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55期 107年11月20日出版

宣公上人

談一九七四年春香港、臺灣之行

◎節自《大乘起信論淺釋》

志蓮精舍曹居士夫婦與上人合影。
志蓮精舍曹居士夫婦與上人合影。

在去年,早就預備決定到香港、臺灣走一走。因為香港十三年也沒有回去了,臺灣根本就沒有到過。那麼這一次,在香港有一點點事情,我想回去看一看,順路經過臺灣。在我一月三十號到臺灣;到臺灣,大約已經是二月一號了,或者一月三十一號。到臺灣是晚間,謝冰瑩和姚孅的父母親,還有周宣德老居士、曹永德夫婦、徐儀君、臧廣恩,他們這一些個人去接飛機。

這位周宣德老居士呢,他們在那兒等了大約等有兩個鐘頭。姚孅!妳記得你們在那兒等有多久啊?(姚孅:一個多鐘頭)一個多鐘頭。本來是那個飛機也晚一點,我出來也晚一點。這位周宣德老居士很誠心的,那兒有一條繩子攔著,不准人進來;他看見我出來,就從繩子底下鑽,鑽進來就叩頭。那麼他這一叩頭呢,這徐儀君,大約他們也就好幾個人叩頭。聽說臺灣這個情形是沒有的,過去法師到這兒,他們都沒有甚麼人這樣來歡迎。

到了臺灣就住在志蓮精舍,這志蓮精舍是一位居士造的。這位居士就是你們第一次五個人到臺灣受戒,最後和你們結緣的那位曹永德居士;他的太太信佛,以後她的先生也信佛了。這樣子,夫婦倆個又很誠心的,那麼他太太對她先生說:「我信佛,最好你能造一個講堂,家堭`常有人在這兒講經。這樣子,我覺得心奡N很安慰了。」她這樣向她先生說,她先生也很發心的,就滿她的願,造一所樓房,有四層樓。第一樓是他作生意的 office(辦公室),作寫字間。第二樓他自己住。第三樓,他的兒子們住。那麼第四樓就作佛堂。這個佛堂大約可以坐得一百二十多個人座位,不太大,有一間睡房。常常請法師來講經。

宣公上人於志蓮精舍。
上人於志蓮精舍。

那麼這一次,我到臺灣,就在志蓮精舍那兒住著。住呢,一開始也沒有人知道,很清靜地在那兒住。我因為預備在臺灣十天,然後就到香港去。等住到五天的時候,他們就有人知道了,又這個也來看我,那個也來看我,天天都很多人來見我。那麼最後第九天,因為我十號走了;在九號,他們就要求我在那兒給講講開示。講開示這天晚間,大約有八、九十人來聽開示。聽完了開示,他們又發心請我再回臺灣給他們講經,講〈普賢行願品〉。我看他們都很誠心地跪到面前來請法,所以就答應他們再回到臺灣,給他們講〈普賢行願品〉。

在沒有走之前,我從臺北到日月潭去參觀玄奘寺,又參拜玄奘法師的靈骨。玄奘法師的靈骨本來是在中國,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被日本人給搶去了。在中國這個玄奘法師的靈骨,他也給搶去!這死人的骨頭,他也都放不下它!你說這個日本哪,這種土匪的行動,是很可憐!

玄奘大師這靈骨日本給搶去了,日本投降之後,又想改過自新。所以日本人把這靈骨還給送回中國來;送回中國,他不送到中國去,他送到臺灣去。臺灣呢,因為有玄奘大師的靈骨,所以就在日月潭那兒修了一座玄奘寺。這是唐朝高僧的靈骨,想不到到現在這麼有價值了,這麼值錢了!在臺灣,成了一個名勝,所以到那兒去參觀了一次,在那兒住了一宿。

住了一宿,我也沒有吃著東西。這個果涵和徐儀君,還有一位譚果行,她們有福報,晚間吃很好的齋菜。想不到那麼高的山上有那麼好的菜……因為我沒有這個福報,所以到玄奘寺只喝了幾杯茶,這個齋菜就沒有吃著,沒有這個口福。

去玄奘寺,回來經過一座廟叫蓮因寺,有位懺雲法師帶著大專學生有七、八十人,在那兒修行,給他們講了大約有二十多分鐘的開示。回來,就到臺中佛教蓮社,在那兒吃中飯,這回我有口福了,所以,在那兒也吃過他們色香味俱佳的齋菜。

在我們沒到蓮社之前,他們都預備好了,我們一下車,蓮社媄銧N放了一掛鞭炮。我說,他拿我當鬼,來趕鬼來了。其實這不是,這是他們歡迎;歡迎啊,還有這種的舊習氣:放鞭炮。那麼李炳南老居士和許寬成教授,有很多人,還有蔡念生這一些個老居士歡迎。在那兒又給他們好像軍隊似的那些個學生說法;我一進那個房堙A就有學生說:「起立!」大家都站起來了,像軍隊很有規律的樣子。我說:「你們坐下,坐下,不要像軍隊這麼樣子!」那麼足見臺灣對學生的訓練,都很好的,很有規矩的。

在那兒吃了飯之後,又回到臺北去;回到臺北啊,這一次很值得紀念的,我見著一位證初果的人……(餘見:宿世的老同參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