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339期 106年7月20日出版

從「念佛法門」四字
淺談念佛法門

◎比丘近梵法師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於臺北法界結法緣

那什麼是「法」呢?法就是佛法,其實法法皆是佛法。佛法雖然講八萬四千法門,但是不離開我們的日常生活──行住坐臥。因為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如果我們像佛一樣真正覺悟了,就不需要法。為什麼有八萬四千種法呢?因為我們眾生有病才需要法。眾生有什麼病呢?有貪嗔癡三毒的病,有習氣毛病的病。種種的貪愛,種種的執著,都是病。佛是一個大醫王,他開了很多處方,每一個法門都是法藥。你去看病,醫師一定要對症下藥,否則病不會好。佛也是如此,佛知道你有什麼病,就給你適合的法藥。佛治病不像世間的醫師,世間的醫師只會開處方幫我們治療身體的病,治療之後,或許會好,或許不會好。有些醫師也看心病,幫人做心理治療,但是效果還是有限。但是佛不一樣,佛可以治療眾生身心的病。我們身體有病,誠心念佛,這個病就會好。你誠心念《大悲咒》,這個病也會好。你誠心念經拜佛,這個病也會好。我們的心理有病了,更需要用種種的法來修行。

這個法,其實是用來對治我們眾生的病。如果我們沒有病,就不需這個法。所以為什麼說本來沒有法,沒有法就是大家都成佛了,就不需要法。如果還有眾生在這個世間,就需要法。

你到底需要什麼法?這要看因緣。很多人學佛不知道哪個法門跟自己比較相應,你一開始的時候可以都嘗試一下。有些人念佛念得很歡喜,就是跟念佛法門相應,應該繼續好好念佛。有些人喜歡拜佛,拜佛拜得很歡喜,這也是一個修行法門,那就好好拜佛。有些人喜歡拜懺,那也是一個法門。有些人喜歡持咒,那也是一個法門。有些人喜歡參禪,那也是一個法門。只要能夠讓你一心修行的,都是對治我們身心毛病的法藥。任何法門都可以的,不用執著一定要修哪一個法門。你就根據自己的狀況,一門深入,好好的修。那別的法門要不要修呢?要修。別的法門可以隨緣隨力,也就是隨這個緣分,隨你的力量來修行。就像今天有念佛法會,你本來喜歡參禪,但是來隨喜了,就是來練習。如果你本來就修念佛法門,那更應該來參加。其他的法門,我們如果有時間、有力量、有緣分,都可以修行。法門不怕多,你如果修了,就跟這個法門結一個法緣,跟這個法就有緣份了。下次你遇到這個法,很快就會被這個法攝受了。或是你修這個法,很快就會有感應。有時候我們會說,我修這個法就好了,如果你有把握,那沒關係,你就繼續一個法門好好修。如果你覺得哪個法門你也喜歡,也可以兼修那個法門。就像我剛剛講的那個法師,手術很危險,她知道要念佛,可是那個時候偏偏念不出佛,還好她還知道有《大悲咒》可以念。《大悲咒》念不下去了,還好她還知道有《六字大明咒》可以念。當我們很慌亂、無助的時候,至少我們還知道有一個法門可以用。就像我們人掉到水堶情A你知道還有一根木頭可以抱住,法門就是有這麼一個作用。

最後來講念佛法門的「門」,我們都知道房子一定有個門。門的定義叫能通,也就是通過這個門,到另外一個境界去。在世間需要有一個門,我們才能夠到房子堶悼h。同樣的,「法」也需要有一個門,你才知道怎麼來修行這個法。否則,你摸不著門路,就不得其門而入,就不知道怎麼修行。每個法門都有一種修行要訣,譬如念佛法門,看起來很簡單,就是一心念佛,很專心的根據這個法門念「南無阿彌陀佛」。如果我們得到門路,那就容易修行。如果連門路都找不到,還在門外,就不知道怎麼修行了。現在有一個念佛法門,讓我們可以進入到佛法堶悼h。以後這個法門修學有成就了,你再學別的法門,都會很容易的。念佛法門在末法時期是最對機的,因為它最穩當、最便捷。也就是說,只要你念佛,佛就會念你。我們往生的時候,佛就來接引我們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如果我們不念佛,會不會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呢?你修別的法門,應該也會去的。譬如說,你修普賢十大願王。普賢十大願王在我們臨命終的時候,也會把我們帶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但是不修行的人,他不念佛,會去嗎?應該去不了的。因為即使佛慈悲來接引他,這個人也不知道要去。

