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logo 美國法界佛教總會臺灣網站

DRBA English法總中文網站法總越南文網站

花蓮菩提園區觀世音菩薩聖像開光有感

每個人的菩提路

◎釋近果

幾經波折,數十年前原本矗立在鯉魚潭的觀世音菩薩像,終於安座在彌陀菩提園區。接下來是開光法會,相關的籌備工作在法會前一個多月前便開始進行。

台中和台北的幾位男眾居士先來花蓮整理山坡上的松樹,清除雜草,鋪上防草蓆,讓整座後山看起來清淨莊嚴。

義工們看著一年前親手種植的松樹,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一般,希望它們成長茁壯為留與後代的百年之樹。在山坡上工作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當初,兩人扛著約六十公斤的樹,像羊一樣的穿梭其間,非常不容易。義工們說:「比當兵還辛苦多了!」

兩個星期前,我們開始大清掃園區的每一條道路和大水溝,不管當天來的人會不會走過或者看到,我們都希望將園區的每一寸土地清理乾淨,有情、無情一起同慶開光大典。近勒師是清潔大隊的隊長,素好居士是副隊長,「隊長」的意思是別人不敢做的工作,最吃力的工作,兩人一定會完成任務。

清掃大水溝是項大工程,必須跳到比人還高的大水溝堙A把草捲成一大綑(就像電影中養牛的草一樣),然後奮力一挑,讓上面的人用耙子勾住再拉上來。最刺激的是還要閃避溝堛熙D,人怕蛇也怕(隊長,副隊長一馬當先的跳下去)。所以工作完後,大家都像脫了一層皮,累死了!最奇妙的事,每次清掃最髒的路或是水溝後,老天爺都會下一場很大很大的雨(比颱風天還大)把掃過的地方清洗的乾乾淨淨,彌補我們不能拖地的遺憾。

在這段期間,我們不止是準備開光大典事宜,同時園區也有工程在進行。所以人手備感吃力,還好六龜的義工 ∼阿發居士,和台北的忠忠居士適時的出現,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阿發居士是常來幫忙做事的義工,一切駕輕就熟,他帶領並教導著年輕的忠忠居士。第一天便做很苦很吃力的工作∼移樹。

看到忠忠居士一早穿了一套休閒服配了一雙白布鞋,準備開始工作,我趕緊拿了一雙長筒膠鞋給他,跟他說:「嗯,等下工作的地方有點濕,穿膠鞋比較好。」他到了工作地點一看,傻眼了,要去爛泥中挖一棵柏澍。挖了一個多小時,從沒做粗活的手,起了水泡又變成黑青色,第一天便吃足了苦頭。

怕他住不下去,第二天找點輕鬆的活兒給他做∼為剛補好的工寮刷油漆。他和阿發居士也漸漸熟稔了起來,對道場生活也比較適應了。在這期間他們一起幫忙了很多工作,照顧剛移植的樹木,移民魚池中的眾生(田螺、小魚、蝦、烏龜等),載送貨物,去監獄掃地整理場地,幫忙佈置,掃地除草,刷洗道路的青苔,幫忙煮飯,搬木頭磚頭……等等雜事。

幾天下來大家看著這位過著優渥生活的年輕人,脫胎換骨成為一個住在山堛漱H。願意吃點苦,可以接受大自然(包括小蟲),自在的活在山中。

有天他告訴大家他的心得,他說第一天住金剛院時,晚上一直聽到老鼠跑來跑去的聲音,蜘蛛螞蟻都在旁邊爬來爬去,整晚都覺得很不習慣。到了第二天,已經累到倒頭便睡,再也聽不到老鼠的聲音。他很感激阿發居士教導他很多事,阿發居士不是用嘴巴講,而是從他自己身體力行,讓他感受到佛法是要去實行而不是埋在書媥レ礡C而且早課後,阿發居士就不讓他回去睡回籠覺(男眾在金剛院做早課),所以把他的陰氣睡魔也趕跑了。他很感激有這次機會來道場做工,學到很多事情,克服很多習氣毛病。我也非常感謝道場和阿發居士(因為忠忠居士是我的表弟),讓他能真的了解佛法的實踐,從做工中磨練自己的習氣毛病。他學佛不久,非常喜歡研究佛經和打坐,但容易執著在文字上,這次的經驗讓他跨出一大步。

十月本來就是園區的大日子,因為有文旦和蜜綠柚的豐收,趕在這個時節收成,一起參與大典。菩提園區的作物有個特點,就是大器晚成。別人的文旦和蜜綠柚中秋節前就收成了。我們的農作物,硬是慢了一個月。有一年,小偷在中秋節前,開車進來採走所有的蜜綠柚,可能回去發現都不能吃,第二年就再也不來了。所有的花草也是這樣,別人的櫻花和杜鵑都開完了,我們的才開。這也不錯,符合不爭的家風。

法會前兩天觀世音菩薩又送來更多的義工來幫忙,他們來自高雄和台北,每個人大都是克服萬難請假而來。

菩薩剛安座時,左看右看,總是覺得菩薩在苦笑,經過這些時日,菩薩越笑越慈祥,越笑越開心。我想,菩薩一定是看到大家菩提心一天天增長,難怪越笑越開心。

園區的工程一直在進行,負責工程的張清池居士,是個經驗豐富、認真負責的人。

過去每逢彌陀聖寺增建、大修,都是他發心統籌、監造的;一年多來安立觀世音菩薩的各項工程也是他發心處理。工程期間,他身體狀況不好,血糖控制不穩。有天他從醫院打電話給我,他說剛剛差點死掉(血糖太低昏迷),一醒來便打電話交代明天的工作,他說道場的工作做不好,心媟|有罣礙。方丈在統帥飯店開示那晚,百丈院在灌排水溝水泥,張清池居士忙到晚上七點多才離開,他還特地打電話來表示,很抱歉沒有去聽方丈開示。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好的居士,全心全力的為道場做事。二十年前上人來花蓮,便是由他接送,當時上人病重,他把上人抱下車,便忍不住眼淚掉下來,他說上人太瘦了,怎麼讓他老人家這麼辛苦。這樣的因緣,讓他一家人護持彌陀聖寺二十年。

