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74期 109年6月20日出版

辭親割愛真出家

◎比丘尼瓻貜k師開示於二○○二年臺灣高雄華嚴法會

跟著師父上人出家不容易,我就講講有幾點不容易。第一點,因為我們都有家,和我們家堛漱H都有緣。出家,就是離開家堙C我不管和我同時出家的人對「出家」的看法,但是我自己對「出家」的看法,是要了生脫死。所以對我們親愛的人,就要保持一點距離。

可能大家聽到這一句,就認為那就不要出家、不要在佛教堙C你不要害怕!大概是我自己的因緣,因為我是很剛強的一個人,師父知道我的個性,所以他對我就是「硬對硬」,對我也是很剛強。

我們出家人有所謂「三不留」,就是三件事情你要作,隨時可以作,我們長輩不會妨礙你們。這三件事情是——參方不留、還俗不留、探親不留。所以,不要害怕!

我出家以後,我的妹妹到萬佛城來見我,剛好那天師父就說:「果修!有一個你們不認識的老出家人,他住在醫院,我要你們去服務一下,給他念佛!」我只好聽師父的話,作聽話的弟子。所以我妹妹來看我,她在萬佛城,而我去三藩市看一個老出家人。

第二次,我兒子出家,要落髮那一天,師父說:「果修!我們今天同時要辦兩件事情,一件是落髮的典禮,一件是放生的典禮,你要帶領放生的典禮!」

第三次,我妹妹在美國東部另外一個宗教的中學,她邀請師父去講法。師父就安排要和他一起從美國西部到美國東部的團員。師父又對我說:「現在臺灣要辦一個佛學院,你要到臺灣去!」所以他們去美國東部我妹妹那個學校弘法,我去臺灣花蓮。

第四次,有一年我所有家人——姊姊、妹妹、她們的孩子、我爸爸媽媽,都要在聖誕節團聚。我就想偷偷摸摸去,在電話中也答應了,說:「OK!可以!」後來師父知道,師父說:「果修!回去只是給他們看看你,有甚麼好處?」那我接受了,我沒有回去。

但是當我爸爸心臟病發作,我在萬佛城,那時候我們在聽上人講《涅槃經》,聽經的方式是「主觀智能推動力」,這個方法是,我們前一天先要背《涅槃經》某一段經文,然後上課的時候,就不知道師父會叫誰先用自己不會的語言去解釋。譬如美國人,就要先用中文,然後用英文解釋經文。

聽到我爸爸生病的消息,你要了解我們跟師父雖然久,但是不一定是最接近師父的,因為剛開始的時候,師父早就和我們說:「你們要知道,後來的人必須要給他們機會!」所以誰新進來,誰就可以有機會當師父的侍者。我們戒臘長一點的人,反而比較沒有機會接近師父。所以我聽到我爸爸的消息,我也沒有辦法直接和師父說,必須要經過師父的侍者,告訴師父我爸爸病情很嚴重。

那一天,想到我跟了師父這麼多年,我不能直接和師父談,是很不容易忍受的。那我就不管了,我就跑到女眾的佛堂去和觀音菩薩求救,也沒有去吃飯。後來師父就交代一句話,派一個比丘尼對我說:「你是不是要和你爸爸一起死啊?」師父知道我的個性,他知道那一句就夠了。所以我就下了決心,我已經二十年沒見到我的爸爸媽媽,十七年沒有看到我的兒子,那我就放下,去準備《涅槃經》,我去背,然後去上課。

你以為修行二十年了,爸爸和女兒的情會輕一點嗎?唉!師父一進來,我看到師父,師父走到我旁邊就說:「你爸爸怎麼樣?」我就很難過地頭垂下去,抬不起來,就站在那邊。這麼重的情,大概師父也發覺到,他就退後一步,然後師父說:「你好好念『阿彌陀佛』!」我心奡N想:「我不要念『阿彌陀佛』!我要念『觀音菩薩』!」師父又退了一步,說:「那或者念『觀音菩薩』。」後來我沒有回去看我爸爸,但是我爸爸又多活了七年,本來這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我的意思是,雖然我們和自己的親戚是很親近,那個親近只是要能看到、聽到、摸到,其實有的時候精神上的親近,才是更重要。我自己和親人的經驗,是經過那不可思議的事,實在是增長我的信心。我也知道我出家的因緣,大概能離我的親人遠一點是好一點的,我也不能解釋為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