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67期 108年11月20日出版

我一舉一動都是為佛教而努力

◎宣公上人開示於一九七八年/節自《華嚴經•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二》

誰有甚麼意見都可以提出來,我們大家共同討論。這個萬佛城,雖然說是我用力量來把它買下來的,但是我還要聽從大家的意見。

我在馬來西亞,或者以前在萬佛城我都說過:萬佛城是全世界佛教徒的,也是全世界人類的,也是全世界所有的衆生的。為甚麼我要說這個話?我想修道的人不應該有自私心。萬佛城是美國一塊寶貴的土地,美國是一個領導世界的國家,那麼萬佛城是萬佛共同修道的地方,共同修道的地方就不應該有自私心。那麼我想我把它全部交給美國人,這也是錯誤;我要把它全部交給中國人,這更是一個錯誤。

一般人呢,一定說我是中國人,所以交給中國人──這是一種自私的行為。我要是把它交給中國和美國人共同來管理,這也不是一個圓滿的辦法。我自己沒有能力來管理它、來支配這個地方,所以要把它奉獻給全世界所有的衆生、所有的人類、所有的佛教徒。不單所有的佛教徒,就是所有的各宗教的教徒,來共同管理這一塊寶貴的土地。那麼這樣子,這就是表示我們每一個人都沒有自私心,不但我沒有自私心,你們每一個人也都不要有自私心。

因為我們人一生幾十年,何必為自己那麼樣的執著、那麼樣的放不下!就活了幾千年,又能怎麼樣子?也是在這個世界上顛顛倒倒,染苦為樂,認賊作子。所以我決定把萬佛城奉獻給全世界的衆生、全世界的人類、全世界的各宗教徒。

如果你們無論哪一個有不同意的,可以提出來你的理由、你的看法、你的見解,大家共同討論。我的意見雖然是這樣子,但是你們要覺得不相當,不願意這樣子,我是不反對你們每一個人的意見的,我們以多數人作標準。

所以這一次開會,希望你們打電話給所有的人,或者通知所有的人。如果覺得來不及了,我們可以把開會的日期延長一點,或者延長到十月,或者到十一月彌陀誕的時候也可以的。我們不是想積極要開這個會。這個會就是關於佛教前途的一個會議。

因為現在臺灣某位法師,聽說在美國買了八百多 acre(英畝),又買了一個教堂,在洛杉磯那兒預備成立國際佛教中心,想把我們中美佛教總會也作他們一個 member(會員)。你聽說這個沒有?這是個甚麼?

不過我們主要所堅持的態度和立場,就要出家人個人不要有財產。凡是出家了,都要把甚麼都看破了、放下了。為甚麼還要有財產呢?出家人一有了財產,就有了麻煩。有了錢,他就為所欲為了,作出很多不守規矩的事情來。所以出家修道的人要是不要錢,能持銀錢戒,這就是主持正法的一部分,這就是正法住世的一個現象。所以出家人,我絕對主張沒有私人財產,在私人的名下不可以有財產。這個財產都奉獻給公家,絕對不可以存著一個自私心。

我常常這樣講,說我有生以來所行所作,都願意沒有自私心,不為自己。在十年以前,我還不敢說我真真一點自私心都沒有。由最近八年以來,我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不要有自私心。你們以後每一個人都可以來監視著我,看我所行所作,是不是大公無私的?是不是為我自己的?若有自私的地方,請你們各位告訴我,因為「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們在旁邊看得比較清楚一點。

那麼我願意沒有自私心,我可以再對你們說一遍:我如果有頭髮那麼多的自私自利的心,我願意永遠去下無間地獄,不再到這個世界上來了!為甚麼呢?這對世界上沒有幫助,盡自私自利!如果我是正確的話,我真沒有自私自利的心,我就不會墮地獄去。那麼你們各位跟著我學佛法的,學了有十年的也有,九年的也有,八年的也有。學這麼多年了,希望你們各位也把這個自私心放下它,不要有自私心,不要為自己的骨肉來憂愁。只要你往好了作,你這個骨肉,就是六親眷屬,一天會比一天好的。所以不要為自己的至親骨肉、六親眷屬來憂愁,忘了修道。也不要為自己的朋友擔心,你往好了作,自然也就影響你的朋友也發菩提心。

我因為沒有自私心,沒有一個自己,不願意有自己,所以我一舉一動都願意幫助其他人。至於我的徒弟,哪一個願意修行,不願意修行,哪一個願意出家修道也可以,哪一個願意還俗,作護法也可以。我絕對不憂愁這些個事情。因為我一憂愁,也就是自私心了。

