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66期 108年10月20日出版

烈火真金 雲老和尚

◎比丘尼痗酗G○一一年四月十六日講於萬佛城

一九四八年 上虛下雲老和尚一百零九歲 上虛下雲老和尚

有人問上人:「您最尊敬的法師是哪一位?」上人說是雲老和尚。上人曾經提過:在他所追隨過的許多大和尚中,虛老對上人的助益是最多的。

一九五六年,虛老將溈仰宗第九代的法脈傳給上人。「傳法偈」云:

宣溈妙義振家聲,化承靈嶽法道隆,
度以四六傳心印,輪旋無休濟苦倫。

這「傳法偈」明確地說,要上人把溈仰宗的妙義重振起來,因為溈仰宗傳到第六、七世以後就後繼無人,等到近代,寶生和尚等人才請虛老接續溈仰宗第八代的祖師。所以,虛老殷切地表達心願,希望上人化導眾生,希望這個法脈興隆。

「度以四六傳心印」:從釋迦牟尼佛一直到上人,是第四十六代,虛老把佛陀「以心印心」的法門傳給上人。「輪旋無休濟苦倫」:不停地大轉法輪,來救濟在苦倫的眾生。那麼,上人現在又把心法傳到美國,這樣,我們跟虛老的確是非常有淵源,不可分的關係。

虛老活了一百二十歲,他的年歲,都是處在中國動亂的時代。幼時,就有太平天國起義、鴉片戰爭,又有八國聯軍、辛亥革命、清朝滅亡、民國建立,還有軍閥割據、日本侵略、國共戰爭,還歷經中共的統治……。所以,他所處的年代,是中國相當動亂、劇烈變化的時期,無論是中國的經濟、思想、人心,當然還包括佛教,都有很大的變動,這些虛老都經歷了。

他生在一個多難的時代,自己本身也是非常多難的:他一生下來就有母難,還有出家的難、修行的難,還有護教的難——幾乎被打死的事跡;因此,他的難就像跟當時的中國相映。在時代不斷地變動堙A人們會徬徨恐懼,而虛老就像慈母一樣,撫慰著大地眾生的心;又像嚴父一樣,在風雨飄搖中,在佛教飄搖不濟的時候,為我們保存了祖師道場,為我們守住了祖德清規。他還培養了很多佛門人才,為佛教作出非常大的貢獻。

萬佛聖城,有很多道風,我相信跟虛老是有淵源不可分離的關係。因為上人提到虛老對他的助益最多;所以,上人當然會把最好的給我們。上人立下的規矩制度,只要我們能夠好好地守住、發揚,這都是佛教的一股清流。我們不應該妄自菲薄,應該知道,我們是在一座寶山堶情A至於這座寶山要不要開墾,就看每一個人了。

虛老,他力不藏於身,利不藏於己,眾生有甚麼苦難,就到哪堨h。我在研習虛老的事蹟時,看到虛老的一段話非常感動:一九四九年,國民黨快要退出中國大陸了,那時虛老在香港弘法,有人考慮到虛老的安危,就說:「內地的寺院現在不安寧,老和尚何不暫時留在香港弘法利生呢?」虛老回答:「弘法自有其人了。至於我本人,似另有一種責任,以我個人而言,去住本無所容心。唯內地寺院、庵堂現在正惶恐不安,我倘留港,則內地數萬僧尼,少一人為之聯繫護持,恐艱苦愈甚,於我心有不安也,我必須回去!」這種為法忘軀,忘人無我的精神實在令人非常敬佩。

虛老這一生,志氣非常高大、非常高尚,悲心非常深,行誼非常地切實。他真正以身作則,為法忘軀。他在多種的苦難中,還為我們留下很多佛教高尚的道風。如他的雲水生涯,苦修證道。虛老雖是禪宗大德,但他禪律並重;所以,虛老每建一座道場,一定提倡戒律、整肅道風。他也重修很多祖庭,例如南華寺、雲門大覺寺、江西真如寺、雲南祝聖寺等等,都是虛老在千辛萬苦中重建起來的。

要了解虛老所處的時代,是一個不容易的時代。他重建這些道場,是在清末民初,時局非常混亂的時候。如他重建南華寺、雲門大覺寺,是在抗日戰爭的時候,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國難當頭,一切的經濟、精力甚麼的都非常短缺,可是虛老的願力非常了不起,他的德行感動很多人。所以,在他的德行感召之下,這些道場就在動亂的時代堙A紛紛建立起來。這既能讓大家學習佛法,也能在那樣動亂的時代憮慰人心,帶著大家向佛道邁進。他最後建的道場是雲居山真如寺,這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在那種年代,虛老能夠重建真如寺,這不能不說是虛老德行的感召。

虛老還有一件很特別的事:禪宗分為五家:溈仰宗、臨濟宗、曹洞宗、雲門宗、法眼宗。虛老自己本身接臨濟宗、曹洞宗的法脈,其他的溈仰、雲門、法眼這幾宗,因為後續無人,法脈已經不接了。因為虛老的道德,溈仰、雲門、法眼,法脈就接起了。所以,虛老接續禪宗法脈,同時弘傳五家的宗風。

虛老雖為禪宗祖師,卻禪教並重,講過很多經典,如《楞嚴經》、《地藏經》、《法華經》等等。虛老還為我們留下很多寶貴的佛教文史,如《佛祖道影》;《佛祖道影》始自明代,等到虛老在鼓山發現它時已經殘缺不全了。虛老將歷代的《佛祖道影》編彙重整,故將他修訂的版本,名為《增訂佛祖道影》。虛老曾送《增訂佛祖道影》給上人,請上人留存,也希望上人以《佛祖道影》自利利他。所以,上人後來在萬佛城、金山寺講《佛祖道影》,為我們講解每一尊祖師的德風,教我們見賢思齊。

清朝末年,有官員提出用廟產來興學。這件事情震驚了佛教界,當時佛教界非常擔心,就想要改革佛教。有一種激進派,要對佛教大大地改革;有一種傳統派。這激進派有些地方太過了,例如佛殿改叫禮堂;現在所謂的「人間佛教」,其因緣就是從這兒來的。

而虛老並沒有提出改革,他繼續沿用古來佛教的叢林方式,包括怎麼修持、怎麼建築廟宇、怎麼作法會儀式、規約怎麼樣……,在他所住持的寺廟中行持。這樣一來,慢慢地人心都歸向了,又把佛教歸到正統的位置上。所以,為我們保持祖德清規,為我們保存祖師道場,為我們保持道風,教導我們怎麼樣修行,這是虛老對佛教貢獻非常大的一件事情。

虛老的本身是圓融的,在那種時代之下,他也辦佛學院、律學院。在虛老所住持的寺廟,像他重振鼓山湧泉寺時,就請慈舟老法師來辦律學院。他也在南華寺、真如寺等辦佛學院。上人曾經在南華寺律學院當監學,後當教務主任。這是虛老興學教育僧才,接引後繼。

虛老也因應時代的變化,早期中共執政後說:「僧人不可募化,要自產自足。」虛老就推行「農禪並重」的制度,效法百丈清規「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禪風。在作務之時,大家以「動中取靜」來用功辦道,白天作務,晚上坐香。

虛老不止是對佛教護教而已,也積極護國護民。有幾次,都以他的德行與智慧,來化解國家將起的戰亂。虛老也啟建法會,祈國泰民安、世界和平,種種普度眾生的事蹟不勝枚舉。

節錄自《金剛菩提海》四九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