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247期 98年11月20日出版

我和孩子在法界──

學習正法真逆流

◎陳親珠十月十一日講於印經會

學習佛法,培養孩子的正知正見,可以生生世世在他的八識田中有善的種子,不會走錯路。那是我此生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我叫陳親珠。今天突然臨時被叫上臺,坐在這堙A覺得很緊張。

回想十年半前,同事將上人的開示和上人的事蹟,介紹給我看,我看了好歡喜。

後來我經歷孩子突然的往生;孩子往生的那一天,有師兄、師姐到家埵w慰我和同修,跟我們講了很多有關佛法的道理。我記得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孩子的往生或許是很痛苦,但卻是我們一家重新的開始,我們開始反省自己以前所作所為,和探討孩子突然往生的原因。

在孩子往生後,檢察官要求解剖驗屍,就算我們求著不要,但檢察官卻堅持必須這麼做;我們真的很難過不捨。但卻想到上人開示「崇禛皇帝前生的公案」,就算我們夫妻再怎麼不捨,也只能讓孩子「隨緣了舊業」;只是到了解剖的那天,孩子從冷凍庫推出來退冰,家屬必須一起進去看解剖。我跟同修說:「我們真的很自私,以前從賣場買回的雞鴨魚肉(或從冰箱拿魚出來切)我們從不覺得牠痛;但現在只是換成我們的孩子,我們卻心痛不捨…」

之後再去地方法院聽檢察官的報告,我又看到孩子被解剖的照片,我簡直是痛苦到快崩潰;沒有了孩子,我的心很痛!但母親來看我時,我心媊控o自己很不孝,長那麼大,還要父母為我擔心,所以我裝得很堅強,我告訴媽媽,「我沒事!請不要擔心!我有吃飯……」

但眾人散去後,我會呆望著天空落淚;如果換做以前沒有接觸佛法的我,一定會瘋掉。可是,我心堳o很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呢?」佛教婸﹛G「一切是因果,人人無處躲」。我必須不再造「惡因」,就不會受到「惡果」。我的心像在迷迷茫茫的大海堙A只想找個可以離開這個苦海的辦法。

那時有很多同事問:「為什麼我們每個月都一起集資印經書或做善事,你還是會碰到這樣的事呢?」我很清楚的回答:「雖然我知道印經書、做善事很好,但我從不覺得自己『可惡』;就拿日常生活來說,蝦子活跳跳丟到油鍋堨s『新鮮』;為了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一群人到石門水庫活魚三吃。完全不管其它眾生的死活,『身、口、意』全部都是惡,我的惡業不可計數。」

我下定決心從自己做起,改往修來,修正自己一切錯誤的行為,不再做不應該做的事;從此我們全家吃素、皈依三寶、受五戒。當時,要皈依三寶、受五戒那天,大家的狀況很多,大兒子前一晚睡不著,同修想讓小孩子多休息……同事有人突然說肚子好痛……。我心媟Q,人生無常!錯過這次機會,以後我就沒有改過自新的機會,我也不想再做以前那個容易造惡的人。我要學著讓自己「從黑反白」!所以在心堳傴繸i地求著上人──讓我有改過向上、皈依、受戒的機會。等到師兄、師姐們開車來載我們時,就一句話:「全部上車」。重生的日子在八十九年四月二日下午。

在九十年底,我看到《智慧之源》有刊登「週末兒童班」的消息,就想帶孩子參加。剛開始幾次,是搭朋友到臺北辦事的便車,後來沒有便車可以搭,因為小兒子那時未滿周歲,出門不方便,因此中斷了四個月。後來大兒子放暑假,同修鼓勵我自己搭車帶孩子去法界參加法會及「兒童讀經班」;我將小兒子背在前面,後面背個大背包(帶著奶瓶、奶粉、尿布、毛巾、衛生紙…;還有兒子讀經班的課本:《論語》、《易經》、《詩經》、《仁慈詩文選》、《普門品》)就這樣大包小包,背一個、牽一個,搭公車轉捷運,或騎摩托車轉搭火車,也買了一本地圖找路;我們就這樣搭在塞滿人的公車和火車堥茖鴘k界。

以前小兒子年紀小,星期日法會時,我常常要抱著他,坐在最後一排的椅子。一天的法會下來,回到家,將孩子從背巾上解下來,我整個人簡直是累倒癱在沙發上,但心媮椄O很高興能去法界,也抱著跟孩子一起來法界學習的心念。

在我很累的時候,我心媟|問自己:「為什麼要那麼辛苦的來法界?」因為我想──父母親能照顧孩子的,只是眼前;孩子就算在我們眼前玩遊戲的時候,突然在你面前跌倒受傷,我們也沒辦法。而學習佛法,培養孩子的正知正見,可以生生世世在他的八識田中有善的種子,不會走錯路。那是我此生給孩子最好的禮物。但讀經教育與學習佛法,要有長遠心、耐心,不要想有什麼特效藥,最重要是父母要以身作則。

