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93期 102年09月20日出版

天地間的大善

◎比丘•恆實法師開示於二○一三年八月十二日午齋
萬佛城大齋堂

師父上人、各位師兄:大家阿彌陀佛!

我相信今天魔王的宮殿在那震動,法界光明一定增長了。

今天我們特別慶祝二十八位新的比丘、比丘尼,新受菩薩戒的菩薩戒子。這是一個很歡喜的日子,值得我們大家注意。最近兩年,有許多值到注意的日子,大約前幾年吧,有萬佛聖城成立三十周年紀念;去年是上人到美國來,帶來正法的五十周年。我們回顧這麼多年來,上人的苦口婆心,他的大誓願力,在這個國家乃至全世界,怎麼樣地被實現,其中有很多很多的願力,有很多很多的工作。

在上人這麼多的心血當中,其中最大的可以分成四大類。這四個呢,今天最明顯的,應該就是第一個「建立僧團」。建立僧團,當然包括僧團所住的道場,還有護持僧團的居士,都應該包括在內;總括說,就是人。所以第一個,就是建立僧團的大願力。另外大家知道的,還有翻譯經典、推行教育,以及參加宗教交流。所以今天我們是特別特別地高興,看到這二十八位新比丘、比丘尼,新受菩薩戒的菩薩弟子。

今天他們十二位新的比丘、十六位新的比丘尼就跪在佛前,發十重四十八輕願。這個願呢,在這個儀式本子說是「最上善」,他們稱「福田僧」,就是「大善」。我們以前認識的他們,或者是我姐姐、妹妹,是我弟弟、哥哥,或者是我爸爸、媽媽,是我女兒、兒子;現在,個個走自己不同的路。他們來自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教育、經濟背景,可是到某一個時候,他們就說:「我要到萬佛聖城去。」

在他們的心裡,就有一個念頭起來了,就說:「我願意像他們一樣,我願意像師父這樣做,可不可以?」「可以!我願意!」那個念頭起來了,那就是菩提心的開始,一個種子。然後他們就開始走一種辛苦、不好走的路,一路走到今天。上人常常說:「吃人所不能吃的,讓人所不能讓的,行人所不能行的,忍人所不能忍的。」就是這個路!走到今天,就到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一個地步,但這並不是成就了,而是一個開始!

不過,今天的成就雖然是個開始,可是它是很大的一個成就。換句話來說,他們就行大善,怎麼樣行大善呢?舉一個例子,今天你們可能在佛殿外邊沒有聽到,他們個個都說:「盡形壽乃至成佛,一直到盡未來際,我發誓,再不殺生。」這不是說,今天不殺生、明天不殺生,或者看看情形,我考慮考慮。不是!他們是說,一直到成佛之後,這個未來際完了,我還是不殺生。這就是大善。

有的時候,善是要去行才是善;有的時候,是不去做的才是善,因為我不做壞事,所以就是善。那麼我說這是大善,怎麼實行呢?就說,你看他們這些人,不會拿武器去當兵,去殺人、打仗。這是很大的善。

舉一個例子,歐洲那個地方,就是一個大的墳墓場。每四十年、五十年一定會打仗,最近的一個是一九四五年,如果不包括南斯拉夫,因為南斯拉夫又打仗了!那麼一直在打,是女人在打嗎?還是老年人?還是小孩子?不是,是男人!可是,這十二位男眾,今天就說:「到成佛,到盡未來際不再殺生,不會當兵。」所以可以用這個眼光來看這個「大善」。

那麼從佛的僧團,二五五○年前到現在,一個很大很大的事實,就是從來沒有一個佛教的軍隊,從來沒有哪一個拿武器去殺。沒有,從來沒有!在歷史上,這是很大的成績。有的人說:「哎!日本有。」不是,那不是用佛的武器去殺人,沒有、沒有!所以這個事實就是大的善。這是其中一條,然後還有九個,十重四十八輕戒,都是做大善的。所以,今天世界光明增長。

我記得一個難忘的經驗。有一次,瓻萿k師、稌y法師和我,一起去上海龍華寺。明暘法師請我們去參觀傳戒。那邊的戒子呢,不像我們這裡。在美國,有二十八個新出家眾是不可思議的,可是在中國有多少?六百個新戒子。男戒子、女戒子在那兒,真的辛苦、受苦!我們就有機會觀察觀察他們。

龍華寺在上海市中心龍華區那邊,穿過一個門,隔壁就有一間龍華賓館,是龍華寺建立的一個酒樓,招待他們的客人。那天有人請我們去法恩寺拜訪,所以我們就準備離開龍華寺的那個大院。前邊的院子裡,有幾顆大樹,有幾百年、接近一千年之久。

經過那個大院,看到地上四方的石頭已經磨滑了。為什麼呢?龍華寺什麼時候建立呢?零四年,本來有一個精舍,好像在四二三年、四二六年建立現代的龍華寺。所以說,一千七百年前已經有龍華寺。那麼多年那個石頭呢,被和尚的鞋子磨光了;那麼多出家眾在那兒走來走去,所以磨光了。

那天剛好因為六百個人,根本不夠地方活動,他們就在那裡「長跪……合掌……念佛……」,在那裡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天到晚在那石頭的院子上跪著。開始下雨了,他們還是不動。

然後我們三個人就經過一道門,穿過賓館,準備坐麵包車,去參訪法恩寺。當我們到了那個賓館,身體就感覺很緊張,為什麼呢?氣氛大不同。在那個賓館裡面,氣氛就是緊緊張張的,花花綠綠的,大家競爭來發財,來爭第一。大家的目光往東往西,這樣子哈哈大笑,露牙齒啊什麼的。於是,我們就上巴士去法恩寺了。

因為上海的交通,從法恩寺回來,大約要一兩個小時。回來了,又走進了那個龍華賓館;還是那個樣子,三個酒吧、兩個商業中心,幾個餐館啦,大家好像在那兒爭著發大財啊,結果呢,煩惱深重,都可以看得出來。沒有人願意做第二,個個在那兒競爭;面孔就好像要吃人肉這樣,就有那個感覺了。

然後又經過那道門,回到了龍華寺。那六百個戒子沒有動,還是在那兒,跪著在石頭上,合掌念佛,身體都濕了,因為下雨的緣故。可是他們的面孔大不相同,眼睛睜開,面色發光。看著他們的眼睛,好像可以看透他們的心,沒有一點煩惱。他們等待登壇受具足戒,做佛弟子。他們個個臉上都放光。

從賓館的人的眼光來看,這些人真的是失敗者,在石頭上跪著,在雨中念佛,幹什麼?這樣子怎麼能成為第一?怎麼會發大財呢?可是,對那些戒子們而言,他們認為這是求也求不得的機會,能夠了生脫死,離苦得樂。

今天誠心地恭喜二十八新的比丘、比丘尼、菩薩戒弟子,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