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40期 106年8月20日出版

【高僧傳】覺賢法師

(佛馱跋陀羅法師)晉•天竺迦維羅衛人

◎宣公上人一九七○年十一月三十日講於美國佛教講堂

今天再向各位介紹一位大德高僧。這一位高僧已經證得阿羅漢果,是誰呢?一定不是你,一定不是我。他的名字叫「覺賢」;他所覺悟的都是聖賢。這位高僧真是高到極點,為什麼?他和釋迦牟尼佛同姓,姓釋迦,和釋迦牟尼佛是一家人。他生在舍衛國,也就是豐德國。這個國家「國有五欲財寶之豐,人有多聞解脫之德」。他是甘露飯王的後人,他這個種族雖然是貴族,很尊貴的,可是他的命運不太好,怎麼呢?生出來三歲,父親就死了。你們都知道,人生出來若沒有父親叫孤兒,「幼而無父曰孤」。他父親叫什麼名字呢?叫「法日」,梵語「達摩修耶利」。他的祖父叫「法天」,梵語就叫「達摩提婆」。

這位高僧生出來三歲,父親就死了,變成孤兒,沒有人慈愛他,就剩母親來撫養他、照顧他;這是最不幸的。到五歲的時候,母親也死了。一個五歲的小孩子,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你說苦不苦?若是一般小孩子,哭哭喊喊找爸爸、找媽媽,沒有什麼意思。可是他呢?很聰明。他爸爸死了;又待兩年,媽媽死了,他也不怎麼哭,說人生是太苦了。他外祖父聽說這個外孫子,父親也死了,母親也死了,他很聰明,像大人似的懂人性,就把他接回家收留去了,take care 他(照顧他)。

外祖父一看他這麼聰明,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這樣好了,你出家作沙彌,這是最好的。於是乎外祖父就度他作沙彌了。這一作沙彌,正可以說是「得其所哉」,就是他所應該作的事情,他作了。在這一班沙彌之中,他年紀雖然小,但是聰明,智慧很大。一般人讀經書,要讀一個月,才可以讀完一部經;他呢?一天就讀完了。他的師父就想:「這位小沙彌太不可思議了,你讀一天就可以比其他人三十天讀的都多,若不是聰明絕頂,怎麼會有這樣的情形?」這是在年十七歲的時候。他讀佛經讀了很多,有幾百萬卷。這些高僧都是讀幾百萬卷經的;不是像你這位高僧,現在一部經、一卷經,大約也背不出來;或者《心經》還可以。

他有一位同參叫什麼呢?叫「僧伽達多」。僧伽達多這位沙彌和覺賢最要好,很佩服他的聰明才智。他們在一起住了一年多,可是也不知道這位覺賢同參是個什麼境界。有一天,僧伽達多在一間靜室堙A把門在媄鞃磥W打坐,從這打坐中,看見覺賢法師來了。他很奇怪地說:「我這門鎖著,他怎麼可以進得來呢?」就問:「你幹甚麼來呀?」覺賢法師說:「我方才到兜率天去,問候彌勒菩薩才回來。」本來是一個人來的,但是說完了話,就沒有了,看不見了。

僧伽達多想:「這是個聖人,原來這位老朋友、這位老同參已經證聖果了。」於是乎以後就很注意他,常常看見他有種種的神變,現出種種的神通。但是你若不注意,就沒有人知道;你若一注意,就覺得是和人不同的。僧伽達多以後就用最恭敬的這種禮貌,來請問覺賢法師。因為他是以至誠懇切心來請問他,覺賢法師也就對他講了,說他已經證得「不還果」──證了三果阿羅漢。但是他的志願是願意遊化四方,到各國去弘揚佛法,教化眾生。

這時候,他們兩位就到罽賓國。罽賓國是當時一個國家的名字。偏偏這時候,在姚秦那兒也有一位法師到罽賓國去,這位法師叫甚麼名字呢?叫「智嚴」。智嚴法師到罽賓國一看,這些和尚在這兒,威儀嚴整,清淨修行,都是很如法地來修道。就說:「啊!我們中國的和尚要是像這樣子就好了!可是我們中國現在沒有善知識,所以也就沒有人有機會可以開悟。」於是乎就發心想在這個地方,請一位善知識回到中國。

