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智慧之源
Source of Wisdom

目錄智慧之源•第181期 93年5月10日出版

為下一代請法(一)

下文是一位美國土生土長的青年華人--尹達偉 (David, Yin),於今年三月二十五日對金聖寺住眾的演講全文,他目前是史丹福大學學生,也是法界佛教青年會的成員。

中文原譯:黃珮玲•馬來西亞土生土長的青年華人•史丹福大學學生•目前亦是法界佛教青年會成員。

◎尹達偉 (David, Yin)/中譯:黃珮玲

阿彌陀佛!我的名字是尹達偉,法名是親偉。我想大略的自我介紹一下,我來金聖寺已經幾年了,這兒對我來說,有一種家的感覺,但是我覺得還不太認識這堛犒炬釧M在家居士。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我的中文不夠好,所以比較難以和大家溝通。因此我就利用這次機會介紹一下自己,同時這也是我表達需求,以得到這個團體幫助的機會。

首先,這次講話緣起於我和雲法師討論關於「把佛教帶到西方來」,以及「法界佛教青年會」、「基礎禪坐班」、「法界青年會議」等等的話題。我覺得金聖寺可以成為一個利益世界的啟程點。我希望法界佛教青年會的年輕人,以及居士、出家眾,大家同心協力,讓佛法在世界上發揚光大。

(一)未來的展望

我們常常聽到大家說「要把佛法帶到西方來」。對我而言,這目標很吸引人。但是,我想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會覺得有些「事不關己」,因為他們並不強烈地認同自己與西方有關。所以,在準備這個講題的時候,我想到了一個比較概括性的目標:「讓佛教在世界上發揚光大」。讓佛教在世界上發揚光大──不止包括把佛教帶到美國來,也包括把佛教傳給下一代;這樣,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是這個目標的一份子。

另外,「把佛教帶到西方來」這個概念,並沒有包含「把佛教帶回亞洲」。雖然我並沒有親身體驗佛教在亞洲的狀況,但是我覺得很多在亞洲長大的人,都會覺得自己與亞洲有關聯,因此「把佛教帶回亞洲」這個說法會讓他們覺得相應。

在我印象中,宣公上人的遠見是既廣大又周全,雖然我並不能夠完全理解,但是我知道它超越了美國的界限,甚至超越亞洲,乃至超越全世界──所以這個機構取名為「法界佛教總會」是有原因的。

(二)我的背景

講到這堙A我覺得我應該說一說我的背景,讓大家了解為甚麼我會這麼想。其實我並沒有帶著這個想法進來佛門,但是這是一個我自己成長改變的過程。

從小我總覺得好像要尋找些甚麼似的,我很想知道人生的目的到底是甚麼──我想:「這樣不就讓人生好過得多了?」回顧我以前的日記,我發現我常常給自己提出這個問題。但是,直到上高中前我都沒有真正的尋找答案。我在高中時,會開始有興趣尋找更深一層的人生意義,這有幾個原因。但是現在談那些會有些離題,簡單地來說,我開始探討幾個宗教,其中主要是基督教;因為我有很多朋友都是基督教徒,所以有很多管道讓我接觸基督教。另一方面,由於我的中國文化及家庭背景,我也探討佛教。

我不知道大家對基督教有多少的接觸與認識,但是有一個相當普遍的概念,尤其是在福音派教會堙A提到:「你必須相信耶穌是你的拯救者!」不但如此,也說:「他是你唯一進入天堂的途徑。」雖然我誠懇地嘗試去相信,但是我沒辦法強迫自己相信這個,因為我覺得──「不相信的人就要被判入地獄」,這道理是講不通的。而且,所謂留在地獄媕Y,並不像佛教所說是暫時的,而是永遠的。

我記得當時我也讀著宣公上人及阿姜•蘇美度(Ajahn Sumedho)的書。在我所讀的關於宗教及心靈的書當中,Ajahn Sumedho的《四聖諦》這本書引起了我的注意。蘇美度法師強調說:信並不是佛教的目的;反之,重點是在耐心地修行,以讓我們透視這世界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也舉出他在泰國時,在阿姜•查(Ahjan Chah)座下學習的經驗來說明修行的重要性。這些都和我非常相應,我覺得這才是合理的心靈之路。

但是,當時我覺得很迷惑和挫折。我開始覺得很多世間所追尋的東西很浮淺,《麥田捕手》、基督教聖經堛滿m傳道書》,以及一些我自己對世界的觀察更加肯定了我的感覺。但是,同時我感覺非常迷茫,我不知道該朝哪一個方向而行?猶如被丟進波濤洶湧及黑暗的大海中,我只看到兩個救生圈,一個是基督教,一個是佛教,我不知道應該抓住那一個?我多麼希望當初只學到其中一個,這樣我就不需要面對這些內心的掙扎。

我有很多基督教的朋友,我會參與他們的基督教聯誼會。但是,如同我剛剛說的,他們的概念很多我無法接受。在佛教,我並沒有一群年齡相仿又有興趣探討佛法的朋友,所以我覺得在尋找的路途中是孤單的。我覺得在情感上我被基督教拉去;但是佛教教義合情合理,卻把我吸引到另一邊。

我清清楚楚地記得,有一天晚我和上帝約誓說:「如果上帝能夠讓我看到正確的道路,我無論犧牲甚麼,都會奉獻我的生命來走這條路。」那正是我「一不做,二不休」,充滿情緒的時刻,但是還是沒有得到一個可以說服我的答案。我有一些說服我成為基督教徒的夢,但是並不持久。所以,我繼續為了我應該怎麼做而掙扎著。「我們死後會怎樣?」這問題涵蓋了我對人生意義的找尋。我想,如果我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就知道應該抓住那一個救生圈。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參加萬佛聖城實法師所帶領的「法界佛教青年會寒假靜修班」時所抱著的思想觀念。來到聖城,我實在太開心了,因為我找到其他有興趣探討同樣問題的年輕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