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62期 108年6月20日出版

留得清白在人間

◎文:果菡、果螢、果儒


花蓮監獄地藏菩薩雕像,李志宏(右)、典獄長(右2)、李太太 - 陳秀嬌(右3)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 師父宣公上人應邀來到花蓮成立法總道場,這是 上人第一次踏上花蓮這片土地。迎接的人群中有一位年輕人,背著照相機,跟前跟後地全場跑來跑去,忙著留下 上人弘法利生的慈悲身影。這位年輕人充滿信心地追隨 上人,一直到生命終了,他就是我們的父親李志宏。

一九九○年春, 上人在花蓮市的道場因緣不繼,座下弟子全體離開花蓮。父母親想辦法騰出家堛漱G樓空間,作為法界在花蓮的臨時流通處,並恭請法師們回來花蓮弘法及到監獄教化眾生。父親總是說,感謝 上人與法師們的慈悲,願意定期來寒舍舉辦法會、佛法開示,與大眾結法緣,讓花蓮信眾能繼續接受正法的薰陶。

一九九一年,有位周老太太將位於壽豐的小精舍及土地敬獻給 上人,於是花蓮再度有了法總的道場,上人將之命名為「彌陀聖寺」。二○一三年,花蓮道場擴大建設時,父親因為身體因素,無法同其他居士們一樣搬運重物,所以父親每天到工地誦唸《地藏經》與地藏菩薩聖號,希望能藉此幫助道場建設順利平安,此舉甚至也影響工人們在中午休息時,也隨著一同稱念聖號。


花蓮道場擴大建設時,李志宏居士每天到工地誦唸《地藏經》與地藏菩薩聖號。

父親急公好義、當仁不讓,畢生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活動,對於監獄與看守所的受刑人更是用心,他常說,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壞人,我們只是比他們幸運,少走些冤枉路,所以只要能力可及,定不吝伸出援手。數十年來,即使只有一位學生,父親也從不缺席佛學班的課程,北至桃園的女子監獄、南到臺東的岩灣軍事看守所,都有他的蹤跡。他還是監所唯一要求補課的教誨師。父親往生後,監所教化科人員來祭拜,說對父親深感歉意,平常總覺得「李居士」囉唆,老是要爭取補課時間、還要舉辦各種佛教的活動,造成行政流程作業的麻煩,所以總是會刻意「刁難」李居士。現在回想,認為他確實是個願意為大家付出、值得讓人感佩的教誨師。


李志宏居士幫助受刑的青少年

在 上人座下皈依後,父親曾與當時的花蓮監獄教化科長馬森伯伯,一同到臺北請法,希望法師們能安排時間到監獄對同學們講法。 上人很慈悲地答應:「哪埵陪W,就往哪兒去。」此後,父親伺機請法,祈求法師們能為監獄的同學說法,乃至舉辦三皈五戒、浴佛等儀式,讓監獄的同學能有機會聽聞正法。父親常說,這一路走來,感謝很多善知識、善緣的共同促成。

印象最深的是,父親為了幫助死刑犯同學,天天去陪著心懷憤慨的他們念佛號,並拜託母親每天準備點心,讓他們在念完佛號後,色身也得以慰藉。佛菩薩的大願力,讓他們在最終行刑時,仍能一路念著佛號進入法場。父母親在半夜接獲行刑通知後,立即前往協助處理後事,父親則親自替死者更衣,助念直到天亮。

父親不只幫助受刑人,有時連同他們的家人也一併開導,甚至在他們出獄後,仍盡力協助,希望他們能在社會重新立足。父親曾幫助一位出獄後擔任駕駛員工作的黑道大哥,他認真工作,也平安度過一段時光,卻又因為不堪受到上司的污辱,於是盤算重召舊時夥伴,想槍殺上司全家。正想打電話給道上兄弟時,父親竟然出現面前,他看到父親後,連忙說,「老師,我沒事。」然後就轉身逃回家。當他坐在空無一人的家中,卻聽到「碰、碰、碰」的擊聲,尋找下,發現是魚缸裡的魚撞擊玻璃所致,這才醒覺,原來他的怒氣,連魚都會到害怕。於是他趕緊到父親面前懺悔,並一起稱念地藏菩薩聖號。父親說,這也是佛菩薩的大願力,才得以平息一場可能死傷慘重的血案。