他就請問大眾,說:「您們哪一位可以大發慈悲,行菩薩道,到我們中國去教化眾生?」當時在罽賓國,有很多和尚、很多比丘,大家就推舉覺賢法師。說是:「覺賢法師是北印度的人,他生在貴族的家庭,很小就出家修道了。出家修道又遇著大善知識,印度一位大禪師叫『佛大先』,他跟著這位大禪師、大善知識學的佛法是深不可測,所以他可以去中國弘揚佛法,是最好的一位人選。」人選,就是選擇一個人。那麼當時,佛大先禪師也在罽賓國這個地方,就對智嚴法師說:「你若想振興佛教,令佛法發揚光大,來教化僧人,這位覺賢大師是最相當的一個人。」

於是乎智嚴法師就向覺賢法師請求,請他到中國來。最初他不答應。智嚴法師就跪到他面前不起身,一定要他答應。跪了多久呀?大約最低限度也一、兩天的時間。覺賢法師因為是個證果的聖人,也就慈悲心大發,答應了,說:「好了,我同你去!」因為當時不像現在交通這麼方便,願意坐飛機也可以,願意搭巴士也很方便,或者坐火車,或者坐私家車。當時沒有這些交通工具,要走路的。他是證果聖人,本來可以一飛就飛到中國來。但是不能夠,為什麼不能夠呢?因為太驚世駭俗,令一般人太驚奇了。所以他不這樣作,就走路,也是背起 sleeping bag(睡袋),一天一天走。一走,走了三年多,才走到交趾國。

在這三年多,經過六個國家。這六個國家的國王,一聽說他要到中國弘揚佛法,都很高興的,也都盡心竭力來供養他。走到交趾國,就是現在的越南,他就不走路改搭船了。這個船走走,順著海這麼往中國走,走來走去就遇到一座山。他對擺船手說:「我們可以在山這個地方停一停,不要向前走了。」船主說:「我們這是在海上,這個光陰是最寶貴的,怎麼可以在這兒停呢?不可以的。並且現在又順風,這順風是很難遇的,這風吹著,我們這個船也跑得快一點,這不能停的。現在這時間不可以耽誤的。」就不可以 lost time(浪費時間),就不肯停。這船走走走,走出兩百多里路,颳起大風來了,把船都給颳回來,颳到那座山的地方去了。這一班人才知道,原來這位沙門是有神通的。於是乎全船上的人都皈依他,拜他作師父,都爭著來供養這位師父。

過了幾天,這個風停了,這些人又要開船走了。他說還不要開船走,那麼有的不聽他話,就開船走。走了沒多久,船在海堻翻了。那麼他沒有坐這船,當然就不會翻了,就在這兒停著。有一天晚間,他叫船主和所有的人,說:「我們現在開船走,趕快開船走!」在晚間,誰也不肯聽他話,都不開船走。他說:「你們不走,我走了!」他把纜繩打開來,自己擺船就走了。他走沒有多久,剛擺大約一個鐘頭的樣子。哦!這個土匪就來了,把沒有開走這些船上的人所有的財寶都搶去了。所以這些人就知道這位沙門是不可思議的!

那麼,他坐這個船走,走走,到山東,在青州登岸。這時候鳩摩羅什法師正在長安,他就到長安去見鳩摩羅什法師。鳩摩羅什法師一看見他,非常的歡喜,說:「哎呀!你可來了,我現在正需要你幫助呢!」兩個人就研究翻譯的工作,鳩摩羅什法師有什麼疑難的問題,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都請問覺賢法師,所以他對翻譯經典是很有幫助的。有一天覺賢法師說:「你翻譯的經典,看起來很普通,沒有什麼很特別,為什麼你名譽這麼高?一般人對你印象這麼好?」鳩摩羅什法師說:「喔,大約因為我年紀大的關係。」