能學習佛法真的很幸福!之前婆婆生病住院,當時我在急診室的病床邊陪她,那是一個開放的空間,很多人走來走去;很多病床擁擠的靠在走道邊。我看到很多人不舒服哀叫著,也觀察他們;久了,也會跟隔壁病床的人聊天。有一個四十幾歲的女人,她的肝、腎、肺,都有嚴重的問題,我跟她說:「已經生病了,以後就不要再抽菸、喝酒了!抽菸、喝酒對身體不好。」她卻說:「不好也沒辦法,改不掉!」也有人等身體比較不痛,病況緩和時,還擔心自己家堮鄐W的那一盤蝦子,並且還說,身體好了要如何料理桌上的蝦子。也有人雖然知道求觀音菩薩幫忙她快快好,但還說著:「在醫院這麼多天,回家要煮鱸魚,補一補身體。」

那女人說完話不久,又高燒了。我跟她說:「你知道求菩薩幫你快點好,又說病好了,回去要殺魚補一補。觀音菩薩是最慈悲的,現在是要救你,還是救那條魚呢?」

我心裡想:生病已經是很苦了,卻又固執地不願改變生活飲食習慣,沒聽到佛法,也沒有要尋求出離苦的心,真是「苦海無邊」。希望大家能速發菩提心、斷一切惡,滅除一切不善之因。

打開電視,覺得整個世界都在吵吵鬧鬧、煩煩惱惱,新聞堨是「殺、盜、淫、妄、酒」。有一天,我們家兩個小孩也在吵架,因為我將哥哥的枕頭拿去洗,換了弟弟以前用過的枕頭;睡覺前,一個說那是他以前用過的,另一個說那是媽媽幫我準備的,讓我很頭痛。我就跟小的說:「好!如果說那個枕頭是你的,你把所有你所謂『你的』拿在手上,『你的』玩具、『你的』書包……。」「你兩隻手可以拿多少?」我也問他們:「如果現在突然大地震或大火災,你要逃命了,你要帶什麼一起逃?」兩個靜靜沒回答。我說:「是你們現在爭的這個東西嗎?它能保護你嗎?這有那麼重要嗎?要趕快念佛!不該死的,會平安無事;就算死了,也有阿彌陀佛接引,這才是最重要的。到底在爭什麼?吵什麼?我們已經很幸福了,不要吵架!」佛法上說:菩提是「水」,煩惱是「冰」,而我們又要如何將冰化為水呢?就看自己如何看待了!我只能學習著,一直默背偈頌發願:

菩薩在家,當願眾生;知家性空,免其逼迫。

九年多來,帶著孩子來到法界,受了很多人的關懷與鼓勵,心裡真的很感恩。看到了很多人全心全力為道場付出,有八十幾歲的爺爺師兄在煮菜給大家吃。還有很多阿媽級的師姐,彎著腰認真地切菜、洗菜和挑菜,真的讓我看了很感動。而香積組的組長們為了法會的菜,從構思菜單、買菜、菜量多少、如何煮得好吃之外,還希望大家吃了法喜充滿,發菩提心,每個人都在歡喜地付出著。我也看到大殿義工用最真誠的笑容,接待每個參加法會的人。而在週六的兒童班、少年班的義工老師們,每個都非常用心認真地教育孩子。

也看到很多義工,不管臺北、臺中、高雄書展或素食展,為了活動圓滿,忘了自己的疲累而努力著。看到很多人的付出,真的讓我很感動,也很慚愧,我只是一個帶著孩子來享受道場一切資源的人。所以我覺得自己也應該跟著大家後面做一點事。可是我只會擦桌子、掃地、拖地;法師教我們要常常發願,掃地時,我就默問自己:「掃地、掃地、掃心地,我的心地掃了沒?」擦桌子、拖地時心堣]想著:「願我及一切眾生,都能清淨光明。」洗拖把時,我就會想:「願我與一切眾生,一切污垢盡除、潔淨調柔。」就這樣,我雖然只做一點點的事,卻覺得很歡喜。遇到挫折或生氣時,我學著對境懺悔,那個不高興的心情,就不像以前干擾我很久不散。也告訴自己──別人讓我生氣、不高興的事,我不可以用同樣的事讓別人不開心、生氣。我仍在努力學習,也常常做得不好,我會繼續改進。

今年,我到聖城受「在家菩薩戒」,感覺非常法喜充滿!感恩家人對我的幫忙,雖然我自己會注意,但他們還總是幫我注意看著月曆今天是不是六齋日,讓我在日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行,能更加謹慎、小心。剛受戒回來,有一次,因為隔天是星期六,要帶孩子去兒童班。如果確定不下雨,就不準備雨傘,因為書包很重。便問我同修:「明天會不會下雨?」我同修很自然就拿起遙控器,要開電視看氣象報告;小孩馬上大聲說:「媽媽今天不可以看電視!」頓時,同修的手停住,從看電視的邊緣慢慢收回來。

雖然曾經傷心、痛苦,但現在會提醒自己要小心,不要再走錯路。每個人都有他不同的苦,但我相信──只有佛法,能讓我們找到真正離苦得樂的方法。學習佛法、皈依三寶、受五戒、去萬佛聖城受在家菩薩戒,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事。感恩諸佛菩薩、師公上人對我這愚痴眾生,一直不棄不離;感恩法師慈悲教導;也感恩所有為道場付出的人,因為你們讓我很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