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55期 107年11月20日出版

宿世的老同參


宣公上人到承天寺去拜訪廣欽老和尚。

在臺期間,上人專程到承天寺去拜訪廣欽老和尚。廣欽老和尚一生行苦行,是臺灣著名的「水果和尚」,雖然不認字,卻是個有道的高僧。宣公上人曾說廣老住世時,有股紫氣祥雲籠罩臺灣,臺灣因此得以安定。此行,上人多次到承天寺去拜訪廣欽老和尚。以下摘自《大乘起信論淺釋》。


這一次很值得紀念的,我見著一位證初果的人。雖然他不會說法,不會怎麼樣子來教化眾生,他就用他這一個樣子來影響人。在我沒去的前一天,他就告訴他的徒弟,要把那個道路都打掃乾淨了它。他說明天呢,有一個特別的人來,那麼都要預備好了。那麼第二天呢,下著濛濛的雨,我上山去見著他;見著他,他很高興的,講話就好像忘形了似的。甚麼都忘了,就像那個小孩子講話似的,啊!talk, talk, talk講了很多。


宣公上人與廣欽老和尚。

那麼他就對他徒弟講,說是我們是老同參,好幾世的老同參了。我說,好幾世,究竟幾世啊?他說好幾世了。我說,恐怕好幾劫了吧!啊?我說你,你忘了?你自己要餓死,我給你送飯吃。你記得嗎?他說,啊!有!有!

在今生,這個人就在福建住過山,他住過洞。住甚麼洞呢?住在老虎住的洞。那老虎晚間就回來了;回來,這隻老虎眼睛很亮的,看看他就走了,也不咬他。那麼等一等,這隻虎的兒子也回來了,虎崽子回來,也看看他就走了,所以老虎都嫌他沒有人味了,都不吃他。

有一次,他餓了,餓了在山上修行,餓得不能動彈了,以後就爬到那河邊上去喝一點水,又吃點草根啊、樹葉啊、水果之類的,那麼樣子,他就沒有死。那麼由這個以後,他就盡吃水果,所以臺灣他們都知道他叫「水果和尚」。

這個水果和尚,他們都說他會降服鬼。怎麼樣呢?最初他到臺灣的時候,有一個比丘尼的地方;這位比丘尼不敢住。因為鬧鬼,常常地把這位比丘尼從床上撇到地下去,推到地下去。這位比丘尼就想不要這個地方,又捨不得。那麼以後他這一個孤獨的比丘來了。這比丘尼就想拿他作一個試驗品,看看這位比丘怕不怕鬼;就告訴他:「我這兒有鬼,你怕不怕啊?你不怕,就在這兒住;你若怕,你就走。」他說我不怕鬼,就在她那兒住。住了一宿,第二天就告訴那位比丘尼,說:「妳床底下那個地方,妳刨開,那媄鉿酗@個死人在那兒。」這位比丘尼,就叫人把床底下扒開來一看,果然有一個死人在那兒埋著,有一個死屍。那麼拿走了,以後就沒有鬼了。這是一趟。

還有,他在那兒有點緣法,有個人就想要拿他作招牌,就給他造個廟在新店那個地方。造個廟嘛,就拿著他來騙錢。他們這個鄉下的人,常常拿豬羊去上供,到那地方喝酒啊、吃肉啊,無所不為。他一看這麼樣子,就跑了,不要這個廟了。那麼那時候周宣德老居士就想請他回去,他說他不回去。周宣德說:「我叫他們來請你。」他說:「來請,他們也不聽話的,我不能回去了。」周宣德說:「不聽話,我叫他們聽話。」

這位周宣德大約認識軍隊一位作將軍的,就找這個人指令叫那地方的人,派人去請他回去,說你們不請,這個不行的。那麼這個地方鄉長他們那些個人就僱轎子,打著鼓,吹喇叭,這麼來歡迎他回去。到那兒,周宣德本來和他說好了,接他回去,但是他們來,他還是:「不用了,不用了,我不回了,我不回了。你不要請我了,我不回去了。」那麼他不回去,這一班人就走了。

以後又是住在新店,不過是另外一個地方,他又修一座廟;他一個徒弟要接受這座廟,叫他不要管。那麼他又站起來就走,也不要了。所以,以後到土城那個洞去住。

我到臺灣,看見這個人還有點意思。可是雖然有意思,他不會講經說法。這次,他對我講:「哦,我也沒有讀過書,也不認多少字!」我說:「那沒有關係,六祖大師沒有讀書,不認字,成祖師。你好好用功修行,這可以的。」我想要請他到美國來;他說他老了,但是他精神隨時都會來的,他說甚麼時候我叫他來,他都會來的。所以,這個水果和尚呢,是有點意思。

我在臺灣,前後大約,頭一次十天,第二次又二十六號到十一號,大約兩個禮拜的樣子。前後,我到他那個山上去過四次。我帶人去,去過兩次;我自己去,去過兩次。那麼和他談,他都很好的,他見著我,不知道他怎麼那麼歡喜說話?他見到你,也是那麼歡喜說話嗎?(弟子:沒有說那麼多話。)他見著我笑得就像小孩子,呱呱那麼笑;他徒弟說很奇怪的,從來沒有看見他這麼笑過!

這位水果和尚,我看他很有點誠心的,但是臺灣一些個法師都罵他。一些出家人,都說他是自了漢,是啞羊僧,甚麼都不懂。

他今年八十三歲了,本來正月初一的時候,他就要走了;要走了,就面都變白色的了。好幾天以前,他就告訴他徒弟他要走了。那麼初一這天,有徒弟給他拜年的,這個甚麼的;他就說就要走了,喔!這面即刻都變白色了,精神也沒有了,頭也低下了。等完了,他有一些皈依弟子,就又哭又喊地說:「師父啊!您不能走的。現在,您要再住世啊,你不可以走的!」那麼他就沒有走,即刻又回來了。

不過這個水果和尚,他不高興人去和他囉唆。你們以後到臺灣想去見他,不要講那麼多話;講多話他就要走了。你也不要說他證初果了;誰要知道他是證果的聖人,他也就要不在這個世界上了。這個證果的聖人,他就要叫你似是而非的,你認識又不認識。你說他沒有神通呢,他又顯一點點;你說他有嘛,他又沒有。就這麼樣子,叫你這個人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