古來的人,自己不明白的道理,不是說我不明白也不問人,我一問人就好像沒有面子了,沒有這種心理。他自己不明白,就請問其他的人。鳩摩羅什法師的聰明智慧,本來已經很高的,但是他還要請教覺賢法師。

這個時候是姚秦的時代,太子叫姚泓。姚泓聽見覺賢法師是辯才無礙,智慧無量,就想聽覺賢法師來給他說法。於是乎就託鳩摩羅什法師向他講,請他到宮媄銗h說法。鳩摩羅什法師和覺賢法師商量了很多次,以後得到覺賢法師應許了,就到宮媄銗h說法。

在說法的時候,鳩摩羅什法師就請法,他請什麼法呢?他請問這個法怎麼樣才能空?用什麼方法才能空這個法?覺賢法師答覆說:「眾微成色,色無自性,故唯色常空。」這個意思是眾微塵聚到一起,就有個色相。可是雖然有色相,但是它沒有自性,所以就在色上當體即空,在這個色的本體就是空的。他這樣子答覆鳩摩羅什法師。

鳩摩羅什法師知道大家還沒明白這個道理。於是乎又問,問什麼呢?說:「以極微來破這個色,那麼在一粒微塵,這個時候是怎麼樣子呢?」覺賢法師說:「一般法師認為:要把一粒微塵也破了,這才算空。我想不是這樣,我想不需要破這一粒微塵也就是空。」

鳩摩羅什法師知道一般人還是沒明白,又問:「然則一微是常嗎?」這個一微,它是一個恆常不變的嗎?覺賢法師答覆:「以一微故眾微空,以眾微故一微空。」以一粒微塵積為眾多的微塵,所以一粒微塵是空的,本來就是沒的。那麼眾微塵是一微塵成立的,所以說「眾微塵故一微空」,因為一微就是一個,眾微要是散了,那麼一粒微塵也空了。

當時一般的法師,就說覺賢法師講得不對。他這個講法,當時一位寶雲法師翻譯這兩句話,或者沒有翻譯得太清楚這個意思,一般人就說是覺賢法師認為「一微」就是「常」了。

他解釋其實這不是的,因為單單一粒微塵是個色相,但是色無自性,所以是空了。積聚眾多的微塵在一起,雖然是色,但是這個色是眾多的微塵積聚而成的,所以你要把它分析開,也還是空的。

有一天,當時一些中國法師就問難,想與覺賢法師辯論這個問題,又叫大家請問這個問題,覺賢法師說:「夫法不自生,緣會故生。緣一微故有眾微,微無自性,則為空矣。」「法不自生」,法不孤起,它不能單單的生起來;「緣會故生」,因為有這種因緣,它才生。緣生無性,沒有自性,所以說當體就是空的。這是講空的道。

在當時,姚興是最相信佛法的,是他請鳩摩羅什法師來的。那麼他供養出家人,供養多少?供養三千多人。當時這三千多出家人都是常常到宮媄鋮茤飽A和宮媄銂漱H、和一些作官的人都有很好的交情。因為皇帝信佛敬僧,這些宮媄銂漱H也就都信佛敬僧,對出家人非常恭敬。這些文武百官,也都是恭敬僧人。這些僧人看皇帝都恭敬他們,所以就常常到宮媄銗h,這都是屬於一種攀緣的性質——你修行不修行,跑到宮媄銗h幹甚麼?一般中國的和尚,不單現在的攀緣,當時也是一樣攀緣。就覺得自己是很有地位了,很好。

唯獨覺賢法師不去宮媄銦A不帶著他的徒弟去攀緣。他不去攀緣,世間的事情很奇怪的,你不和他一樣,他就妒忌你。譬如在一班壞人,就你一個好人;你若不參加壞人這一黨,這壞人就對你很不滿意的,表示他是最好的。所以當時一般僧人都是這樣子。那麼覺賢法師不這個樣子,一般人對他也就不太滿意。明的是說他真修行,背地堣j約說他很多壞話。覺賢法師也多多少少知道這個情形,因為他已經證到三果阿羅漢,一定會知道。