就像有人打電話到你家,你都不知道要接電話或是不願意接電話。所以念佛法門在目前來講,其實是最容易的修行法門。

萬佛城有一個居士,每次上台結法緣,總是喜歡用「老先生」來稱呼他父親。他說,老先生喜歡打坐,第一次從洛杉磯到萬佛城,就請教上人自己應該修什麼法門?老先生告訴上人自己喜歡打坐,是不是應該繼續參禪?上人就說,他應該要念佛。上人告訴老先生,因為他年紀大了,念佛是最方便,最容易的。因為參禪要成就,需要幾十年的功夫。老先生很聽上人的話,就開始一心念佛。可能因為平常打坐參禪,所以能夠很專心。後來老先生走的時候,非常的安詳。如果我們念佛念到臨命終的時候都還可以繼續念佛,那才是最重要的。千萬不要臨命終的時候,還想掏出一疊鈔票來數一數。

昨天我來參加讀經班,下午有一堂打坐課。有一位家長問我說,打坐的時候要算時間,也就是「開靜」。打坐的時候,有一位維那師,時間到就會「開靜」,大家就可以放腿,開始行香、跑香。這位家長因為自己在家塈丑A就問我說「打坐的時候要不要看錶呢?」我回答他,「看錶不好,會看出習慣」。以前我剛開始在禪堂打坐的時候也是一樣,因為腿痛,就不斷地看錶,一直看錶。有時候看到最後的五分鐘,覺得時間還很久,過了一下再看,怎麼還有三分鐘…兩分鐘…一分鐘,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就養成壞習慣。因為你打坐忍不了那個痛,所以就一直看錶。後來我就不再戴錶,不看時間了。你來參加法會,最好把手錶收起來,念佛的時候就專心念佛。如果你戴著手錶,坐念的時候腿痛,可能會看看手錶,看看還有多久才開靜,這樣反而會讓你打妄想。如果沒有錶可以看,你根本就不會想看錶。這個時候你就可以再專心一點,譬如說怎麼忍那個痛,怎麼念佛。我們身上有越多的東西,就越容易打妄想。所以東西越少越好,來道場最好什麼都沒有,把我們的人和我們的心帶來,其他就不用操心了。其實這個修行很不容易,也許你們覺得坐在那邊腿很痛,很想放放腿。在法師面前不好意思把腿放下來。有時候就要有一個力量,有一個因緣,本來應該早就要放腿,現在再忍一忍。這次忍一忍,下次就可以忍久一點。