所以不論甚麼事情,我所以說「Everything's Okay!」也就是這個道理,也就是沒有自私心一個表現。絕對不為自己,或者搞一個大的名啊,或者得到一個大的利益呀,或者得到種種的好處啊!我隨時隨地不為自己來打算,這是我現在的宗旨。

所以你們每一個人,要真正了解這個道理!我們作佛教徒的再要有自私心,那和在家人又有甚麼分別呢?就沒有甚麼分別了。絕對不為我作著想。佛教媮翮n沒有我,但是一舉一動都為自己作事,想辦法利益自己,這是錯誤的。那麼你們各位認識我、不認識我,我也不管。總而言之,我在佛教媕Y,要創這革命──要提倡佛教徒自己私人沒有財產,這個財產都是給公家,個人是為公家來服務。提倡這個道理,那麼有人聽沒有人聽,我也不管,我盡我的心去作去。

我在馬來西亞說:我是一匹馬,把所有的佛法送到每一個地方去。我又是一條道路,把所有的衆生都由凡夫這個路上,送到佛果的路上,我願意每一個人都在我身上來走路。我願意在所有的人後邊,不和任何人爭名爭利,也不為我身後的事情怎麼樣作打算。我身後的事情,將來死了之後用火把它燒了。燒了,所有的骨灰再磨成粉,摻上一點蜜糖或者白糖,來餵螞蟻,和所有的螞蟻來結緣。我就願意不留一點痕跡,甚麼形相也不留,也不留紀念堂,也不造一個寶塔,也不自己留一個肉身,我甚麼都沒有的。因為一切都是成住壞空,為甚麼又要留一個相在世界上?

說:「那你這麼樣子,你這不就是批評六祖是不對了嗎?」這也不是這麼回事。六祖大師,他是教化六祖那時候的衆生;我現在是影響現在的人心。所以我並不是說他不對,就是各行其道,各有各人的思想,各有各人的志願。我願意一點自私心沒有,所以我就願意所謂「去年窮,還有立錐之地;今年窮,錐也無」,連個錐子也沒有了,不需要立了。所以這是我的一種思想和願力。

那麼這一次到馬來西亞見著這麼多人,這一些個人也很奇怪的。他們很多人告訴我,在我沒去之前,很多人就夢見我。你說這是誰給宣傳的?如果有宣傳的話,這是誰給宣傳叫他們作夢夢著我?所以到現在,你們各位還都不了解這個情形。為甚麼呢?這個我老實告訴你們,因為這些個人,在過去生生世世,很多的時候都受過我的教化,所以這一次見著我了,他們都就好像見著親人一樣的,樂極生悲了,高興得都哭起來了。

尤其那些個小孩子,十二三歲的、十三四歲的那些個小孩子,見著我都不願意離開,這個拉著我手,那個拉著我衣服,我一個手這五個手指頭,就有五個小孩子來抓著五個手指頭,抓著不叫那個車走,不叫那個車開。有一天晚間,你們看見了沒有?在那個車上,好像不知是怎麼樣一回事,就這樣子。那麼為甚麼他們對我這樣子?我想這也是因為我不自私的一種的感召、一種感應。所以有那麼多的小孩子,本來不懂得甚麼的,十二三歲的小孩子,也都高興得不願意我離開。那麼這都是在無量劫以來,大家互相在一起,或者我作他們的師父,或者他們作過我的師父,或者我作過他們的兒子,或者他們作過我的六親眷屬,這都不一定的。但是我覺得人對我這麼好,這都是往昔共同研究佛法,一種因緣的感召。

那麼我這個意見告訴你們了,你們各位想一想,要是覺得我這個自私的師父不對的話,你就提出來反對我,說是我們萬佛城不可以送給其他人。好像那個馮某,以前最怕外邊人來參加我們這個團體,說是那外邊人要來了,他們要是就奪權怎麼辦?我那時候就對他說:「他要甚麼我給他甚麼,也還不需要奪,沒有關係。」我行持佛法,與人不同的地方,就是我不要有自私心。我也不要我自己的名譽,也不要地位,甚麼都不要的。真正從心媕Y這樣說,不是口頭上這樣說,盡來欺騙人。我從來就不為我自己甚麼事情打算一下,我一舉一動都是為佛教而努力,我自己早已經把自己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