晚上聽完了方丈開示,幾位居士從花蓮又趕到園區,因為隔天會場的舞台還沒搭好,園區沒有路燈,大家利用探照燈加緊趕工。和我同去的一位同參說:「今天很多事情,都不在預料之中,本來安排好好的事,最後都變了。舞台應該下午就準備好,結果到現在還在搭……不過剛剛聽了方丈的開示,方丈說不爭就是不要抱怨,心媟Q想,菩薩讓我們有事做,有什麼好抱怨的!」是啊!在做事中學的最多的就是,「不要抱怨,就不會有煩惱!」事情怎麼變化,最終都會圓滿。

所有工作完成後,我們等大家走後準備關門,這時,萬籟寂靜,一點燈光都沒有,靜謐的山谷中唯有蟲鳴;抬頭一看,觀世音菩薩送了我們滿天繁星──從沒看過這麼美麗的星空!

隔天一早,大家迫不及待準備朝山,朝山的路由前一天趕來的居士先行清掃。在自己掃過的路上拜,特別的有意義,不能嫌路髒,因為是自己掃的菩提路。

一早,從山上到山下的路,由工作人員用機器吹過一遍,乾淨的連一片葉子都沒有。每次經過乾淨的路面,心堛熒迡o也一掃而空,說不出的快樂。有一次一位法師來參觀時說:「你們這的樹都不會掉葉子嗎?怎麼這麼乾淨。」我們開玩笑的回答:「葉子都用膠水黏住了。」其實娑婆世界哪一棵樹不會掉葉子,我們這雨水豐富陽光充足,葉子掉得特別多,雜草長得特別快,只是每次賓客來之前,我們會努力的掃了又掃,掃的乾乾淨淨,掃的心滿意足。

盛大的活動總有很多意外之事,也可觀察很多事物:看菩薩怎麼度眾,有些眾生專往閃光燈前跑,哪裡熱鬧便往哪裡共襄盛舉;有些眾生則拼命的埋頭苦幹,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慈悲有智慧的菩薩,苦幹的度,熱鬧的也度,最終通通滿眾生願,安排的完美,讓每個人都法喜充滿。須彌納芥子,大海容百川。

開光當天,艷陽高照,比前幾天熱的多,事前我們都在想,當天會是什麼天氣,因為,每次不同的人來都會有不同的天氣。可是,我們最有把握的是,放生開始唱清涼地菩薩時,一定天氣會涼!這是每次放生的經驗,無論多熱的夏天,每次放生,一定會來一大片雲朵遮日。這次也不例外,清涼地菩薩還是準時照顧我們。

開光儀式照著一九九三年上人在台北法界佛教印經會為佛像開光的儀軌舉辦,主法法師拿著上人當年用過的筆、鏡等物,恭請觀世音菩薩蓮座降臨。

莊嚴的法會,讓在場的四眾弟子深受感動。在大自然中的佛殿,雲層片片、山色青青,沒有牆壁、沒有屋頂,寬擴無垠,心胸倍感開朗。〈楞嚴咒〉在山谷中迴盪,一股正氣衝天蓋地。放生的鳥兒靜靜的在樹梢看著我們,菩薩的道場已經成為牠們的家了。

開光大典結束後,三位男眾法師分別為大家開示。這時山風徐徐,大家坐在草皮上,聆聽妙法。當方丈講解六根開光的意義時,大地震動,長住花蓮的人都知道,這和地震完全不同。就像上人所說:「用我們固有的六根,來求無上的覺道,這叫六根震動。」這震動是觀世音菩薩要我們用六根來修道,用六根來服務道場,用六根來護持佛法。

這次活動所有的事前準備工作,在雲法師帶領下,僧眾、居士們同心協力,各自分配工作:處理車票、安排打掃住宿、廚房煮飯、園區的清掃、交通接送、當天法會佈置、經書儀軌準備、安排義工工作、交通警示牌、法會唱誦等等。從事前準備到事後的撤場,大家通力合作,互相支援幫忙。過程中,沒有任何爭執或不快樂,真是一次很好的搭配。雖然辛苦,但能圓滿這個法會,讓眾生來瞻仰觀世音菩薩,來此聽法,增長菩提心,是我們最大的快樂。

這段期間,我感染了急性肝炎,體力不支便把工作丟給她們,非常抱歉。百忙之中,同參們還要分心照顧我,念大悲咒水給我喝,回向我早日康復。在病中,更能深深體會法師們和居士們的慈悲和關心,讓我覺得能在道場住真是很大的福報。開光念〈楞嚴咒〉時,突然感覺頭上有一環東西,就像把念珠戴在頭上一圈一樣,感激觀世音菩薩和〈楞嚴咒〉的加持,那天病痛全消。

感謝觀世音菩薩和上人給我們一座與大地接觸、磨練身心、培植福田的大道場,讓我們修習打開自己的光,所謂「明不循根,寄根明發,由是六根互相為用」,照亮眾生的菩提路。