最後,我再講一個故事,我覺得這個故事很有意思,因為跟我們世間的苦有關。我先講世間的苦,世間有三苦:苦苦,壞苦,行苦。還有八苦,八苦就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求不得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五陰熾盛苦。生苦,上人說生的時候就像生龜脫殼,可是我們生出來以後就忘了生的苦。那麼老了呢?小時候就看到我祖母總是穿很多的衣服,因為老人家冬天受不住寒,行動比較不便,眼睛也花掉了,耳朵也重聽了。病的苦就不用多說了;死的苦也是很苦的,上人說猶如活牛剝皮。人死的時候叫做四大分張,我們的身體是從地水火風,四大所組成的。到死的時候,這四大要分張,那個時候是很苦的。有人說是風刀解體,那個風就像刀在割截一樣。何況我們的識,我們的神識最後還要脫離我們的身體。我們的識就是第八識,是最後離開的。所謂去後來先,那個識就是一般人說的靈魂,是最後才離開這個身體的,所以是很苦的。死了以後也有很多恐懼,因為死了之後就變成中陰身。中陰身在那邊飄浮,也是很惶恐的。再來就是求不得苦,每個人都有經驗,自己想要的得不到,求名得不了名,求財得不了財。你想要卻得不到的,這都是一種苦。還有就是愛別離苦,我們喜歡的人要跟我們生離死別了,這是每個人都會面對的,再好的家庭都有愛別離苦。還有怨憎會苦,你不喜歡的人天天跟你處在一起,像是有些家庭夫妻吵架,小孩子不聽話,兄弟不和,家庭不得安寧,卻要生活在一起,那就是怨憎會苦。你到公司堶情A不喜歡的同事跟你天天處在一起,不喜歡的老闆就是要受他的委屈,這也是怨憎會苦。或許你說那換個工作嘛,你換換看,你這個業不了,再換,老闆更壞,受的苦更多。有些業要消了,你的苦才不會那麼多。還有一個叫做五陰熾盛苦,我們的色受想行識,這個五蘊就像火在煎熬一樣。先讓你瞭解這個苦,你才會想修行。因為要知苦,你才會生一種厭離心,想要修行。

我要講的這個故事是馬來西亞的居士告訴我的,他說在二次大戰的時候,他的祖父被日本人拉去做軍伕,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了。留下當時非常年輕的祖母,獨自扶養小孩。當時,她的一個女兒生了重病過世了。這個居士的祖母在經歷丈夫和孩子相繼死亡的打擊後,性情大變,變得沉默寡言。每天一大早起身,就開始拜佛、誦經、念佛,數十年如一日。

可是這位祖母在往生前半年,如果聽到有人念佛,就覺得煩,還會制止別人不要念佛。後來他的祖母生病躺在床上,這個時候當然更不念佛。這位居士的哥哥是學佛人,他從外地回來看到祖母這個情形,就叫家人趕快一起來幫祖母誦《阿彌陀經》。當他們幫祖母誦經念佛之後,他的祖母就不再反對別人念佛了。這個居士說,他的祖母躺在床上比了一個「三」,當時他們都不曉得是什麼意思。結果三天後,他的祖母就往生了。有可能是他的祖母知道自己三天後要往生了,因此給家人比了一個三。這代表什麼呢?我自己的想法是,他祖母往生的前半年很多業障現前。業障來的時候,如果你自己修行得力,當然有辦法繼續修行,繼續念佛,這個業障就消了,可是那個時候她自己的力量不夠。還好臨命終前,她的孫子有學佛,讓她有善的因緣,往生的時候很安詳。為什麼這樣呢?佛教講因果。他的祖母從年輕到老,修行了幾十年,難道一點功德都沒有嗎?當然不是!那個功德還在,只是當她業障現前的時候,一下子沒有辦法克服。不過家人是她的善知識,知道幫她誦經、念佛,讓她可以安詳的往生,甚至讓她知道自己三天之後就要走了。所以念佛對往生的人,其實是有很大的幫助的。

我自己也有這樣的經歷,今天我的兩個弟弟也來了,他們當時也在場。我的祖母八十幾歲中風,有六年的時間躺在床上。後來她要往生的時候,我記得很清楚。我去醫院見我祖母的時候,她已經在彌留狀態了,我的叔叔們準備把她送回家去。這個時候,我聽到隔壁病床的家屬說,今天是農曆九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的出家日,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聽到觀世音菩薩的出家日。我們把祖母送回家之後,我學佛的大姊回來了,就要我們趕緊幫祖母念佛。於是,全家就開始幫祖母念佛,過了一個多小時之後,我的祖母就往生了。當時我站在祖母的腳邊,大概在往生前的最後一分鐘,看到我的祖母笑了,那是小孩子在睡夢中的笑容,非常燦爛。這讓我記憶非常深刻,這也是我第一次為人助念。我們中國人有一句話說「含笑歸土」,我確實親眼看到了,這是一種念佛的功德。今天我講了很多,時間也差不多了,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回來跟大家結法緣,阿彌陀佛!(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