知道呀,就等著要回印度去。他徒弟當時有幾百人那麼多,就對徒弟說:「我昨天看見印度有五艘大船向中國開來了,不知道多久能到中國?到中國,我就要走了。」這麼樣講,他的徒弟就各處去說:「你們中國的和尚哪一位也不行,我們師父昨天晚間說看見印度來了五艘大船,若沒有天眼通怎麼能知道?」給各處這麼一傳,傳出去啦!所以惹事都是徒弟惹出來的,什麼麻煩也都是由徒弟惹出來的。你收徒弟就有很多麻煩,所以我不希望哪一個相信我,你們就是皈依我的,我希望沒有人相信我;沒有人相信我,我就沒有那麼重的責任。

各處這麼一傳,傳出去啦!這令人更妒忌了,「哼!你這個妖言惑眾!」當時關內那些和尚就都反對他的說法,說這簡直是標異現奇,他故意炫示,令人來相信他,很多人就譭謗了。譭謗是一件事,他幾百個徒弟媕Y有不少打妄語,講大話的,很多壞的。譬如說什麼呢?自己也不修行,就對人講說自己也證果了。或者有的說我證初果了;那個對人講說,我已經證二果了;有的又說,我證到三果了。他這些徒弟,就這麼樣講。

這一講不要緊,覺賢法師也沒有管這個閒事,也沒有說是:「你不可以這樣子呀!你沒有證果,不可以說證果了。你假充證果,這有罪的。」因為這些個壞徒弟,就想叫人相信,你看我說話靈驗呀!我又知道什麼呀!你將來有什麼什麼呀!盡用這種假的言論來騙人,自己也不修行,就想騙人。就這麼樣子,覺賢法師也沒有管,這個又傳出去了。

傳到外邊,這一些中國和尚就:這不得了,放不下他啦!當時有位道恆法師,是中國法師媕Y一個很高位的,就對覺賢法師說:「你現在說你知道在印度有五艘大船來到中國,佛自己都不准說他所得的法。」就是佛都不准說自己得到什麼什麼果位啦,怎麼樣啦,佛有這種的戒律。「你現在竟造謠言,根本沒有這麼回事,你就說由印度來了五艘船,這簡直有什麼證據呢?」當時因為也不能打電報,也不能怎麼樣去查問,沒有現在很快打個電報,或者打個電話就知道:印度是不是有五艘船來?當時也不知道,所以道恆法師就說他打妄語,說:「你的徒弟,這個又說證果,那個又說他沒有證果。你這個這樣講,那個就那樣講,你自己的徒弟都管不了,你還能教化人?」

在這個時候,就因為說有證果,聽說國家要干涉,把他一些個徒弟嚇得有的改個名字就跑了,有的晚間跳牆就跑了。這些徒弟就怕有麻煩,都跑了。一跑,剩沒有幾個徒弟了!有多少呢?還剩四十多個。本來他有幾百,現在剩四十多個。道恆就來遷他單,說:「你徒弟都這麼樣子不守規矩,在佛的戒律上,這不能共住的。從今天開始,你趕快想法子快走,這兒不能留你,你趕快要起單走了。」

覺賢法師說:「好,起單走,沒有什麼問題。我這個身體好像飄蓬似的,沒有什麼問題,我的去留不成問題的。但是,最可惜我的抱負一點也沒有說出來,這是很遺憾的一件事。」這樣子,他就帶著一些個徒弟,有一位叫慧觀的大徒弟,還有其他四十幾個徒弟走了。

他走了之後,姚興聽說了,就問道恆:「覺賢法師是抱著道到我們中國來的,想來提倡佛的遺教,你怎麼可以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就趕他走了呢?這是不對的,你不可以因為一點小事,就令萬人失去導師了(這個萬人就是所有的老百姓),都沒有這種善知識了,這怎麼可以呢?」於是乎就下命令去追,趕快派人去把他請回來。後邊追上了,覺賢法師對這位使者說:「我知道皇帝陛下是很慈悲的,對我特別有恩。但是我現在不能再回去了,請你回去告訴皇帝,我們現在不能聽他的命令了。」於是乎晚間連夜就帶著徒弟跑了。

