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42期 106年10月20日出版

虛雲老和尚出家的因緣

◎一九八一年七月十六日至二十二日禪七.宣公上人開示於萬佛聖城萬佛殿


志不退,願不退,行不退,一心一意向前精進。

虛老是湖南省湘鄉人氏,俗姓簫,父玉堂公,曾任福建省泉州府知府之職,為官清廉,愛民如子。年逾四十,膝下無子。夫婦到城外觀音古寺求子,心誠則有感應。回府之後,夫人果然懷孕。十月期滿,夫婦同夢一位老者,長鬚青袍,頭頂觀音,跨虎而來。驚醒,胎兒降生,乃是一個肉團(八地菩薩,才有此境界),母驚嚇而氣絕。翌日,來了一位賣藥的老翁,用刀將肉團割開,內埵酗@男嬰,由庶母撫育。虛老因為有善根,不歡喜讀儒家的書籍,對功名視為浮雲,可是對佛經頗有興趣,所以在年少就萌起出家修道的念頭。有一次,逃到福州鼓山擬出家,被家人找回。其父遣之回湖南老家去,請二叔嚴加管教,杜絕其出家之念。

虛老是獨生子,三叔很早就往生,沒有兒子,所以就成為「一支兩不絕」的繼承人。按照當時的風俗,可以娶兩個太太,一個是父母的媳婦,一個是叔父的媳婦。使兩支都有後代,可以延續香煙。這是一舉兩得的事,一般人求之不得,可是虛老認為是苦惱事。為傳宗接代的使命,奉父叔之命,在十八歲時,和田氏及譚氏二女,同時舉行結婚儀式。這二女都是名門閨秀,深明大義。結婚之夜,虛老向二女約法三章,有夫妻之名,無夫妻之實。保持童真之體,三人同居,互不侵犯,相安無事。

次年,虛老決心出家修道,徵求二女同意(此二女後來出家為尼),偷偷離開溫暖的家,來到福州鼓山湧泉寺,禮妙蓮長老為師,名演徹,號德清。虛老深恐被家人再找到,所以在深山巖下修苦行,飢時吃松子和草葉,渴時喝山澗之溪水。這種苦行,非一般人所能修持的。所謂:「穿人所不能穿,吃人所不能吃,忍人所不能忍,受人所不能受。」面臨種種考驗,而他受之泰然,不但不覺得痛苦,反而感覺快樂。

三年之後,為了親近善知識,為了研究佛法,於是到處參方。凡有高僧大德所在之處,無論千山萬水,也擋不住他求道的心,跋山涉水去親近善知識,得到法益。在參方的期間,處處受到歧視。可是虛老本著堅忍不拔的意志,為求法而忘己,雖然經過多次的挫折,也不灰心,不變初衷,勇猛向前,精進學習。這種精神,使人欽佩,令人效法。後來,為報母恩,發心三步一拜,從普陀山拜向五臺山。三年的時間,完成志願,功德圓滿。以下述虛老在三步一拜,發生感應道交的小故事。

虛老拜到黃河岸的時候,正逢天降大雪,三天三夜下得不停。他住在小草棚中,又飢又寒,已經失去身體的知覺,不省人事。醒來時,發現有一個乞丐為他做飯,吃了之後,恢復元氣,於是繼續朝拜五臺山。後來到五臺山,才知道這個乞丐原來是文殊菩薩的化身。

虛老在九華山住茅棚的時候,聽說揚州高旻寺打八個禪七,就去參加。從九華山沿著江而行,當時正逢大雨季節,江水氾濫,水漫路面,不慎失足,掉落水中,漂流二十四小時之久,流到采石磯的附近時,被打魚的網撈上來。這個時候,虛老已經奄奄一息。漁夫通知附近寶積寺,抬回寺中,而被救活,可是七孔流血,病況十分嚴重。休息數日,為法忘軀,所以將生死置於度外,仍然到高旻寺參加禪七,不改變初衷。高旻寺的規矩非常嚴格,執行非常認真,如果有犯規,即打香板,毫不客氣。主持月朗禪師,請他代職,虛老不答應;遂按規矩打香板,虛老接受不語。但經責打之後,他的病勢加重,血流不止,病況危殆。

有人在想:「虛老這麼樣用功修道,為什麼護法神不護持?還讓他掉在水堙H」其實,還是護法神在護持。不然的話,漁夫怎會用網把他打上來?所以在冥冥之中,都有佑護。這也是生死的考驗,看他遭受這次的災難,有什麼感想?是不是生了退道心?「啊!我修行多年,又讀經,又拜懺,又燃指,又住茅棚,種種的苦行,我都認真去修,為什麼一點感應也沒有?算了吧!我不修行啦!我要還俗,過五欲的生活。」如果這樣一想,就不會做禪宗五宗之祖師了。高旻寺的規矩最認真,彼此不准講話,就是同住之人,互相不知姓名。虛老在禪堂堳雃u規矩,雖然病得很厲害,仍然隻字不提,也不說出落水被救的事,只是一心一意參禪。二十天後,病況好轉,此乃蒙佛菩薩之加被矣!

有一天,采石磯寶積寺住持德岸法師,來到高旻寺,發現虛老在凳上端然正坐,容光煥發,大為驚悅,於是乎將虛老落水被救的事,向大眾宣布。眾人皆欽歎不已。禪堂內職,不令虛老輪值。至此,能一心參禪,直至一念不生的境地。

在第八個七的第三天晚上,開靜時,當值斟開水,不慎將開水濺在虛老手上,茶杯掉地,杯碎之聲,聞而開悟(明朝時紫柏禪師聞碗碎聲而開悟),乃說偈曰:

杯子撲落地,響聲明瀝瀝;
虛空粉碎也,狂心當下歇。

又說:

燙著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語難開;
春到花香處處秀,山河大地是如來。

開悟之後,離開高旻寺,更努力精進,雲遊四方,勤訪善知識。後來到雲南,重修雞足山的寺院,因為經費不足,所以到南洋去募款。搭船到新加坡,在船上患病。下船後,因為沒有護照,英國人認為是傳染病,送到傳染病院;也就是說,就在該處等死。後來才被送到極樂寺閉關,不久病癒。又到泰國去募款,在某寺掛單,入定九天,似死而非死,驚動泰京(曼谷),上自國王大臣,下至老百姓,都來皈依虛老。信徒供養,布施鉅金,匯回雲南,作為建寺之需。

一九四七年春,南華寺傳戒,我才和虛老第一次見面。現在還記得,當傳完戒之後,虛老受點刺激,喉嚨發炎,不能說話,當時不便詳問,經過醫生的治療,才開始慢慢痊癒。

虛老一生,所受困苦艱難,真是一言難盡!我相信沒有任何人能夠經得起這種的折磨。他老人家在這一世紀中,自度度他,自利利他,許多出神入化、祥瑞之事,不勝枚舉。今天簡單向各位介紹虛老一生的事蹟,希望各位學習他老人家忍苦耐勞的精神。

現在的出家人,坐了幾天的禪,就想有感應,就想開悟得大智慧,這未免貪心太大了。虛老一生之中,捨生忘死,才把本來面目認識清楚。我們受了什麼苦?做了什麼功德?就妄想開悟,簡直是幼稚的想法。修道人,要志不退,願不退,行不退,一心一意向前精進,所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不管成就如何,只要發菩提心,努力修行,不要有所企圖,什麼五眼六通?什麼神通妙用?這不是修行所究竟的成果。切記!不要一天到晚,想神通,想開悟,那是修道的絆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