一九九八年,花蓮監獄受刑人在地藏菩薩像前浴佛。

父親上課,以講解《地藏經》為主、帶著大家一起誦念地藏菩薩聖號,佐以 上人各種開示與佛教歌曲。但獄中同學們並非每人都參加佛學班,心性也多不穩定,甚至經常做惡夢,或聽到奇怪的聲音。在鄭安雄叔叔擔任花蓮監獄典獄長時期,和父親共同促成,請雕刻家詹文魁先生完成一尊二層樓高的地藏王菩薩像,安座在監獄的花園內,希望能藉由聖像穩定受刑人浮動的心性。如今,鄭叔叔已然退休,父親也離開娑婆世界,這尊地藏王菩薩像仍在那埵w定無數惶惶不安的心靈。

父親侍母至孝,對岳母亦復如是,外婆在世時,父親常常開車載著全家人到基隆探視,無論多麼勞累,一抵達外婆家,父親一定微笑地問外婆說:「媽媽,咱來念佛好嗎?」侍奉父母,以能和顏悅色最為困難,父親以身作則,是子女最好的模範。

父親這輩子,全力奉獻社會,唯一讓他深感虧欠的人,是我們的母親陳秀嬌女士,他總是說:「很抱歉沒有讓我太太有很好的物質享受,但因為有她無怨的支持、犧牲,才能讓我無後顧之憂,放心地為社會盡一點心力。衷心地感謝她與我同心,共同成就我們的志業。」爸爸與媽媽的互相扶持與成就,不追逐世間名利與繁華,只問付出,不求回報的生活態度,是典範,也讓我們深深引以為傲。

父親往生的前一天,身體狀況看似好轉,想著要趕緊到監所補課,也想將生病的心路歷程與飽受病苦的眾生分享。但是,生命真的是在呼吸之間,十一月十四日晚上,父親狀況急轉直下,母親與我們三個小孩,在父親病榻前持續誦唸地藏王菩薩聖號,祈請佛菩薩幫助父親。十一月十五日夜間,當時父親因麻醉而呈現睡眠狀態的色身,在生命結束的最後一秒,奇蹟地張開眼睛,環視我們最後一眼。那一眼,是滿滿的父愛,還有更多的安慰。

感恩佛菩薩,讓父親在為死所迫的當下,沒有承受太多的痛苦,得以面色潤澤、微笑安詳離世,入殮時,身體仍呈現柔軟。從父親住院、手術、臥床一直到離世的過程,除了讓我們深刻體認這種很深、很沈的痛,叫作「愛別離苦」;更讓我們看到對信仰的堅定不移。父親除了絲毫不懈怠地唸佛、作功課,只要有體力,還會把握時間,從他的「百寶袋」中抽出 上人的法語卡片,將佛法與同房的病友分享,還一同稱誦地藏王菩薩聖號。

回顧父親看似平凡卻又不平凡的一生,感謝 上人及法師們,還有所有的親朋好友,讓他這輩子活得豐富、精彩,感謝您們成就了他的志業,更感謝您們容忍他,為了想要替社會作一點事的叨叨絮絮。我們的父親李志宏,沒有萬貫家財,也沒有令世人稱羨的飛黃騰達,卻也無愧於祖父對他的期許:「志」業「宏」展。「留得清白在人間」,正是他一生最佳的寫照。

如今,父親已然沒有色身的病痛拖累,身為子女的我們,衷心地祈願父親能永出五濁,常辭六趣,忍證無生,地登不退,跟隨佛菩薩好好修行,可以繼續利益眾生。也期待將來,我們靈山會上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