一跑,帶著徒弟向什麼地方跑呢?向廬山跑去。廬山當時有慧遠法師在那兒提倡淨土法門。他因為久已聞名覺賢法師在長安那個地方,幫著鳩摩羅什法師翻譯經典,對他很仰慕的,聽他來了,高興得不得了。兩個人一談,就像多少年的老朋友才又見面了似的。覺賢法師也在這兒幫著慧遠法師來翻譯了很多經典。在廬山,當時住的地方是很簡陋的,就是很馬虎。覺賢法師對住的問題毫不注意,一般人來親近他,供養他什麼東西,他也不接受,不受人供養。

這樣過了一年多,他從廬山又走了。走到甚麼地方呢?到江陵,江陵大約就是現在南京這一帶。他每天都出去乞食,他乞食,不論貧賤富貴,一律平等乞食。這個時候,宋武帝座下有個將軍,這位將軍叫袁豹,他平時不信三寶,不恭敬僧人。覺賢法師同他徒弟慧觀等,到袁豹那兒乞食。因為袁豹不相信三寶,雖然是外國的法師來了,也對他們很薄的,就是不優厚地待遇他們,齋飯也很馬虎的。

談到齋飯的問題,吃齋的人要把齋飯調理好;若不調理好齋飯,不能修行,所以飲食也是非常重要。尤其吃齋的人應該常常換,譬如今天吃白菜,明天就吃蘿蔔,後天就應該吃豆芽菜或者粉絲,都要輪著來換。要做得不是像肉那麼香,但也不是像屎那麼臭,人吃了,才會比較好的。

袁豹這個齋菜做得半生半熟的,飯煮得也是一半硬、一半爛的,就是半生熟的,大約這些人都沒吃飽。袁豹也看得見這些出家人都沒吃飽,就都不吃了,就說:「哎!你們都沒吃飽,再多吃一點,不要緊啊!你們很少到我這兒來化緣,我沒有好供養,你們吃一定要吃飽啦!」覺賢法師就說了,說什麼呢?說:「你呀,心太小了!你供養的心有限,不廣大,所以現在你的飯已經沒有了,你還叫我們吃什麼?」袁豹還不相信,就叫人說:「不會,不會,快添飯。」這添飯的人說:「沒有了,要再給另做了。」袁豹奇怪,和尚他也沒有到廚房去看我的飯,怎麼就知道沒有了呢?心奡N有點奇怪的。

又過了一個時期,袁豹問慧觀,這位慧觀是中國人,就問他說:「這位沙門是個何如人?」這位沙門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慧觀法師說:「這位沙門德高無量,非凡可測。」說他這個道德最高無量,凡夫的人不能知道他,沒有法子來測度他的這種境界,也就是所謂不可思議的境界。袁豹更歎異了,「哎!這世界還有這樣的人?」因為他不可思議,於是以後就請他到南京那地方去住,住這座廟叫「道場寺」。在這兒住了一個時期,覺賢法師非常地儉樸,和中國人這種習慣完全都不相同,所以當時就得到很多中國的比丘、比丘尼恭敬供養他。

以後他又翻譯了《華嚴經》,《華嚴經》前邊有三萬六千偈是他翻的。在這個時候,又幫著法顯法師翻譯《僧祇律》。以後在元嘉六年往生了,往生時七十一歲。這位證果的聖人,常常顯神通,就被人妒忌、遷單了。在他的這些個弟子媄銦A只有四十幾個對他是真正相信,跟著他逃走,其他那幾百個都跑了。這是覺賢法師簡單的履歷。

覺賢法師因為說有五艘船從印度到中國來,當時這些法師就說他講的不對。以後他到江陵的時候,果然就有五艘船是印度來的。一般人一問,這五艘船果然就是當時他所說的。

因為這樣子,一般人就對他更相信了。所以慧遠法師也對他印象特別好,就替他寫信告訴當時長安這些個僧人和姚興皇帝,說他們當時是一種誤會,替覺賢法師解釋這種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