果這種的關係,他宿世所栽培的你沒有看見,就看見他開悟了,這個時候你就說他這是「頓」。

不過這叫「雖頓實漸,開漸顯頓」,天台講「為實示權,開權顯實」。為實示權,我還記得靜權老法師講經,把眼睛一閉,「為實示權,權開於實,開權顯實,則實用於權」,背註解背得很清楚。那麼頓、漸也是這樣子,也是和為實示權是一樣的道理。所以我說「成功則一」,成功的時候都是一樣的。「何分南北」,不要說那個是南頓,那個是北漸,這不過是一個暫時的境界而已,你怎麼知道將來這個「頓」就不到北邊去呢?你怎麼又知道這個「漸」將來不到南邊去呢?我聽樂果老法師講《金剛經》,就把六祖大師給搬了家,搬到北方去了,他說六祖大師是北方人,「你這個北方人怎麼可以開悟呢?」這個老人講的是打機鋒的話,我當時不懂,就問老法師:「老法師,你甚麼時候幫著六祖大師搬到北方去的?」

那麼上聯是「頓漸雖殊,成功則一,何分南北」,你不要這麼多分別心,論南、論北的。下一聯說「聖凡暫異,根性卻同,莫論東西」。

「聖凡暫異」,聖人和凡夫是暫時間不同的。「根性卻同」,根性都是佛性,你不論聖人、凡夫,都是有佛性的,根性卻同。上一聯不是說「何分南北」,你何必分別有南有北呢?「頓漸雖殊,成功則一,何分南北」;下一聯「聖凡暫異」,聖人和凡夫暫時間不同而已。「根性卻同」,佛說得明明白白的,「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不過時間有早晚而已。這個「迷悟有時機」,迷、悟有早有晚。「莫論東西」,也不要論西方是極樂世界,東方是琉璃世界、娑婆世界,不要分別這麼多,所以說莫論東西。這是我在十七歲那個時候就發這麼一個狂,這麼樣講話。我希望你們美國人,不要跟著我那麼發狂,盡講一些個狂話。

你是不是也想要說狂話?若想說狂話,若是想要作一個狂人,就先要在禪堂媔]一跑。如果不願意的話,你就坐在那地方坐八萬大劫,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